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圍剿血魔召集
 
滿月科研有限公司。
 
「徐先生!我哋入去房先講……」廖遠吉緊張的說。
 
我點頭。
 
進入我的房間後,我們面對面坐下。
 




「徐先生,我哋最新研發嘅生物機械人比人偷咗……」
 
「生物機械人?到底係乜嘢黎嫁?」
 
廖遠吉拿出一台手提投影機,把影像投射到白牆上。
 
配合投影的影像,廖遠吉開始解說。
 
「我哋用生物打印機打印出由我哋設計嘅生物部件,再將生物部件組裝上用特殊合金製成嘅機械支架上面,配合小形超級電腦製造出一種半機械半生物嘅『生物機械人』。」
 




我托著頭,「咁佢比人偷咗又點?」
 
廖遠吉臉色變得凝重,「呢種生物機械人嘅能力好強大,經過我哋嘅測試,佢可以隨意揮出一噸重拳、只要有能量補給,可以持續運作而唔會覺得攰、立定跳高達十米……總言而之,佢係一個怪物。」
 
媽的,他們是如何做出這種怪物的,一噸重拳……要是打在我身上我的骨頭也得粉碎啊……
 
「咁知唔知係邊個偷嫁,失竊地方係邊度?」
 
廖遠吉播出一段影片。
 




實驗室建設在一個神秘地方,準確的位置是一個秘密,就連廖遠吉本人也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該實驗室建於中國領土範圍內。生物機械人存放在實驗室內一個保安嚴密的密室內,有大量熱武器在密室內外布防。
 
在影片開始了五秒鐘後,一個黑影出現在密室之外。
 
黑影全身上下漆黑一片,是一個隋圓球體黑影;只見黑影射出幾條神秘的黑線,以足足十米厚鋼板建造的密室就被破出一個大洞。黑影從大洞「飛」進密室內,把生物機械人帶走,整個過程不過三十秒鐘內的事。
 
我右手按著太陽穴,「個黑影係乜黎?」
 
廖遠吉站起來,緊張的說:「唔知道。」
 
「咁佢走咗去邊?」
 
「唔知道……」
 
「你哋到底係點樣做呢隻怪物機械人出黎?」




 
廖遠吉取出一疊文件,「呢個計劃係我哋同『節能集團』嘅聯合計劃,我哋只係負責生物部分,佢哋負責機械部分……」
 
「重點。」
 
「……成個計劃我哋只係協助。」
 
「既然係協助,咁比人偷咗關我哋乜事?」
 
廖遠吉結巴的說:「問……問題係,如果我哋唔……唔揾返佢出黎,我哋都會好麻煩。」
 
「點麻煩法?」
 
「為咗防……防止佢係測試中出現自主思想,脫離我哋控制,我哋……係係佢身體入面加裝咗一個小形炸彈。」他口吃的說。
 




「咁引爆佢未得囉。」
 
「唔得!佢佢佢……身體入面,有……有一個核子反應堆。」
 
「吓?你哋邊度揾個反應堆返黎?」
 
核子反應堆是這樣普及的東西嗎?
 
「反應堆係節能集團提供……」
 
我雙手合十,用大姆指按著眉心,「算啦,比人偷咗就偷咗,驚個反應堆爆不如驚吓個黑影係乜黎未仲好啦。」
 
「徐先生意思係?」
 
「當無事發生過。」




 
這樣麻煩的事我可不想沾上,反正這個公司我只是用來玩玩而已,根本不用花費太多心思去經營,再說,那一團黑色東西讓我感到一種不安的感覺,到底要不要去萬事樓查出那黑影的資料?
 
話說回來,那個節能集團到底是甚麼公司,竟然連核子反應堆都可以提供?最恐怖的是他們可以製造出這樣的怪物……要是他們弄多幾個怪物機械人出來,地球不就是他們的了嗎?
 
不知道可不可以委託他們幫我弄一套鋼鐵俠的裝甲,穿起來一定會很酷。
 
電話震動。
 
「大埔,大元邨。」
 
簡單的五個字,我就知道這是教父給我的地點,圍剿血魔的地點。
 
生物機械人的事就先放到一旁,解決了吸血鬼聯盟的任務再算吧。
 




十點,大元邨。
 
我一個人來到大元邨,盡量把傳說生物的氣息隱藏下來,始終這裡附近是有血魔存在,我可不想在會合之前就因為落單而被血魔幹掉。
 
到底教父他們在哪裡呢?
 
我一個人在社區會堂附近遊蕩,現在天色已晚,路上行人疏落得很,只有零零星星的路人。
 
「徐先生,呢一邊。」
 
我轉頭一看,是犀牛記,我在他的帶領下,去到泰德樓和泰民樓中間的小劇場。
 
那天會議內所有吸血鬼(除了血魔Baby)都已經在這裡等待,包括那個肌肉猛男。
 
肌肉猛男用怨恨的眼光看著我,看來他還不能確定Baby的消失是和我有關,否則以他的性格就早衝過來毆打我了,當然前題是他要比我強才可以。
 
教父站在台上,「行動開始,跟住我。」
 
眾人點頭。
 
教父輕輕一躍,從台上跳下,往泰民樓衝去。
 
教父助跑起跳,跳入泰民樓三樓走廊,包括我在內的眾位吸血鬼依照教父的動作,一同躍入三樓。
 
泰民樓內,眾人隨著教父的步伐前進。去到某一個單位外,教父右手拉弓,一拳擊在鐵閘之上,奇怪的是鐵閘被打得凹陷脫落,卻沒有發出丁點兒聲音。
 
兩名吸血鬼及時接著掉落的鐵閘,並把它移到一旁;教父腳如長鞭,擊在木門之上,把木門踢成一堆碎片。
 
「入去!」教父大喊一聲,率先衝入單位之內。
 
單位內盡是血液的鐵腥味和屍體的腐臭味,四個血紅怪物站在單位之內。
 
『吸血鬼……你哋竟然送上門?』血魔說。
 
教父雙手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音,「你哋得四個,我哋有足足有十個人。」
 
『邊個話我哋得四個?』
 
走廊傳來一陣腥臭之味,四個血紅身影出現在走廊之內。
 
「陷阱?」教父皺眉道。
 
雖然在人數上我們還是佔優,但是血魔的戰鬥力是比吸血得要強得多。
 
高人側著頭說:「郁手。」
 
高手右手探出,握在一隻血魔的頸子上,戰事展開。
 
我們之中有實力較弱的第四代,他們以二人一組的方式對付一頭血魔,至於其他人則以一對一的方式來應戰,多出來的一人負責游走,逐個擊敗。
 
『我對手就係你?』
 
一頭血魔站在我身前,和我對望。
 
血魔先攻,他張開雙手飛撲而來,我一腳擊往他的腹部,他瞬間合起雙手,擋住了我的一踢。
 
「反應好快喎。」我笑說。
 
『雕蟲小技。』
 
血魔雙手猛然張開,把我整個人推開,在我失去重心的同時他再次撲來。
 
他的一推把我整個人推飛,我被推飛在半空的時候,一對血爪已往我抓來,要是我不作出閃避,我一定會在他的攻擊下受傷,然而,在半空中我沒有任何借力點,就算想躲避也做不到。
 
『你玩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