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追女仔
 
雖然和節能集團進行了交易,但是他們又沒有指定完成交易的死線,所以我根本不急於去執行。
 
對我來說,追求小美才是當務之急。
 
幾天後,在我的安排下,小美去到了我的公司進行面試,由於主考官知道小美是我介紹來見工,主考官粗略地和小美進行一些簡單對答後,就即場聘請了她。
 
小美順利見工歸來,她三步一小跳、五步一大跳在大廳走動,單看她的動作就知道成功受聘使她心花怒放。
 




「多謝你啊丹青。」小美眉開眼笑的說。
 
「我只係幫你安排咗一場面試啫,能夠成功全靠你自己。」我說。
 
「嘻,你真係識氹人。」她春風滿面的說。
 
小美出生自小康之家,由小到大都不用為生活而煩惱,想要甚麼家庭都可以提供,以我推測,她應該從來都沒有工作過吧。能夠讓一個生活在舒適圈這麼久的人隻身逃出舒適圈,可見自由戀愛對她來說比生命更重要。
 
看來小美至少還要高興一夜,我就讓她一個人好好享受第一次被聘用的興奮。
 




我回到睡房,啟動電腦。
 
我打開瀏覽器,在搜尋列上輸入了「如何追女仔」這五個關鍵字,當我按下Enter鍵後,一大堆資料就出現在視窗內。在頁面中所顯示的每一個網站我都會點進去看看,然而大部分的網站都只介紹了一些「你阿媽係女人」的內容,完全沒有半點有用的資訊。
 
「唉,應該點做呢……」我大字型睡在床上說。
 
由出世到現在,我並沒有嘗試過追求異性,想不到我快將二十三之齡,才開始進行第一次「追女仔」,只可惜就連該如何動手,我也不知道。
 
我步出陽台,坐在木制沙灘椅上,看著天上白雲,腦袋放空……
 




應該從何入手呢?
 
晚上,家中。
 
小美正用刀叉慢慢切開眼前的羊扒。
 
我拿著盛滿血的酒杯,輕輕的晃動了兩下。
 
「聽日就返工啦,好緊張啊。」她說。
 
「我順便車你返去啊。」
 
她放下手中刀叉,「我返九點喎,你未要好早起身?」
 
她知道我每天都要到日上三杆才會動身。




 
「嗯,無問題。」
 
她嫣然一笑,「好啦咁,唔該曬你。」
 
既然我不懂得如開展開追求攻勢,就先增加我們的相處時間吧。
 
翌日,我們一起回到公司。
 
「徐先生早晨。」接待處女職員說。
 
「早晨,呢位係第一日黎返工嘅同事,你幫我揾人帶佢熟習下環境。」
 
接待處女職員點頭,拿起聽筒致電予某人。
 




我跟小美點頭,她點頭回應我後,就坐到一旁沙發靜靜等待。
 
把小美安頓好,我就回去老闆房,等待午飯時間。
 
我取出帶在身上的藥樽,看著樽內三枚藥丸,真讓我很懷疑這三枚彷如「的嗒糖」的藥丸是否如節能集團所說的強大,要是真的話,那就要想想用甚麼方法取得更多的藥丸了……
 
午飯時間,我親自去到會計部的角落,那是小美的座位。
 
小美正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著文件,她聚精會神於工作,完全沒有發現我站在她身旁。
 
「咳咳,你仲唔食飯?」
 
小美嚇了一跳,「丹青?」
 
她看看牆上大鐘,「乜原來十二點半拿?」




 
她伸了一個懶腰,盡展胸前曲線。
 
「你想食乜?」我問道。
 
她食指點著下巴,眼球望著天花。
 
「Pizza啊。」
 
「好。」
 
我帶她去到了Paisano's Pizzeria,一間有售大型Pizza的食肆。
 
我叫了兩片大Pizza和一客沙拉,本來我還想點兩杯啤酒,不過自從我變成吸血鬼後,我就很討厭喝酒,所以每次去酒吧也只會點一些無酒精飲品。
 




小美大口大口的吃著Pizza,我看著她滿足的樣子,一不小心失神了。
 
「喂,你做乜唔食啊?」她咀嚼著Pizza問道。
 
「食!點會唔食啊?」我立刻拿起一片Pizza塞進嘴裡。
 
和小美共聚的時間都會讓我回想起小學時,在那個黑暗時期就只有小美一個人對我好,我身邊就只有她這位朋友,自那時開始我就對她有了感覺……
 
既然小美爸爸會找她和那個人結婚,小美很大機會是沒有男朋友的,不過也有可能是小美就是由於有了男朋友,才會那麼抗拒,不管是哪個原因,我都要找出真相。
 
「小美,你自己一個返黎,咁你男朋友呢?」
 
小美忍俊不禁,「我無拍拖嫁。」
 
「嗯?」
 
得知小美沒有男朋友,我的心當堂踏實了。
 
電話震動,收到一封電郵。
 
「今晚七點,黃大仙XX大廈XX樓XX室,犀牛記。」
 
犀牛記?到底是甚麼事呢?
 
吃過Pizza,我就送小美回去公司。
 
快將下班。
 
「點啊今日?」我問道。
 
小美說:「都OK啊。」
 
在我的影響下,員工們都很愛護小美,沒有讓她做任何繁複的工作,再說今天只是她的第一個上班日,自然沒有太大工作量。可是小美是一個很認真的人,工作態度比起公司內任何一個職員都要好,就算其他人沒有要求,她亦主動去翻閱公司的舊資料(縱然公司只成立了半年不足的時間)。
 
「今日我有一個客要見,送唔到你返屋企。」
 
小美說:「唔緊要啊,我自己返去都得嫁。」
 
「好。」
 
看來我要盡快在港島區購入一個單位了,這樣小美就不用為了上班,每天都要長途跋涉從新界走出來港島。
 
六點半,黃大仙。
 
我看著電郵內的地址,去到約定的大廈。
 
進入大廈後,我往電郵中的樓層和單位走去。
 
「叮噹。」我按動門鈴。
 
大門打開,一隻手從門縫伸出,把我拉進去。
 
「犀牛記?」
 
「噓!」他神情緊張。
 
我輕聲道:「發生咗乜嘢事?」
 
他輕聲回應:「大件事……教父佢基因崩潰,變成咗做一隻只係識殺戮嘅怪物,高人同埋其他人……都已經比教父殺死,成個吸血鬼聯盟只有我一個人倖存者。」
 
「教父佢……點解會咁?」
 
「其實教父佢年輕時候吸食過太多唔同種類嘅傳說生物,身體入面已經有好多垃圾基因,佢有諗過唔再吸食血脈黎保住條命,不過佢覺得血魔嘅血脈唔會令佢產生垃圾基因,而且佢只差一步就可以成為第二代水平,所以先會咁著緊去對付血魔……結果終於都係失敗,變咗做一隻怪物。」
 
傳說生物體內積蓄太多垃圾基因的話,就有機會引起毀滅性基因崩潰,重則直接死亡,也有機會變成怪物,變成失去人性只懂殺戮的怪物。
 
我倒吸一口氣,「即係香港……只係得返我同你係吸血鬼?」
 
「唔計我哋嘅奴僕……係。」
 
「咁你係度避緊教父?」
 
犀牛記搖頭,「唔係,教父已經比人殺咗。」
 
我臉色一變,「比血魔殺嘅?」
 
「無錯……」
 
「咁即係你係避緊血魔?」
 
犀牛記點頭。
 
『呵呵……倖存嘅吸血鬼,估唔到你哋會係埋一齊。』
 
五隻,附近最少有五隻血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