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在漆黑的衣櫃內,我聽到在走廊傳來鑰匙聲音。
 
「佢哋返咗黎啦。」Mandy傳音道。
 
「卟通卟通卟通……」我的心不受控的猛烈跳動著。
 
自收伏Mandy後,我很久沒有試過這樣緊張了。
 
「咔嚓。」




 
任天照說:「張禮樂條友有啲怪,做乜會約我哋去元朗食糖水……」
 
區嘉欣回答,「唔知道,不過未可以比佢知道我哋嘅身分,如果唔係會影響到主人嘅計劃。」
 
是時候了!我按動手上的搖控,整個單位內的UV燈馬上開啟。
 
Mandy第一時間從消防門跑出,轟爛單位的大門,守在大門處防止他們逃走。
 
任天照三人並肩而立,除了麥家欣外,二人身上都穿上大衣,露出體外的身體部份則塗上防曬物料。




 
「Mandy,你負責個女嘅!」
 
「OK!」
 
我們二人分別攻往任天照和區嘉欣,雙手長出尖銳指甲,在電光火石間劃開了二人的大衣。
 
大衣被毀,他們二人露出了大衣下的短袖衣物,雙手馬上被UV直接照射。
 
「啊!!!!!!!好痛啊!!!!!!!!!!」




 
任天照和區嘉欣被UV燈直接照射,痛苦得跪在地上,抱著雙手。
 
我們沒有放過機會,盡快往他們身上從衣物攻去,增大他們身體被照射的區域。
 
轉眼間,在我們一輪猛攻之下,跪在地上的二人只剩下破碎布料掛在身上。他們身上開始噴出煙霧,就像正被蒸發似的。
 
「主人快啲郁手!佢哋想製造霧氣黎擋住啲UV!」
 
我聞言馬上出手,雙腳一蹬往最接近我的任天照躍去,亮出藏在身上的短刀,是銀製短刀。
 
一刀劃過任天照的右肩,把他右手齊肩切去。
 
「啊!!!」
 




任天照大喊一聲,左手握拳擊在我腹上,還好我來得及格擋,用左手接住了他的拳頭。
 
他的拳很重,就算我用手擋住也被擊退五步。
 
在霧氣之中,我看見任天照拾回自己的臂放回肩上,轉眼間右手就已經接上,就像右手由始至終都沒有被斬斷過似的。
 
大門處,區嘉欣嘗試往外突破,守在大門的Mandy「獸化」為狼人,用利爪和尖牙驅趕區嘉欣返回單位之內。
 
UV 射燈把整個單位都覆蓋著,被困在單位內的任天照和區嘉欣身上都霧出濃厚的霧氣,而麥家欣則站在一旁,一動不動。
 
我拿著刀往任天照攻去,刀鋒劃過一道道銀芒,在銀刀的壓迫和UV的照射下,任天照開始出現頽勢。
 
大門旁,Mandy以她豐富的戰鬥經驗,輕易地阻礙區嘉欣的突破。
 
在場內,我們看似佔據著優勢,可是我心中卻極為擔憂,




 
第二代不在這裡……
 
我們本來打算以UV作為殺手鐧,Mandy一人牽制兩位第三代,再由我來用「那個」來幹掉第二代,可是第二代不在啊!
 
那就只好進行次一級的戰術。
 
我左手長出更尖的指甲,成手刀狀,右手持著銀刀,左右開弓。
 
「哼。」任天照身上霧氣冒個不停。
 
銀刀和指甲在任天照的身上劃出一道又一道的傷口,隨著時間推移,他身上傷口的復原速度開始變慢。
 
我咧嘴大笑,手上攻勢更狠更快,「終於都用曬你體內嘅海水拿?」
 




塞壬海妖體內會儲存著一定數量的海水,只要有足夠的海水,他們就可以不停施展「瞬間還原」。他們在UV的照射下,大量海水被蒸發,在能力減弱(被UV正接照射)狀態下,被我和Mandy弄得他們傷痕累累,為了使用「瞬間復原」,他們體內的海水儲量大幅下降。
 
「你哋……一定會死係主人手下!!!!」任天照大喊一聲,就往我作出致命反撲,右手成爪往我撲去。
 
他不理會UV的照射,把所有的力量用在這一擊上。
 
「太天真啦你!!」
 
我投出右手銀刀,插入任天照的左眼,我重心往下移,朝左邊滾去,腳底碰地的同時,用右肩往任天照胸膛撞去。
 
他硬生生吃了我一式肩撞,整個人往牆上飛去,吐出一些內臟碎片,在撞到牆上的UV燈板後,身上就被照出幾個大洞,氣息萎靡下去。
 
「等我幫你死得輕鬆啲。」
 
我用銀刀劃過他的脖子,把他僅餘的生機奪去。




 
「Mandy!」我大喊。
 
Mandy用她的狼爪抓住了昏迷不醒的區嘉欣,我步近麥家欣,控制力度,一拳擊在她的下巴,讓她產生腦震盪,暈倒在地上。
 
Mandy解除獸化,赤裸的提著區嘉欣。
 
「你要唔要著返件衫?我哋仲要送佢哋落去……」我一手提起麥家欣說。
 
「哦,都好。」
 
Mandy從衣櫃中取出一件大衣,她決定只穿上一件大衣。
 
我把麥家欣放在Mandy身旁,然後折除房間內的UV板,把它們一一放進袋子中,背著袋子,手抱麥家欣,和Mandy一起離開。
 
家中,地牢。
 
我把區嘉欣和麥家欣的衣服盡數脫去,赤裸的扣在電鎖十字架上。
 
兩桶冰水分別淋向兩位人質的身上,她們被冰水潑中,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徐丹青……?」區嘉欣說。
 
麥家欣仍然保持著空洞的眼神。
 
「區嘉欣……到底你上位者係邊個?佢呢家又係邊度?」
 
區嘉欣奸笑道:「想我話你知?妄想!!!!」
 
她用力的拉址電鎖,氣力之大好像快要把電鎖徒手弄破似的,還好我早就加固了整個十字架和牆壁的接合點,就算是我都不能單靠蠻力弄破十字架,更別說體內並沒有海水儲備的第三代塞壬海妖。
 
我用力的捏住她的嘴,「唔好咁口硬……」
 
我取出一條皮鞭,狠狠的抽打在區嘉欣的雙乳上。
 
「啊!!!」她痛徹心扉的尖叫。
 
為了得到第二代的情報,我要對她作出嚴刑迫供。
 
皮鞭接二連三的擊在區嘉欣的身上,血痕出現又慢慢消失,看來她的復原能力仍然能夠持續運作。
 
「你再係唔供出黎,就有排你受。」我拉扯皮鞭說。
 
「呸。」區嘉欣向我臉上吐口水。
 
我笑著用手抹去唾液,手上皮鞭更猛烈的抽在她的乳房上。
 
「痛唔痛啊?你覺唔覺得痛啊?吓!?」
 
「嗖!啪!嗖!啪!……」
 
Mandy拉著我的手,「夠啦主人,你就算殺咗佢佢都唔會供第二代海妖出黎。」
 
我呼出一口濁氣,放下皮鞭。
 
「我明白啦……為咗要殺死第二代海妖,唯有咁做……」
 
--------------------------
預告:
最後的方法,要找出第二代海妖就只有這樣做!
終於把你抽出來了!第二代海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