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矇面網絡歌手龍小菌,日前回到其發跡之地,即旺角行人專用區,展示其廬山真面目,外界對此評價褒貶不一。



矇面網絡歌手龍小菌,日前回到其發跡之地,即旺角行人專用區,展示其廬山真面目,外界對此評價褒貶不一。

所謂有讚有彈,其實不是外界對她的容顏如何評頭品足。對於我來說,她樣貌有半點像苟芸慧,雖不稱得上是美人胚子,但尚算清秀。有網友已急不及待稱她做「女神」,又或「小菌BB」,對於「女神」這辭彙早已氾濫的香港,已是司空見慣,故對此我不予置評。

而令部份網友為之氣結的,是外界對她在「脫罩」前後舖天蓋地的宣傳,尤其是蘋果跟龍小菌所屬公關公司一浪接一浪的攻勢,此外她突然空降補習社重操故業,以相對較昂貴的學費開班,同時以歌星身份實行兩棲發展,就讓已經麻目的大家對她逐漸反感。

龍小菌這個名字,是從何時開始聽起?還記得當天小弟無意瀏覽Youtube時發現一首改篇歌詞MV,是由窮飛龍改詞,龍小菌主唱的《叛孩是怎樣煉成的》,此曲改篇自當年何韻詩大熱歌曲《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時為2011年。

那時我一聽,嗯,聲線還算不錯的,改篇歌曲亦緊貼時事,假以時日必定大有作為,在這時開始,我便間中有留意她。



其後她除了唱改篇歌曲後,更以一身幪面人裝扮開始了其街頭獻唱的生涯,由最初只有小貓三幾隻,到慢慢累積了一定數量的歌迷。翻查Youtube,有一次她的街頭音樂會在尖沙咀天星碼頭舉行,但遭逢大雨,雖然她和其工作人員顯得十分狼狽,但仍堅持演出到最後。

這種敬業樂業的精神,使我產生了一絲敬意。我也在想,她不只值得零落的掌聲而己。

及後她也作出了重要決定,就是辭去教席,全心專注在歌唱事業,打著「向夢想進發的矇面歌手」的旗號開始在網上、以至現實中發光發熱,也成為了旺角街頭獻唱灸手可熱的人物。她,可謂是由網友,與及每一位路過西洋菜南街的觀眾,一手捧紅的。

她接著也有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如反國教期間,編寫了《思潮作動》一曲,同期她也編寫了幾首原創歌曲,而最為人熟悉的,就是彷如是作為她個人宣言的主題曲:《誰可聽我唱歌》。

而奇怪的事便漸漸發生了,大家開始對小菌的真正身份著迷,繼而也進行了好幾次起底,但最終也無功而返,但也因著在這幾次事,也間接推高了她的知名度,而她也曾回應,希望大家是用心聽音樂,而不是在乎一個人的樣貌是怎樣的。



2013年的小菌,相對上是比去年沉寂的,至少在網上也看不到她的新作品經傳,但直到6月中,因動新聞記者在圓方商場「偷拍」疑似龍小菌的女生及其經理人逛街,而導致她成為了城中熱話,而她在Facebook留下一句「天圓地方……噢賣吉」,似是默認那被偷拍的女生就是小菌本人,就更加令人耐人尋味。

正當大家正急不及待鬧爆動新聞記者有違專業操守,枉顧私隱他人私生活的同時,恰巧on.cc那邊卻上傳了一段疑似龍小菌為新碟拍攝硬照的短片,其後小弟發現,原來她是為補習社拍宣傳短片。

無故多番被「偷拍」後,小菌在Facebook宣佈要在下一次的街頭音樂會中淆清視聽。結果當天晚上,她便以真面目示人。

世上真的有這麼多巧合嗎?

小弟還有部份心水清的網友,都不約而同地有了同一個想法,儘管聽起來是有點陰謀論,但我也按捺不住要說:其實整件事根本就是一個精心策劃的佈局。



所謂「偷拍」,也可能只是相關人士事先放料,好讓以為自己拾到寶的記者,可以事先在商場和其他地方埋伏,拍下獨家堅料。而我也不排除第二個可能性,就是有人事先已經「夾埋做新聞」,但無憑無據,這可能性尚不成立。

但我想了好半天也想不通,小菌也只是一個愛唱歌的小市民,雖然她在網上的確是有一定的影響力,但也不致於有相當的新聞價值吧?當相關報章對她不斷在為她脫罩後大造文章,捧到她天上有地下無,相信大家也開始認為事有蹊蹺。

黃子華也曾說過,有一句話,套用在任何一個香港人身上是無逢敵手,便是:「搵食姐,犯法呀?」

這道理我也明白,龍小菌固然愛唱歌,但她也要找些點子去賺錢,不能忽略生計。但自從一個網絡歌手蛻變成現真身的公眾人物,她本身的責任也變得很大,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會讓觀眾留下不同的印象。

至少從她脫罩一刻起,大部份人的迴響都是不太好的,原因是脫罩這一著,好像是經長時間儲心積慮,是為了讓小菌可以平地一聲雷,繼而賺錢大紅大紫的終極方法。如今,脫罩後的那個龍小菌,已經貴為星級名師搵真銀了,還有沒有肝膽去聲稱自己是為夢想而唱歌?

(教學方法雖與其教學經驗有關係,但不能一概而論,斷定她沒有斤兩去教書,故此略過。)

當一個人商業化後,也可能再也回不了頭。只見現在的小菌,跟當初為成為歌手而努力的她,有點背道而馳。

我不會說這是龍小菌的錯,畢竟有很多決定,她也話不到事。反觀,她的公關團隊導致了個致命傷,一個使龍小菌辛苦積累兩年來的名聲掃地的致命傷。



揠苗助長的故事,誰都聽過,而龍小菌這棵苗,本來就能茁助成長,她有歌韻,要紅起不難,只是時間問題。

但是,他們就是太急進了,如花瓣散落的硬銷,放在聰明的香港人身上,是徒勞無功的。

不過脫下面罩,也不只是末路一條;而要亡羊補牢,也不是為時已晚的,姑且看她怎樣改善形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