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劫?不劫。

這個人的名字是七悅異逸,據說這個並不是他真正的名字,自從他女朋友被人抓走,他就使用這個名字,用來把女朋友的生日(七月二日)銘記在心,提醒自己要把女友盡快救出。

他是第二代阿修羅,一種強大的傳說生物,還好我當天沒有出手,否則以我的實力很有可能會敗在他的手上。他的女朋友是第二代羅剎,由於兩個種族之間有著很深的誤會,故此,羅剎族並不希望七悅異逸的女朋友跟他交往,更不會讓他們結婚,羅剎族寧願囚禁羅剎女一輩子,也不會讓七悅異逸和她見面。

七悅異逸經過多年搜尋,最終確定了他的女朋友被困在竹島下的羅剎監獄,不過,以他一個人的實力,並不可能在劫走女友的同時全身而退,所以就打算和我合作。

『我點解要幫你?』





『……你可能選擇幫或者唔幫,正確黎講,係我求你幫我。』

『你求我?……好對唔住,我唔可以幫你,我無必要為咗你而同羅剎族開戰。』說罷我轉身離去。

七悅異逸抓著我的手,誠懇的說:『我求下你……』

我甩開他的手,回去睡房。

在我拒絕他後,他沒有在附近徘徊,直接離去,往那個沙灘走去。





歸途中,我察覺到幾個古怪的人正在跟蹤我,他們身上都沒有傳說生物氣息,會是光明組織的人嗎?還是那個和尚的同伴?若然是的話,我不可以讓他們接近淑盈。

我轉身,大喊:『出黎啦你哋幾個。』

他們知道行蹤敗露,就從街道兩旁步出。

他們共有三人,三人都戴上了青面獠牙的面具,讓人感到心寒。

『你哋係乜嘢人,做乜要跟蹤我?』





他們三人互望,為首的一人說:『我哋係羅剎族嘅仆人。』

『羅剎族仆人?做咩要跟蹤我?』

那人說:『因為你同「佢」有接觸……』

『你係話七悅異逸?』

他們點頭。

『咁你哋想點?』我抱胸道。

『我哋想你唔好再接近佢。』

我咧嘴而笑,『你哋三個只係區區人類都有資格命令我?』





為首那人搖頭說:『唔好誤會,我哋只係傳達「王」嘅意思。』

『哦?羅剎王……好,咁我就比面羅剎王,順下你哋意思。』

『多謝你嘅配合。』

他們三人說完了想說的話,就再次消失於黑夜之中。

羅剎族的王?要是他想七悅異逸不要再和羅剎女接觸,大可以主動出手殺掉他,為何要多花心思派仆人跟蹤他?

當中必定大有文章,不過他兩者之間的事與我毫無關係。

……





在泰國度蜜月的這段日子,能夠和所愛的人過著沒無憂無慮的生活,讓我們都感到幸福非常,我們盡情的遊歷每一個景點,在不同的景點嘗試泰國的美食,當然少不了瘋狂購物活動,單是淑盈所買的衣物,都已有好幾十公斤,通通都要另外郵寄回港。

自殺了和尚那天起,每天我都有留意泰國新聞,新聞中完全沒有提及和尚被殺一事,看來是有人「處理」了他,也許是他組織的人?接下來的日子,我都沒有受到任何光明組織人士的觀察,就連白龍王弟子都再沒有再出現,真讓我舒暢萬分。

今天,我們將會參觀曼谷的大皇宮。

我們乘船去到大皇宮附近的碼頭,剛下船就買了一些生果吃,這裡買生果很方便,每條街總有幾檔。

基本上,剛上岸就見到大皇宮的外牆,我們沿著城牆走,找尋大皇宮的入口。沿途上都會見到不少持槍士兵把守,守衛森嚴,令人緊張得很。

我們走了很久,終於發現了很多旅客聚集在一起,他們大部份都是操流利普通話的中國人,他們在整個世界都無孔不入,真希望他們進去後會檢點一點,我可不想在這裡被鮮血弄污。

這裡是很壯嚴的地方,衣著暴露的人士將被禁止進入,眼看不少旅客都被攔住,要去入口旁的小屋租借那些成千上萬人穿過的長衫、長褲,好在我早已做好資料搜查,早就知道這些規則,才沒有被攔截下來。

「我地先去玉佛寺,再去大皇宮。」我跟淑盈說。





淑盈點頭。

我到售票處購買兩張入場券。

『兩張玉佛寺大皇宮。』

『500銖。』

我拿了500銖給他,他給我兩張門票。

他輕聲說:『吸血鬼,記住唔好亂黎。』

我先是一呆,然後淡然一笑,看來皇宮真是有很深的底蘊,不過聽到他這樣說,我反而更加放心,因為大皇宮和玉佛寺,分明是可以讓我們傳說生物隨意參觀的。





「老婆,行得啦。」我拖著她的手。

天空上萬里無雲,空曠的玉佛寺被陽光直接照射,使我難以睜開眼。

剛進入玉佛寺,就看到巨大的神像,神像給我一種淡淡的傳說生物威壓,它們應該不會是真實的吧?

在玉佛寺範圍內有刻畫了羅摩耶那史詩(รามายณะ,Ramayana)的牆壁,透過壁畫,就能了解到神話的經過。

我有一種感覺,這些神話都是真的,那些神話生物都像我們傳說生物一樣,都是真實存在的。

「猴王哈奴曼(หนุมาน,Hanuman)……」我看著壁畫,想得入神。

我的手不受控的碰在壁畫上,一陣古怪的力量包圍我的身體,我感覺到意識開始淡化,慢慢失去意思……

我慢慢恢復意識,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是一個樹林?

「老婆!!!!」

不在,我感覺到淑盈並不在附近。

我記得我是碰到壁畫後才被送來這個世界,這裡應該不是現實世界,或許是和調道世界很相似的空間,大概是我觸發了甚麼機關吧。

真倒霉,罷了,就去看看有沒有離開這裡的方法。

「救命啊!!救命啊!!」有一把女聲在呼叫。

我往聲音來源走去,見到一位相貌不錯的女生。



她穿了一身印度教女裝,用布圍住胸口,再披上一條布裙。

她上氣不接下氣的走到我眼前,「救我啊!」

我感覺到她身上有傳說生物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