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家中。
 
「Mandy,除咗吸血鬼仲有冇其他生物識得催眠?」
 
Mandy正在做瑜伽,她轉過頭說:「有,仲有好多添。」
 
我臥在沙發上,有氣無力的說:「啊,乜嘢頭緒都無…」
 
我肯定最少有一位傳說生物盯上了我,自「那件事」起,我只遇過Mandy一位傳說生物,除此之外完全沒有感應過有其他傳說生物在我附近出現。




 
到底是誰?又為何會盯上了我?
 
這夜,我獨自一人在上水附近游盪,黑夜的石湖墟與白天的水貨之城有很大的分別,黑夜中的石湖墟活像一個死城,大部份地方都沒有半個人影,寧靜得很。
 
還記得那夜,我就是在這裡遇到淑盈,在某條冷巷中。
 
「卟通。」我心臟突然劇烈的跳動,「呢種感覺係!?」
 
我全身毛孔盡數擴張,就像遇到獵人的獵物似的,把自己的毛髮盡數豎起,希望藉此威嚇對手。




 
「徐丹青……」
 
一把熟識的聲音從我身後傳出。
 
「任天照?」我說。
 
任天照雙腳和上身赤裸,只穿了一條破爛而濕漉漉的長褲站在我身後。
 
任天照雙眼怒瞪著我,「我今日就要殺咗你!」




 
他雙手成爪,往我奔來;我也和他一樣,雙手成爪,與他對上。
 
很大力,他真的很大力,他的力氣只差一點點就比得上我,然而我可是品嘗過狼人血脈的吸血鬼上位者,到底任天照是怎樣變成傳說生物的,怎可能會有這樣恐怖的力量?
 
我雙手和他的一對手對上,用力抓住不放,同時一腳朝他下陰踢出。
 
「嘭!」
 
任天照用膝蓋撞在我的腳上,止住我的踢腳。
 
他突然張開口,發出一陣很古怪的聲音,我馬上感覺到腦袋痛得快要裂開似的。
 
「啊!!到底發生乜事……?」
 




我用力甩開任天照,用雙手抱著頭。
 
「你玩完啦!!」
 
任天係雙手朝我脖子抓來,要是他抓中我,單是他的蠻力就可以把我的脖子扭斷。
 
『想殺我主人?早咗少少……』
 
一頭狼人從天而降,一手拍在任天照的頭上,後者反應極快,往後閃去,可是還是被狼人在他右臂上抓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Mandy?做乜你會係度嘅?」
 
『我點解係度?我未係出黎保護你囉。放心,我叫咗兩個女警幫我守住大宅。』
 
「哼,我駛乜你保護。」我傲慢的說。




 
『嘿,如果唔係我,可能你已經死咗啦。』
 
任天照用左手在右臂傷口上一掃,傷口快上消失了。
 
「……」我警戒的看著任天照,以他的力氣和復原能力,我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喔?好難無見過你呢種生物啦喎……到底你上位者係邊個?你嘅血脈之力咁強,應該係第三代……?』
 
任天照沒有回答,他一雙眼還是狠狠的瞪著我。
 
「Mandy,我哋夠唔夠佢打?」
 
『要殺佢好難,要擊倒佢……都可以一試。』Mandy認真的說。
 




我點頭,長出一對吸血得獠牙,雙手的指甲變得又長又尖。
 
我跟Mandy用心靈感應溝通。
(吸血得和奴僕或被催眠者的特殊溝通方法,現在我能夠使用的最大範圍為半徑五百米)
 
「我牽制佢,你睇準機會攻擊。」我說。
 
「無問題。」Mandy說。
 
我雙腳一蹬,整個人就如子彈般擊在任天照的腹上;任天照雙手架在腹前,接住了我。
 
我右腳踢出,同時雙手攻往任天照的腦袋,他任由我右腳擊在他左邊大腿,雙手則抓緊我的手腕,雙手被抓,我用頭鎚敲擊在他的額頭,他沒有閃避,正面抵抗。
 
「嘭!」
 




痛,我的頭很痛。
 
我整個人往後仰去,把他重心拉前,同時用腳踩在他小腹上作為支點,把他整個人掉出去。
 
「係機會!」
 
潛伏在我們身旁不遠的Mandy,以雷霆萬鈞之勢抓在被我甩出的任天照身上,只見任天照身體微移,任由Mandy在他的肚子上開一個洞。
 
『你竟然係塞壬海妖?』Mandy驚訝的說。
 
Mandy並沒有乘勝追擊,反而跳到我身旁把我抱在懷中,再朝遠方逃去。
 
「做乜要走?你明明已經開咗佢個肚,只要我哋再比多幾道傷口佢就可以收佢皮。」
 
Mandy把我帶到一座唐樓的天台,變回人類狀態。
 
赤裸身體的Mandy,聲線顫抖的說:「主人,佢係塞壬海妖,仲要係第三代塞壬海妖,我哋兩個人加埋都唔係佢嘅對手……」
 
「塞壬海妖?」
 
「無錯……」
 
塞壬海妖是希臘神話中的傳說生物,她們是少數第一代只有女性的傳說生物;她們喜歡用天籟般的歌喉吸引行船的船員,讓船員發生意外或投海自盡,藉此用作食用或是收伏他們作為奴僕。塞壬海妖是神與神的女兒,所以血脈之力極為精純,她們的後代也遺傳到她們大部份神力,例如瞬間回復能力,能夠迷惑人心的歌聲(能影響傳說生物,但不能控制),在海中近乎無敵的戰力,在陸地上有只比狼人差一點的氣力……是一種很接近神階的傳說生物。
 
我們回到大宅。
 
「佢咁勁,咁我哋要點對付佢?」
 
「紫外光,佢哋嘅基因有一個缺憾,就係對紫外光好敏感,所以佢哋只可以係黑夜或者大霧嘅情況下出沒。」Mandy說。
 
「係咪真嫁?我係吸血鬼,我又可以日光日白出去?」
 
Mandy臉有難色的說:「其實我都唔係好明白點解主人你咁特別,你同其他吸血鬼有唔少分別……」
 
「係?」
 
「無錯,吸血鬼嘅基因缺憾同塞壬海妖一樣,唔可以照太陽,包括埋佢哋嘅奴僕都唔可以照到太陽。」
 
「咁即係我唔係吸血鬼,定還是我係異變嘅吸血鬼?」
 
「我唔知道……」
 
我們沒有在我的話題上再討論下去,現在知道了塞壬海妖的弱點,就能準備適當的武器去對付任天照。
 
除了任天照外,我更在意他的上位者,到底是誰讓任天照轉化為海妖?以任天照的血脈之力強度,他的上位者不是比他還要強上一倍嗎?要是他們二人合力,就算我們有秘密武器去剋制他們,也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
 
不管了,就去訂造一些高功率UV電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