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白龍王的弟子

我很介意那個人一直跟在我們身後,直至上了船後,他仍然站在船的角落監視著我們,我實在難以忍受,故此決定主動出擊。

我走到那人身前,用英語問道:『點解你要跟蹤我哋?』

那人說:『你係吸血鬼。』

『所以你就要跟蹤我哋?咁你又係乜嘢人?』





『我係白龍王嘅弟子。』

相信白龍王也是光明組織的人,他的弟子一直跟蹤我們,是否想對付我們?我運氣調息,準備隨時攻擊。

『咁你想點?』我問道。

『無……我只係想監視你哋,唔想你哋影響到呢度勢力之間嘅平衡。』

我搖頭說:『我哋只係黎旅行。』





他笑著說:『係咁就最好。』

我走回淑盈的身邊,「佢只係黎睇吓我哋啫。」

「嗯。」

船靠岸,遊客一個接一個下船。

我們到達ASIATIQUE THE RIVERFRONT 碼頭夜市,馬上就見到那高高的摩天輪,本來我們的心情應該極為興奮才對,只可惜那個白龍王弟子仍然在跟著我們。





我感到一點怒氣,走過去說:『你做乜仲跟住黎?』

『呢個係我嘅任務。』

我雙眼發出神秘力量,嘗試把他催眠。

以我現在的實力,應該可以把他催眠最少半小時,果然,他中了我的催眠,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好,無咗個煩人跟住曬,我哋就可以安心去玩。」

第一次來到碼頭夜市,我們就隨意亂走,反正到處都是有趣的商店,販賣各式各樣有趣的貨品。

我們去到一條橫街,有一位老先生拿著一枝管子,用口去吹玻璃,他能夠單靠口吹,弄出不同形態的玻璃動物擺設,動物擺設栩栩如生,有趣得很。

淑盈很喜歡買衣服,她進去了一間面積很細的店舖中選購衣服,我則站在外面,靜靜等待。





在等待的期間,我感覺到一群傳說生物反應在前方遠處經過,我不清楚他們是甚麼生物,不過好肯定他們也感覺到我和淑盈的存在。

淑盈馬上走出黎,緊張的說:「老公!」

我微笑道:「唔駛驚,係香港以外嘅地方,到到嘅傳說生物都係咁,會一群一群咁出現。」

他們沒有理會我們,我亦沒有理會他們,這就是傳說生物世界規則。

淑盈雙手挽著幾袋戰利品,興高采烈的帶我去到摩天輪那邊。

「我哋坐摩天輪啊!」淑盈嫣然一笑。

我說:「好啊。」





我們排隊等待乘座摩天輪,這次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乘搭摩天輪,不過並沒有因此而感到緊張。

巨輪在黑夜之中發出夢幻的燈光,讓整個場所都變得浪漫非常,淑盈依偎在我身旁,我們都享受著這一刻的寧靜。回想這一年起伏很大,這種寧靜的時間,對我們來說已經變得很奢侈。

摩天輪上,我們欣賞著曼谷的夜色,比起香港,這裡的夜景較為恬靜,也許我們在香港這個急促的社會中生活得太久,一息休閒對我們來說都顯得無比珍貴,還好我現在已經不用為生活而出賣勞力。

在河面的一點閃光引起了我的注意,那點閃光稍瞬即逝,卻帶有一點傳說生物的氣息。不過那點氣息對我們沒有敵意,我亦難得理他。

我們離開摩天輪後,就去找些東西「吃」。

我們沒有帶到血來到泰國,所以只能夠「借借」別人的血,很幸運,我們成功找到了幾名落單的旅客,「借」了一點血液來享用,有了他們的貢獻,在三天之內我們都不需要為了食物而煩惱,不過為了有更穩定的食物供應,應該要去醫院「借」點血包。

『你哋係邪惡嘅生物。』身後突然有人說。

我們一起轉身,在我們前方的是一位穿著僧袍的和尚。





『我要將你哋消滅。』說罷,他掉出手中佛珠。

我一手拉著淑盈,把她護在身後,然後用右手抓住佛珠。佛珠在我掌心發燙,變得彷如烈火似的,握著它就像被火直接燃燒,痛得我不得不馬上把它丟掉。

「老婆你要小心,留係我身後面。」

淑盈點頭。

淑盈現在實力只不過是第四代吸血鬼,根本不可能是眼前和尚的一合之將,我一定要保護她……要保護淑盈,就要殺掉這個和尚。

和尚怒道:『貧僧一定要驅逐你哋呢一種邪惡生物!』

和尚取出一枝短法杖,身上僧袍無風自動,附近的遊人開始留意到我們這邊的情況。





『死!』和尚持杖擊來。

我咬開指頭,化出一把血劍,用血劍擋著法杖。

我瞪著他說:『和尚!你咁樣係乜嘢意思?』

『我要殺曬你哋!!』

真可惡,看來遇到一個瘋子,哪有人會二話不說就動手的。

和尚手中法杖瘋狂刺出,還好以我目前的動態視力仍然能夠應付。

附近的「觀眾」越來越多,再拖下去並無益處,我立刻發動催眠能力,把他催眠。

和尚暗哼一聲:『破!』

他竟然不受我催眠影響,看來是他掌握了某種特別技能?

『邪惡生物!休想用惡法對付驅魔人!』

原來他不是和尚,而是一名驅魔人,不,兩者應該沒有衝突,他既是一名和尚,又是一名驅魔人。

圍觀人越來越多,只好速戰速決。

我主動迎上,右手握劍劈下,左手成爪送出。

和尚用法杖擋住血劍,再用拳頭對我的爪;我的指甲深深的插入他的拳頭,讓他痛得臉容扭曲,我乘著他痛得分神的時候雙手握劍,用力壓下。

他被我弄得跪在地上,我右腳膝蓋撞向他的臉,膝撞中個正著,如此同時再補上一劍,把他的頭斬掉,血如湧泉噴出,我在殺掉他的瞬間就對在場所有觀眾作出催眠,讓他們忘掉我出現過的事。

我拉著淑盈的手,朝碼頭走去。

「估唔到會有痴線佬攻擊我哋。」

淑盈擔心的說:「佢會唔會係乜嘢組織嘅人黎嫁?」

「係又好,唔係又好,佢都已經比我殺咗,唔好諗咁多,我哋返酒店先。」

我們去到碼頭,發現白龍王的弟子已經離開了,也許是他發現我能夠把他控制,所以心生恐懼,不再執著於監察我們吧?

我們乘上客船,朝BTS Span Taksin出發……

我們乘著BTS去到酒店附近,順利回到酒店。

把一整天的行裝放下,我們就去洗澡,好好舒緩今天的辛勞。

我們一起進入浴室,我幫淑盈脫去衣物,惜心的為她沖刷身體,待我為她沖洗完畢後,就到她為我沖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