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司徒志雄受不了親眼看著母親被強暴的打擊,精神散渙,經過精神科醫生的診斷後,被送返精神病院,而他的父親在我安排下,被他的妻子親口咬死,吸盡血液,化為一堆灰燼。
 
司徒家的可觀財產,我盡數接收,一夜間我就成為富豪。
 
週末,長洲。
 
我在陽光下,享受著海邊的咸咸海風。
 
「請問你係唔係徐丹青先生?」




 
我脫下太陽眼鏡,「係,有咩嘢事?」
 
「我係失蹤人口調查組督察紅嘉莉,警員編號XXXXX,我想徐先生你到警署協助調查。」
 
我皺起眉,「調查乜嘢,我乜嘢都唔知嫁喎。」
 
「徐先生,希望你合作。」
 
我聳聳肩,「Fine,我跟你去。」




 
由於身處長洲加上我只是協助調查,紅嘉莉督察提議帶我去長洲警署,縱然我不知道這是否正常的程序,我仍然跟她去了。
 
到達警署,她安排我坐在一間問話房內,然後就離開了。
 
我感覺到房間的溫度在下降中,吸血鬼是不怕寒冷的生物,在冰冷的房間內,我感覺到很舒服。
 
半小時後……
 
「唔好意思要你等咁耐。」紅嘉莉坐在我對面。




 
唔好意思?就算是弱智也知道你是故意的吧?
 
「唔緊要。」我微笑道。
 
紅嘉莉翹起二郎腿,開始進行詢問。
 
「徐先生,我想請問下你認唔認識呢幾個人?」
 
紅嘉莉把一疊附有姓名、照片的檔案放到我的眼前,我翻開一看,心臟猛然的跳了一下,這四個檔案內的人,正正是我家中四個奴僕。
 
到底她是如何查出是我做的?
 
我擺出一個撲克臉,把檔案掉回去,「唔識,我唔識佢哋。」
 




紅嘉莉把檔案疊好,「唔識?咁你點解釋呢啲相?」
 
是CCTV的照片,原來是CCTV!不過……不過她是怎查出照片中的背影是我?不!她不知道,她只是在猜,我不知道為何她會有這個猜想,但是她一定是在猜!要是她有證據的話就不會只是請我來「協助調查」……到底除了她外還有沒有人知道這些事與我有關?
 
「我唔明你係度講乜。」我拿起照片看。
 
「果然好口硬啊你……我已經有證據證明你綁架咗呢四個女仔,你好合作啲認咗佢,如果你合作嘅話我可以幫你向律政司求情,減少刑期。」紅嘉莉站起來說。
 
我只笑不語。
 
面對我的不合作,她也沒有堅持,很快就把我釋放。
 
步出警署,我伸了一個懶腰,「嗯……返去訓個覺先。」
 
我乘船歸去。




 
家中,我坐在客廳。
 
淑盈穿著女僕服,用手細心的幫葡萄脫皮,再用口餵給我吃。
 
司徒志雄的母親,現在也是居於我的家中。
 
她的名字是戴安恩,除了私處有一點兒鬆弛外,她的身體卻比同年紀甚至比起三十歲的女性也好得多,也許是她有足夠金錢為身體進行保養吧。她的乳房有34C大,腰圍29吋,長髮及肩,臉上沒有明顯皺眉,要是你說她今年三十歲我也會想信。
 
我要她隨時都光著身體,不準穿著任何衣物,這是我對司徒志雄復仇的執念。
 
現在戴安恩就負責我家的清潔工作,當然,面對這樣的尤物,我間中會狠狠的幹上她一回。
 
「覺唔覺間屋有啲細?」我問道。
 




淑盈點頭。
 
「好,咁去買過間屋先。」
 
在這個三百多呎的單位,要放下我們六個人實在不太足夠,為了以後的發展,我就用剛到手的金錢(司徒志雄的故居已經變賣)購入了一座三千多呎的別墅。
 
就在我搬進新居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那天,我正在把一些小傢具搬到家中。
 
「徐先生!我呢家要將你逮捕歸案,你有權保持緘默。」紅嘉莉站在我身後。
 
「紅督察,我諗你有啲嘢誤會咗……」
 
「舉高雙手!」紅嘉莉拔出配槍。




 
我高舉雙手。
 
(媽的,她竟然拔槍了?)
 
她夠膽這樣做是找到實質的證據嗎?難道……難道她一直在跟蹤我,知道了淑盈她們的存在?
 
「好……我跟你走。」我假裝配合。
 
紅嘉莉舉著槍,慢步走近,我則等待最適合的機會,就在她步近我三步範圍之內的時候,我雙手一起拍下,擊往她持槍的手上。
 
她反應極快,身體一退,往我的身上射出一發子彈。
 
「啊!!!!!!!!!!!!!!!!」我尖叫一聲。
 
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很痛!
 
真的很痛啊!!!
 
我跪在地上按著我的胸口,鮮血從傷口湧出,是我體內珍貴的血液。她射中了我的右胸,我感覺到就連呼吸都帶著劇痛。
 
紅嘉莉用手提電話致電報案中心,「999!有人中槍受傷,快啲派人黎XXXX。」
 
不行……我的人生不可以就這樣完結!
 
我感覺到體內的一點東西覺醒了,我舉高頭看著她,紅嘉莉雙眼和我對上,一種特別的能量由我雙眼發出,能量進入紅嘉莉的體內,影響了她的腦部運作。
 
我感覺到她被我控制了。
 
很快救護車就來到了,我被送上救護車運往醫院。
 
在醫院內,我剛到步就被送進手術室進行子彈取出手術。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完成了。
 
完成手術後,我被送到普通病房。
 
兩位警員對我進行落口供程序,我把一個虛構的故事說出,故事內容就是有一個賊人用刀把我脅持,紅嘉莉為了救我才會開槍,混亂間我中槍暈倒。
 
警員辦完工事後就離去,兩位警員剛轉身離開,紅嘉莉走到我病床旁,只見她雙眼無神。
 
「呢種係吸血鬼嘅催眠能力?估唔到竟然係咁合適嘅情況下開發到呢種能力……」我心中暗想。
 
我對著紅嘉莉說:「你去我屋企等我返去。」
 
紅嘉莉雙目無神的轉身,離開病房。
 
太好了,終於解決了這件煩人的事。
 
有了催眠能力,我不再怕被警察懷疑了。
 
「食藥時間到。」
 
「徐先生,呢啲藥你嘅,請馬上食晒佢。」護士把藥丸放到我的桌上。
 
我看著護士說:「好。」
 
護士們都戴著口罩,根本看不出她們的樣貌,不過其中一個護士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並不是她的樣貌出眾,也不是她的身材很好,而是她很笨,對,她真的很笨,她無時無刻都被護士長抓到一邊怒罵,她每次都會笑著面對,真是很有趣的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