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忽發奇想,要是有天,我居住的城市.香港已經擁擠得無法呼吸,我想尋找一個朋友,與我同歸於盡,與我同上天堂。 也許,把信投進空瓶子裡,放生到隨緣的大海中,是一種自我救贖。 也許,這是某種深思熟慮後的潛提示,是哲學喜歡爭論三秒的題目。 其實我們想太多了。 不過一句話: 未曾會面的朋友,你,願意再寄出一個.漂浮瓶嗎?



未曾會面的好友:

望著遠離岸邊的漂流瓶,不知風向要把他吹往哪個天涯海角去,心中的期盼、興奮實在難以言語形容。

對了,未會面的好友,容我先作自我介紹。

我叫鍾妧文,今年十五歲,夢想要成為一位作家,但爸爸媽媽好像都不太歡喜,總認為我是調皮搗蛋,與醫生一職的美好前途作對,終日在我耳邊喃喃灌言:爸的脾氣不好老是陰霾滿臉;媽則是嘮叨至極,每次都要臭罵我一頓不懂事,害我都不敢在家裡提起自己的夢想。

不過我還是鍾情於寫作,然而……可能腦瓜子不太好使,時常會忘記自己寫了甚麼,忘記自己構思了甚麼,因此我喜歡把腦袋裡所有的念頭悄悄落筆記錄,日後從亂七八糟的雜物堆裡尋見,必然擁有一番驚喜感受。



不錯!我喜歡為自己製造驚喜和快樂,別問我為什麼,該是天性所向吧?

未曾會面的朋友,你是否好奇為何會拾獲了我的信件?實情為前些天我查看網絡上的香港地圖,心想在這麼一個聚山疏地的擁擠都會,我們未來的生活會否越見缺乏空間?甚至連氧氣我們也爭相呼吸……言至及此,請不要嘲笑我!我忽發奇想:朋友與朋友之間的情誼,聽說足以讓他們相扶助、分享包括生命在內的一切……既然如此,是否我多與別人相交友誼,當香港城市氧氣不足的那天降臨時,朋友你也會與我分享最後一口溫熱的空氣,我們即使同歸於盡,也會歡顏悅目的同上天堂吧?

但是我疑惑了,到底要怎麼與別人交友?我從小到大被批評「我手寫我心」,就是說話溝通我總是令人費解,但落在筆墨上時我便滔滔不絕地娓娓道來,讓不熟稔我的人都清楚認識了我……所以我有了一個辦法!

未曾會面的朋友,你猜中了!

漂浮瓶。



望著遠離岸邊的漂流瓶,不知風向要把他吹往哪個天涯海角去,我只知道,接著這封信件的你,經歷我詳盡的自我介紹後,必然認識我了,而你既然認識我,那我們便自然是朋友!

未曾會面的朋友,如果你願意更深入與我相交,或你也認同我的理念,希望你能夠回覆這封信件,把回信放進漂浮瓶裡,讓流水決定我們之間的緣份吧!

再見之時,我們會歡顏以對吧!


                                                                                                                                            鍾妧文.香港的十五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