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時間到!」
 
牢房的閘門緩緩打開,我和其他囚犯慢慢地走出來列隊,聽從獄卒的命令,一個接一個排隊前往食堂享用今天的午飯。
 
「43號,走快一點!」獄卒對著我大叫,我就是他口中的43號。
 
這裡的人沒有名字,有的只是一個編號,我的編號就是43號。這裡的犯人全部都沒有犯案,而這個監獄更有別於普通的監獄,我們都是自願進來的。為甚麼會有人自願坐牢獄?為甚麼會有這樣的監獄?這件事要追溯回數年前……
 
三年前的新聞…
 


「節能集團向政府提出了一個特別申請,該公司計劃建造一所監獄,該監獄是為了提供一些自願『入獄』人士進去工作,在監獄中工作沒有任何薪資,有的只是食宿。面對失業人士日益增加的社會,政府答應了該公司的發展計劃,監獄已經開始動工,可是這個計劃受到不少輿論批評,亦有不少人說怎會有人自願去當囚犯,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監獄將會在三年後完成。」
 
三年後,監獄落成……
 
我在一條巷子中找尋我的晚飯,幸運的我在垃圾箱中找到了一盒別人吃剩的盒飯,今晚終於可以吃好一點,不用再吃沾滿灰泥的麵包碎。
 
我是一個大學生,受過高等教育,為甚麼會淪落到如斯田地,成為一個乞丐?說起來就和這個社會、這個世界的發展有關。面對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的問題,物價不停高脹,但是人們的薪金不升反降,你要求有一萬元的薪金?別人說只要八千元他就幹了;你要求八千元便可以了?別人說只要五千元他就幹了。苦苦工作只能勉強支撐基本的需要,但求不要生病還是有甚麼意外,否則根本沒有儲蓄能夠應付。
 
「施僑冬,我們公司不需要你了。」那是我人生最絕望的時刻。
 


「求求你不要解雇我,我還有妻兒要供養,五千元,薪金只要五千元我就可以了!」我聲淚俱下,假如失去了這份工作,我何來金錢養大我剛出生的兒子。
 
「這個不是金錢的問題,而是公司決定開源節流,很抱歉。」
 
失去工作只是惡夢的開始,失去工作後的半年我也不能找到工作,一日三餐也成為了問題,父母遺留給我的屋子也變賣了,我的兒子卻因先天疾病而需要每星期到醫院注射一次,長時間的醫療費用把我賣去屋子所得來的金錢也用得七七八八,就在我煩惱之際,我的妻子帶著兒子燒炭自殺,我已經甚麼都沒有了。
 
我渾噩的在街上流連,吃飯的錢也沒有,更別說租房子住。我倒臥在街的一旁,沒有路人幫助我,因為街道上倒臥的人又何止我一個?面對這樣的社會,我的遭遇可說是見怪不怪。
 
我不能就這樣死去,憑著生存意志我去翻開街邊的垃圾桶,吃別人吃剩的東西來過活,直到我看到節能集團監獄落成後的廣告,我馬上去應徵了。
 


「你的名字是施僑冬?」負責登記的工作人員問我。
 
「對。」
 
「施先生,你要知道這個工作是要失去了一切活動的自由,和一個囚犯沒有分別。」
 
「我知道。」
 
「那你想當多久的工作?當然合約的工作週期越長,得到的待遇也比較優厚。」
 
「一輩子。」
 
「施先生你想清楚了沒有?簽過同意書就代表你一生都失去了自由,你要不要先試做一年再決定?」
 
「不用。」


 
「只要在這裡簽個名字就可以了。」我馬上簽處了同意書,然後就被送往監獄。
 
回到今天……
 
「對不起老大!」我跟貼著隊伍前進。
 
今天的菜色不錯,是咖哩雞飯,味道雖然比不上甚麼高貴餐館,但總比路邊找到的「食物」好多了。由於我是終身囚犯的關係,我還享有飯後甜點的待遇,今天的甜品是一個芒果布丁。
 
吃過午飯後就到了勞動時間,也就是為這所監獄賺錢的時間,我被分配到電腦軟件開發的工作部門,這也和我的學歷及工作背景有關。在這裡要做的只是我以前工作所需做的事,工作時間就是直至吃晚飯的時間。
 
一天的工作結束,來到了晚飯的時候。晚飯會有兩個菜和一碗湯,當然我也享有飯後甜點,老實說這樣的生活也不錯,就在吃飯的時候發生了一點小插曲。
 
「我要離開!我不要再做囚犯了!我受不了!」這樣的事也發生不少,多數是未考慮清楚就來了的人,他們大多數是剛畢業的年輕人,但是過了很久找不到工作,於是便決定來這個監獄。
 


「144!別動!」獄卒把他按在地上。
 
「放開我!我不幹了!快放我走!」那少年不停大叫。
 
「144!別忘了你簽下的同意書,假如你再這樣的話我便行使政府給我們的權利,把你處死!」
 
沒錯,簽過同意書代表把自己賣了給公司,政府會承諾這種私自處死的行為也許是為了減少「失敗者」的人口。為了解決社會問題,政府有甚麼做不出來?
 
我過著這樣的生活渡過了不知多少個寒暑,每天也是這樣重覆著,看到一些人離開了又再回來,有些人剛來到又想離開,而我就每天吃飯、工作、吃飯、工作,就像一個機械人一般,我慢慢也失去了人應有的感情,我的生命只剩下吃飯與工作,不過回想人生,哪個人的人生不是吃飯和工作?。










「最近我們需要一些會建築的人手,去『弄』一些來吧。」
 
「總裁我明白了,就像一直以來一樣。」
 
「沒錯,就像一直以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