18

「因為,我唔想,麗娜搶走你呀,阿池」
「上次麗娜話約你食飯,其實我有d驚.又有d嬲」
「我好驚你同麗娜一齊之後,會唔理我」

「唉,原來係咁,唔怪之得你嬲左我幾日啦」

阿白點一點頭:「不過...我咁諗係咪好自私呀?」
「唔...唔係既」


阿白呢d諗法應該係因為以前既陰影所導致既佔有欲
但係呢種叫唔叫鐘意呢?
我唔知,亦都唔敢問
因為,我自己都唔想破壞呢段關係
至少,依家我同佢過得好開心,係唔係男女朋友,暫時都唔重要
依家問我揀阿白定麗娜,個答案真係唔駛諗

「阿池,阿池呀!」掛住諗,唔記得左理阿白tim
「做...做咩呀?」
「咁我地..仲食唔食糖水架?最多我請你丫」


「要女仔請..唔係幾好既」
「咪當多謝阿池今日陪左我成日囉,又聽我講心底話」

最後我地都食埋糖水先返元朗
成程車我地都係講返自己返學既得意野,好耐都冇試過咁

落車返到村口既時候,見到pierre踩緊單車
「hey阿白,仲有..阿池呀呵,咁夜返黎既?」
阿白好似唔識應呢種熱情型既狗公
智詩又唔響度


咁..唯有我出手啦
「係..係呀,我同阿白今日去左海洋公園玩呀,之後仲去左食日本菜同糖水tim」
我裝起自信既表情,希望可以為阿白趕走呢隻狗公

「oh,原來係咁」佢個樣明顯有d失望,哈....酸呀?
「well..我同班同學下星期六會黎天台燒野食呀?Will you join?」
「我諗唔駛啦...阿白你咪話趕住返屋企睇波既,就開波啦」我求撚其作個藉口,廢事個pierre又唔死心
我:「咁好啦,下次見啦pierre」
走遠左之後,阿白細細聲響我耳邊講:「唔該哂呀阿池,如果得我一個都唔知點拒絕佢好」
我成個人當堂震一震,就好似上次智詩果句:「咪幫你..囉 」咁

返到入屋既時候,智詩響度睇緊波
「屌你犯規呀,吹啦!!!咦你地返黎拿,今日玩得開唔開心呀?」
阿白笑口噬噬咁:「開心呀,仲同阿池去左食日本野同糖水呀」
阿白執好衫就去沖涼



我坐響梳化
智詩問我:「睇阿白個樣,你地今日都玩得好開心啦」
「係既...不過..」
「不過咩呀?」

「食日本野果陣,撞到麗娜」
「唔係掛,咁之後呢?」

「阿白咪有少少呷醋咁囉」
「佢係咁架,始終都比幾個人hurt過,仲咁開朗都已經好難得」
「佢好怕佢重視既野再一次比人拎走,所以先呷果個麗娜醋姐,不過呢...」

我:「不過咩呀?」
智詩已經係咁笑:「上年有個男仔想溝我,阿白都係差唔多咁樣呷醋架」


我當堂嚇一跳:「唔撚係掛,咁佢咪即係...les?」
「屌你有冇聽我講野架,係'佢重視既野'呀...friend都照計呀」

呢一刻我終於鼓起勇氣,問:
「智詩..其實,阿白點睇我?」

智詩望住我,笑一笑:「你呀,阿白咪覺得你係佢生命中其中一個重要既人囉」
我呆一呆,再問:「咁...你呢智詩?你點睇我先?」
「咪..咪.咪當你係friend子囉,最多咪係日日見既friend子」
「係咩...」

我開始覺得同佢地既關係,仲熟過d男女朋友
至少我地唔會互相計較太多






過多幾日上堂,見到Xavier(佢成日走堂)
佢坐埋黎我左邊,細細聲問我:「喂,阿池,果日同你黎練波果兩個女仔呢?」
我都知有手尾跟架啦:「做咩呀?咪講左朋友囉」
「冇,我想知你響邊識d咁高質素既女仔姐」
「咪..補習班囉」又用番智詩老作既原因
「下次識到記得介紹d黎呀」
「得啦..」
子晉岩岩返到,見到我同Xavier密密斟:「喂,毒撚池,Xavier,你地講緊乜呀?」
「冇野...」
「收皮啦懶神秘」好彩Xavier都冇即刻爆姐

