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錢判官
 
收伏了血魔,我先把她放在地上。
 
我步近犀牛記,他的氣若懸絲,正值彌留之際。
 
我解除了獸化,「犀牛記?」
 
他臉掛微笑,「你……成功轉化咗佢?」
 




「係。」
 
「哈……多謝你。」
 
「你有冇咩心願?」
 
「無……只要……幫到教父……報仇……」
 
犀牛記氣息變得若有若無,快將離世。
 




此時,一陣怪異氣息由地下湧出,氣息開始凝聚在同一個地方,一個身穿古代官服,頭頂官帽的男人就在怪異氣息中出現。
 
男人對著犀牛記問道:「你可是犀牛記?」
 
犀牛記點頭。
 
「你係乜嘢人?」我問道。
 
男人看著我,「你好奇怪……」
 




男人翻查著手中大簿,大簿上寫有「生死簿」三個大字。
 
「哦……原來你就係徐丹青。」男人看著我說。
 
「你係邊個?點解你識我?」
 
男人微笑道:「我係錢判官,負責引導香港區遊魂野鬼。」
 
「判官……你係黎帶犀牛記走嘅?」
 
「係。」說罷,他一手搭在犀牛記的身上,把他提起。
 
「你連佢條屍都要帶走?」我出於好奇問道。
 
他看著我,笑得前仰後合道:「哈哈哈,屍?佢都未死。」




 
「佢未死?」
 
他認真的說:「無錯,我只係奉『先生』之命黎帶佢去萬事樓。」
 
到底「先生」是誰?為何連地府判官都要聽他吩咐?
 
「去萬事樓?」我皺眉問道。
 
「係。」
 
「點解要帶佢去?」
 
「唔清楚,」他屈指一算,「我仲有嘢要做,先行一步,告辭。」
 




說罷,他和犀牛記就化作一縷輕煙,消失於無形。
 
到底先生要帶犀牛記去萬事樓做甚麼?那位判官……既然這個世界有判官,也就是說鬼魂之說是真的?
 
