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原本大情大性的小男孩,經歷一連串事後,於周遭起了一個個防護罩來保護自己。將自己的事收藏在海底,把自己除了笑以外的神情通通收起。通常一些悲慘的故事都會寫到主角不知多久沒笑過。可我這裡寫的是一個不知多久沒怒過,哭過的人。某一天,這個沒有表情的男孩累了,希望回復那種真性情時,卻發現自己早已忘掉如何做出表情。沒笑過可憐嗎?無法表達自己情緒更是可悲。是否很諷刺?一個只懂得笑的人去說自己是可悲。 於是,這個醉酒佬決定在他開始對任何事麻木,記憶開始塵封之前,把他記得的都寫出來,好讓他老來看到這些字時,都知道自己是有過去的。 這個故事沒有任何令人刻骨銘心的情節,因為這個主角並沒有什麼刻骨銘心的,也沒有什麼甜的情節,因為這個人並沒有甜過。沒有什麼搞笑情節,只有些可笑情節。這樣的故事也有人看?沒有,這個故事由始至終都只是寫給不似人形的我到老來時可以懷緬一下。 故此,這個人不會增加任何沒有發生過的情節,亦不打算對自己的文字加上任何修飾,只是想將自己現在的感覺以真實的文字表露出來。



相信大家都有玩過天下太平,各玩家為了保護自己最重要的"天下太平"而起上防護罩。
其實人生就如天下太平,每個人都於自己的心中興建防護罩。到興建到兩三個防護罩時,一些人會決定興建攻擊性武器,而有一些人則會興建更多的保護罩來保護自己,免得體無完膚。
有一個男孩,妄想打破此遊戲玩法,打算興建什麼,希望每個人的"天下太平"都可以坦承,赤裸裸的相對。可是某一天,他發現自己只剩下一個平字。於是,他拼了命的興建圍牆、防護罩,再把天下太平四字搬到遠處,繼而將那四字掩飾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