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只見他滿身傷痕,脫口便說: “哎呀,大雄啊,何事又弄至滿身傷痕?一會媽媽見到又擔心啦,早叫你別招惹技安他們......(下刪數百字)”

囉唆,長氣,廢話,,,,叮噹的道理在大雄腦中就只幻化成這些形容詞...

大雄緊握拳頭,心中回想剛才被歐打,被情敵所救的一幕,心口有氣。

冷冷的道: “我的未來現在依舊會和靜兒結婚嗎?係定唔係...”

叮噹有點失望,但依舊語重心長: “在你小時候,我們的確令靜兒成為你現代的妻子...但近年你越見陰沉, 靜兒也和你也開始變得陌生...如此下去你的未來一定會再改變…靜兒會同出木杉一齊,,怎說也好,,,世界有好多個平行宇宙…可能有時你做一些細微決定的時候, 也會分裂多一個平行宇宙…我當時和小雄(大雄的曾孫,第一期登場)就係幫你改變一點決定,令你多一點機會可以令靜兒最後選擇你...”



未待叮噹說完,大雄已聽得無名火起: “平行平行...平你的混帳! 問你係定唔係啊,叫你教書啊?”

叮噹無奈: “你仲有機會啊,只要現在改變你的性格,你小時候這份自然率性是最吸引靜兒的,你的......(下刪數百字)”

大雄按捺不住: “機械人真係機械人,諗法零進步,多年都係廢話連篇仲要白食白住...”

叮噹身體一轉,背著大雄: “咁我午睡一下先啦...” 叮噹的眼淚已忍不住跑了出來...他的眼淚跑得比保特還要快。

也許,這幾年來,叮噹的法寶沒太多出場機會,不是叮噹不想幫,而是不懂幫。



怒氣未消的大雄下了客廳細想: “這傢伙坐擁這些未來工具也不懂幫忙...連唯一

功能都消失了..我亂用它又阻止...還真是掉去回收好過啦...”

愈想愈氣,大雄又跑上房間想破口大罵一番。

大雄拉開房門: “你隻!!” 話未說完…大雄停住叫喊

只見叮噹就這樣背著自己睡覺…他看見叮噹的尾巴,惡念湧上了。



“這傢伙的尾巴是其開關總制...只要我熄掉它,,這個四次元八寶袋就可以隨心所用...反正我都係一事無成...我唯一可以改變世界的機會...其實.近幾年,,我都有此念頭...哈哈哈哈” 陰深的笑聲配上了狡詐的動作無情的手一拉。叮噹就只有 0.5 秒的時間轉過頭來看到真兇的樣子。我們不知道當時叮噹心情如何,因為 “它”已停止思考。

大雄手心冒汗...: “我做到了...”

害怕,擔心,甚至後悔,,種種心情..也出現於大雄的情緒中,但他沒有退路了...

他明白..現在才是問題的開端..首先: “晚飯時...媽媽看不到叮噹的身影準會成疑...而且,,我拿著這些法寶去生事...即使不露面..這些怪事..大家也會聯想到是有關叮噹的..”

大雄一邊思索,一邊將叮噹收進儲物室。 “你現在儼如死人了”只見大雄拿走了它的八寶袋

拿出了“如果電話亭” (登場於第十一期)...他撥了號: “假如除了野比大雄之外, 所有人都忘卻一切有關叮噹與其法寶的記憶。”

大雄放下電話,奸笑道: “這是最基本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