上堂放break果陣,Xavier冇啦啦走左出去講野
「嗱,有幾樣關於high table dinner,由於我地早報,所以呢,我地成科EE都會有份參加既」


一講完呢句,全場即刻歡呼,子晉更加差D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屌,駛唔駛呀,仲誇過我是歌手D觀眾
「第二呢,就係,我地呢個活動本身係high table dinner黎既,即係食下野,又聽下d嘉賓講下野咁啦」
「不過,我地原先請既嘉賓呢,臨時臨急又話唔黎得」
「所以呢,我地同LingU傾過啦,決定轉去hotel icon度搞ball,大家又可以食buffef,又可以飲下酒咁,仲可以聊囡囡傾下計tim」
呢一刻,全場既男性動物叫得更加瘋狂,d屎呀尿呀噴撚哂出黎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老實實,其實佢地去呢個high table dinner,都係想識隔黎LingU d囡囡姐
d嘉賓up乜鳩,其實who fucking care...更加唔好講,我係比Xavier夾硬逼啦
依家聽到冇嘉賓阻撚住哂,個個仲唔即刻high到扯旗咩

Xavier坐返埋黎,細細聲同我講:「喂阿池,其實你都志不在此啦」
「吓..你up乜呀?」
「你果兩個女仔fd咁正,直接溝佢地好過啦」
「吓...」
「不過冇所謂啦,都冇得退錢,你咪當黎識下friend囉,不過果邊d女莊員我都睇過下,都唔夠你果日果兩個fd咁靚」
子晉又加把嘴:「你地up咩呀?咩兩條女呀?」
「冇野呀」
Xavier繼續講:「丫仲有...阿池,我地第一場波係10月4號踢架,尋日抽左籤,對UST engine」
「UST?勁唔勁架?」
「聽聞都係同我地差唔多姐」
「有阿池你,佢地想贏都難啦」講到呢度,佢搭住我膊頭,好撚gay
「吓?」

「上次我同Jacky鬥氣姐,你係幾勁既,當初我的確係以為你好廢」
「唔緊要....咁我真係廢嘛」
「johnson條契弟就真係廢啦,報果陣又話自己踢過區隊又剩咁,小學生都勁過佢啦」
「總之,今鋪真係靠你啦阿池」

呢種感覺,又令我諗起果陣
a grade 4強射罰球果一刻,肩負起隊友期望既感覺,其實好大壓力

返到屋企,智詩已經響度打緊fifa
我坐落梳化:「喂,阿白就話要補習姐,你又唔駛補習既?」
「比個小學雞個老母炒左我啦...所以以後淨係返星期2咋」
智詩繼續講:「喂,你知唔知high table dinner轉左搞ball呀?」
「我知..不過都唔關我事啦,我果晚都係同你兩個一齊架啦」
「嘿,仲以為你會話又有多d機會同囡囡溝通tim..算你啦」




之後既十幾日,其實都冇話太特別既
阿白都係照舊對我咁好啦
我同佢既關係,我覺得,已經好似男女朋友
只不過,我地都未開口姐
又可以食到阿白煮既野食,真係幾幸福

至於智詩,我同佢都係會keep住每個禮拜睇波,有時會同佢鬥下fifa,不過次次都輸一兩球,仲要入唔到波
跟住佢兩個又陪我去練波
返到黎襯阿白沖涼果陣又比d cup波餅我食
「阿池,今日鬥波入左波,今次請你食耐d啦」
「阿池今日唔夠快喎,尋晚又打飛機呀?下星期六開始比賽架啦,打少d啦..下星期輸波我就以後唔請你食波餅架啦」

如果阿白知道智詩扮過我條女,又知道佢每次星期六都會比波餅我食,唔知佢會點?
會唔會又唔開心呢?
不過..keep住依家咁應該都冇問題既

另外,麗娜呢兩個禮拜都冇乜搵過我
當然,我都冇主動搵佢啦,出到黎食飯都唔知有咩好講

轉眼間,就到左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