既然人都走光,我就帶著還流著血的第二代血魔和朗基努斯槍槍尖返回住處。
 
也許是吸血鬼的體質幫助,當我們回到上水大宅的時候,血魔的傷口都已經止血了。我把血魔安放到銀房後,跟淑盈稍作交流後就返回睡房,呼呼入睡。
 
翌日早晨。
 
今天是假期,我自己一個人去了香港島看看樓盤。
 
我的目標是一間五百呎以上的單位,位置在西區就可以,那就可以讓小美更快回到公司,不用每朝清晨匆忙出門。
 
我要求不高,在地產經紀的幫助下,只用了一個上午,我就買入了一個位於堅尼地城的單位。




 
辦完要事,當然要第一時間返回上水,把購買了新單位的事告知小美。
 
上水大宅。
 
小美坐在廳中沙發,懶洋洋的看著劇集。
 
「小美,我係香港島個面買咗個單位,咁樣我哋返工都會方便啲。」
 
小美問道:「你講真架?」
 
「真。」
 
「咁呢度點?」小美在環顧四周。
 




「照留係度。」
 
「我淨係哋兩個人搬過去?」
 
「係。」
 
「兩個人……?」小美臉頰變得通紅。
 
「你唔想?」我側頭問道。
 
「唔係!」
 
「咁你執好行裝,聽日我就車你過去。」
 
「嗯!」她大力的點頭。
 
小美知道我為了她在港島區買樓後,對我的態度好像變回之前一樣,再沒有隔閡的感覺。
 
翌日,我幫小美把行裝放到車上,就駛往新居。
 
到達新居樓下,我把鑰匙交予小美,讓她先上去。
 
「我幫你手啊。」小美說。
 
我搖頭道:「唔駛,幾件行李啫。」
 
「好啊……咁我上去先啦。」
 
我目送小美進入大廈,就在車尾把幾件行李取出,我一次過把它們抱起,進入大廈。
 
對於我來說,一次過拿起這幾件不足三十公斤的行李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
 
「嘩,你咁快上到嚟嘅?」小美在大門外說。
 
顯然她只比我快了丁點兒到達,就連鑰匙都還未插進門鎖內。
 
「可能係你太慢呢。」我戲言道。
 
小美撐腰道:「咩啊,我邊度慢啊!」
 
看著小美鼓起雙腮,好像是真的動怒了。
 
「Sorry,我講下笑渣。」
 
小美吐舌頭,「我都係講笑渣。」
 
小美插入鑰匙,打開大門,我把行李一件接一件的抬入新居。
 
新居實用面積只有五百呎,有兩房一廳,好處是有海景。對於兩個人來說,其實這個單位的大小倒反適合。
 
我把行李先放在客飯廳,小美則興高采烈的在四處參觀。
 
我選擇了連裝潢家居的樓盤,原因是我很懶,我不想再花心神裝修。
 
「呢度行返公司都只不過四個字。」我說。
 
小美眉開眼笑,「太好啦,可以訓晏啲。」
 
「不過呢度太細,我無帶女佣黎,只係請咗個鐘點姐姐每日下午上黎執下屋。」
 
「咁我哋自己煮飯?」
 
「附近都有唔少食肆,自己煮或者出街食都得。」
 
「咁啊……」小美右手放在胸口上,「一於我放工去買餸返黎煮。」
 
「會唔會太趕啊?」我皺眉道。
 
「唔會。」小美露齒笑說。
 
小美忙著把行裝分開放好,她還要去樓下買一些裝飾品來為自己的房間布置,看來打扮就是女人的天性,不管是為自己打扮,還是為自己的房間打扮。
 
我乘著小美打點新居的時候,回去上水大宅辦一件事。
 
我上到大廈高層天台,確定大門沒有上鎖,就走出天台進行獸化,從大廈躍出,展翅飛去。
 
飛行比起駕車實在快太多了。
 
上水大宅。
 
我跟第二代血魔在睡房會面。
 
「都未問你,你到底叫乜名。」我說。
 
第二代血魔微笑道:「主人,我叫潘頌恩。」
 
「頌恩……我想問下你有關萬事樓嘅事。」
 
「哦……萬事樓,唔知主人想知道邊一方面?」
 
「佢哋到底係乜嘢組織?起源地係邊度?」
 
潘頌恩搖頭道:「無人知道,咁多年黎佢哋都好神秘,我諗就算係呢個世界入面都無邊幾個人會知道萬事樓嘅底蘊到底有幾深。」
 
我默默點頭,我早猜測萬事樓的來歷絕非尋常,擁有這樣實力的組織,為何不把地球直接統治?我猜……地球對他們來說太過細小了。
 
或者,地球早就被他們控制了。
 
「明白……咁對於香港傳說生物勢力你又知幾多?」
 
潘頌恩右手輕揉太陽穴,「香港地形獨特,無任何龐大傳說生物勢力存在,就連光明組織都無係香港紮根。」
 
「地形獨特?」
 
潘頌恩驚訝問道:「唔通主人你唔知道?」
 
「知道咩嘢?」
 
「香港地勢得天獨厚,多年前就有唔少傳說生物同埋光明組織想獨霸香港,結果引發一場又一場嘅大戰,最後係各方勢力損失大量人手嘅情況之下,傳說生物同埋光明組織聯合簽署和平條約,禁止任何人係香港組織勢力,否則將會圍起而攻之。」
 
我問道:「咁你又可以轉化咁多人類嘅?」
 
「多?」潘頌恩竊笑續道:「主人你睇黎完全唔明白傳說生物或者光明組織嘅勢力有幾強大,就以我哋吸血鬼為例,係羅馬尼亞嘅德古拉家族,唔計算第一代直系貴族,都有足足上千名第二代吸血鬼,而且佢哋仲係千挑萬選出黎嘅強大戰力。」
 
「上千……?」
 
潘頌恩稍停片刻,續說:「而且,吸血鬼家族係傳說生物入面只算得上第二等家族。」
 
「第二等?咁第一等家族實力……?」
 
「第一等家族人數唔一定多,但係實力一定係好恐怖。」
 
看來這些資料就連Mandy都是不知道的,那麼……在第一等的家族之上,會否又有一群神秘的頂尖勢力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