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嘅星期日大爆發
---------------------
13.
新鋪佔地一千呎,還有一個閣樓,可以用來存放貨物,上一手業主則把閣樓改建為一個員工休息室。
 
我沒有改動上手的裝潢,因為我只想要一間鋪來打發時間,卻沒有想過要把這間鋪發揚光大或是如何嘔心瀝血的去經營它。
 
「請好人未?」
 
「UM……有十位應徵者。」




 
「請曬佢哋囉咁。」
 
淑盈臉有難色的說:「但係呢個鋪仔應該唔駛用到咁多人嫁喎。」
 
「唔緊要,照請。」
 
錢我有很多,我只是想能夠有多些人跟我「搵食」,日後和其他人交換卡片時,也可以說我是某某店的東主,下面有XX人為我工作。
 
視察完鋪位後,我就去了附近的駕駛學校報名。




 
「我想考個車牌。」
 
員工笑逐顏開的問道:「想考棍波定自動波?」
 
「棍。」
 
「呢家考車牌好抵嫁!只需要……」
 
這位員工落力的推銷了十多分鐘,我只想快點離開,所以中斷了他的說話,快快手手付了報名費。




 
「我諗我要上大陸搵搵貨源。」我跟淑盈說。
 
別人都是先找貨源再找鋪,我就反其道而行,全因我想到甚麼就做甚麼,根本沒有,也不需要有打算。
 
「好,你駛唔駛我哋陪你去?」淑盈側著頭問道。
 
「UM……唔駛,我自己去就得啦,咁係我返大陸嘅呢段期間你幫我好好打理屋企同埋間鋪。」
 
「當然。」
 
我不放心留下美人們於香港,要是我不在的話,女孩們絕對不會是那頭野狼的對手。
 
為此,我用了一個月時間以鋁、銀加固了半間豪宅,下令她們只能在被加固的範圍中活動,除了淑盈和兩位女警,沒有人可以自行離開禁區。
 




另外,我聘請了五位外傭來幫淑盈處理家務,其中一位來自黎巴嫩的女傭的樣貌很像Mia Khalifa。
 

 
當完成所有預防設施後,我帶同幾件替換衣物,就經陸路北上。
 
我先去廣州華林玉器街,購買玉器擺設。
 
雖然在現今的社會,玉器已經慢慢被人們忽略,也許是給人老舊的感覺,也許是太難去辨別真假,不管原因為何,玉器都是一個很難發圍的貨物,不過,對於我這種拿錢來消磨時間的暴發戶來說,玉器就是一個很好的玩意;用一百萬來買一舊金和用一百萬來買舊別人都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玉石,好明顯,後者比較好玩。
 
我到達玉器街,果然有林林總總的玉器店舖,我隨意走進其中一間。
 
一位女店員馬上走近。
 
「先生你好,是来买东西的吗?」




 
「緊係啦……唔係我入黎做乜?」
 
「听先生口音系香港人喎?」女店員改用廣東話說。
 
「係。」
 
「唔知有冇话想买咩嘢玉呢?」
 
「最重要睇落去要有氣勢,同埋要夠貴。」
 
女店員雙眼發光,「知道,我哋铺有几件货好啱先生你,请你稍等。」
 
我坐在她為我準備的沙發上,靜待她從貨倉取貨。
 




鋪內除了招呼我的女店員外還有幾位年輕的女店員,這和我對玉器店的印象有很大的差別,還以為在這類老舊玉器店內就只會有上了年紀的阿叔阿伯,看來我的古董店也應該走這種女性店員風格。
 
兩三分鐘後,女店員就拿出了三件很雕功精緻的玉器出來。
 
女店員先介紹第一件玉器,是一件手掌心大小的白玉。
 
「呢一件系白玉六耳猴,用料名贵,做功细腻,系我哋老板系三年前慨拍卖会入面购入,市值八十万人民币。」
 
「哦……都係普普通通遮,下一件。」我打了一個呵欠。
 
接下來兩件玉器也不過六、七十萬貨色,完全不入法眼。
 
「有冇啲再貴啲嫁?無乜睇頭。」
 
女店員額角流汗,「先生,如果再贵重啲慨玉器就只有街尾一间老店先会有,我可以讲,唔计间老店就只有我哋慨货系最名贵。」




 
「哦,既然係咁唔該晒你。」
 
我離開玉器店,依照女店員的指示,到達了她口中的老店。
 
一位年輕少年步出,「先生你好,请慢慢挑选,如有需要可以通知我。」
 
「唔駛咁煩啦,拎你哋間鋪最貴嘅玉器出黎。」
 
少年目瞪口呆,好像沒聽懂我的說話。
 
「嗯?做乜?」我問道。
 
「喔喔喔,我马上通知老板,你等等。」
 
很快,一位美婦人從閣樓走下來,她剛到達就上下掃視我,然後眼神帶點不屑,也許是由於我的衣著問題吧?無論任何時候,我都是短褲、T-SHIRT、拖鞋,一來舒服,二來脫得快。
 
「你是不是要购买本店的镇店之宝?」
 
「係。」
 
「你……有足够金钱吗?」
 
「有。」
 
她竊笑一聲,續說:「那么就给你看看吧。」
 
美婦人帶我到店的後方,是放著大型玉器的地方,她把我帶到一座巨大未經雕琢的羊脂玉前。
 
「这具羊脂玉重二百公斤,市值五百万人民币,你……买得起吗?」
 
我走近羊脂玉,輕碰了它一下。
 
「你干什么! !不能碰的! !」
 
「屌,咪撚嘈啦!」
 
她看來不會粵語髒話,只是在害怕我會弄污她的羊脂玉。
 
「好,我就買佢,幫我將佢送去呢個地址度。」
 
「你……你要买了它?」
 
「係,五百萬啊嘛?你唔係想坐地起價啊?」
 
「不……好,我马上帮你办。」
 
「我去銀行拎錢,你幫我包起佢先,好快就會返黎。」說罷,我就往最近的銀行走去。
 
我並沒有國內的銀行戶口,到達銀行後,第一件事要做我就是找一位看來很高級的職員。
 
我找到了目標了,是一位穿行政服的三十多歲男人。
 
「你好,请问先生想要什么服务?」該男人問道。
 
我運用催眠能力,把他催眠了。
 
「話比我聽,呢家呢一刻,係呢間銀行入面邊個客人係最有錢嘅?」
 
「……我需要用电脑查看。」
 
「好,快啲去查出黎話比我知。」
 
兩分鐘後,那人回來。
 
「在四号窗的周先生,他是高级公务员,户口内有八千万人民币。」
 
「好。」
 
知道了所需情報後,我就解除他的催眠狀態。
 
在周先生離開銀行的時候,我就把他催眠了……
 
錢真是易賺……
 
一小時後,我回到老店。
 
「拿,呢度五百萬現金,你數數佢。」我把一個行李袋掉到地上。
 
美婦人蹲下,打開行李袋,把一塊塊紙幣磚取出,雙眼發出貪婪的目光。
 
「快进来,那家伙来了。」美婦大喝一聲。
 
五名壯碩大漢進入鋪內,把大閘拉下。
 
「哦?做乜尻?」我說。
 
「你要钱,还是要命?」美婦人問道。
 
我反問:「你要比我屌,定係五個男人輪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