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DSE的考生們,天穹為你獻上: 公開的私人盛宴!



《難以下嚥的盛宴》


我自認,盛宴中的一碟混餚,非我莫屬。

我不天才。

我不聰穎。

我只有軟弱。



和一肚子空白。

不明所想,誰會願意吞食我?

怎不放我好好離去?

垃圾堆會是個好歸宿。

即使強要食用……



想必,過後肚子也會痛吧?

我正襟危坐。

目光閃爍,彷彿看透未來,未來可能看透嗎?我告訴你,可以。

火苗漸起,烤肉品嚐多了,焦脆嫩肉味道極佳,怎想不到竟讓我成了砧板上的那片主角,事至如今,只想起一句,此處引文也許不是最佳時刻,可還是很想道出:「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何辭為?」的感受。

手,被束縛,血氣淤塞,經脈盡斷;腿,被束縛,腳筋被割,行動不能而且逃離不得;胸,劃出楚河漢界,朱紅墨色路徑只見崎嶇不平。不須花多少時間,千山鳥也要飛絕,萬徑也要人蹤滅……可惜我皮囊這一幅,抖擻或能成為皮草衣服一件,軀體埋下土至少仍夢見那山水幽林美境,眼神空洞而外觀雖不堪入目,到底終日於此該能永恆不滅,心有舒坦。



如能不形神俱滅,當然最好。

真望有簑笠翁途經,並非誤您獨釣寒江雪,至少,拯救一個慘苦的孤魂好嗎?

看我啊,要瘋了,臨終前也引文作例,真讓文學讀壞了腦子嗎?

還有不足百天,這火苗便要茁壯成長罷,然後吞噬了我。

也許來臨一刻,我會跪地求饒,自尊盡喪。

不知,我有否救命恩人可求?

侍應生,店小二,幫個忙,我還未預備,至少給我披上色澤新衣,好等我雖死猶榮。



等等,死亡嗎?

驀然想起自己至今連目標也沒有,生存意義何在呢?也許,以文獨步天下?不可,我非令君沉吟至今的嘉賓,鼓瑟吹笙也非我所屬,可退卻一步細心思想,我只是虛耗光陰罷了,要知道李白曾言及我們:「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一轉念頭考慮,要知多少往昔已成糞土,龍墓兔穴狐丘混為一談,一朝功名不過那些風塵俗事,眨眼消失天地間,比之蜉蝣更要微乎其微。

時光,欺人太甚。

那我目標何為?真為等待百日後的來臨嗎?

然後,被吞噬嗎?

一場盛宴,全港八萬人參與,每人各自品嚐三年前訂下的菜餚,如今,難以下嚥。

加上一道關鍵題目:到底是我被吞噬,抑或被我反噬?

答對了這道題目,我不會得到一百萬的獎金,即使得到,看如今樓價也買不了一幢私家居,住無居所。姑且不論此,反正金錢都是虛無的幻象罷了,回到關鍵題,答覆正確我才有下場……下文,否則我們在污濁的社會上再見時,我已變一具行屍走肉。再次思索,細膩的抽絲剝繭,把表象拆卸,好好觀摩這場盛宴的背後是何真相,可能會發現,負擔不了的責難,是整個社會的關注嗎?他們在看你笑話……是很可笑,每人都是一位演員,各有戲碼,奮力一搏,孤注一擲,這是人生如戲中最恆久的劇情,他們為我們狠狠的投注,勝利了,去把一張入場卷接到手上,一邊嘲諷旁人然後踏入校園的大門罷了。真的,罷了。



我相信,我會被吞噬掉,成為殘渣。

笑話嗎?這欣賞,如你鍾情的話。

最後時刻,我還是引文作例。

這次,精闢!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誰也不要來碰他,就讓那些破銅爛鐵和剩菜殘羹,扔棄到心底裡去,黴菌和泡沫都如浮萍般流動於水面,偷酒的花蚊不再看錯,這溝死水,只遺留絕對的絕望。」

聞一多先生,我敬佩您!

有緣或能見上一面,您不認識我,我不想讓您認識我,我們就此四目交投過,然後別過頭去我會感覺,您寫出了絕對的死寂,也便是我。感謝您的理解。



百日不足。

盛宴。

哼。



《難以下嚥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