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羅摩耶那史詩(六):二王后凱蔻姨的陰謀

既然帶了蒂娜回來,就要為她安排睡覺的位置,這裡就只有一張床,只好把它讓給兩位女士,而我則睡在冰冷的地板上。

我偷看睡在床上的兩位小美人,卡拉皮膚較黑,對比之下,蒂娜的膚色顯得更白;在乳房大小的比拼上,蒂娜明顯略勝一籌,不過論到全身的比例,卡拉的身體卻是比蒂娜完美的多了,總言而之-各有千秋,真想跟她們兩個來一場魚水之樂。

不過以上只限於幻想中,我不能夠沉醉於這個世界,要盡快回到現實。

羅摩及兄弟都成親後,就決定了馬上起行回去薩羅國。既然未弄清神猴的位置,就先跟著他們幾個人吧。





卡拉和蒂娜跟在我身後,我們和羅摩等人保持著八百米的距離。

經過了幾天的路程,我們終於到達薩羅國。

到達薩羅國後,我第一時間就把卡拉和蒂娜帶到一間旅店中,並要求她們不要離開旅店靜待我回來。

安放好二人,我就出發前往皇宮。在進入皇宮後,我催眠了一些兵士和官員,從他們身上收集情報,這個收集情報的行動,足足進行了好幾天。

今天,我去到二王后凱蔻姨的睡房,她正與二王子的褓姆在商討事情。





褓姆說:「二王后,如果國皇真係立咗羅摩王子為太子嘅話,你嘅地位就會不保。」

二王后微笑道:「邊個做太子又有咩所謂?」

「你仲唔明?如果羅摩王子成為太子,他日登基嘅時候,佢一定會剷除兄弟,以穩固自己垮力,到時二王子就會身陷險境。」

二王后臉色一沉,「唔會嘅……」

「唔會?歷史上大把依一類例子。」





二王后不安的來回踱步,「咁點算……?」

「為今之計就只有靠二王后你親自出手,你記唔記得國皇當年身陷險境,被你所救,欠下你一命之恩,你一於就要國皇報恩,將太子之位傳比二王子。」

「咁做……會唔會唔係咁好?」

「咁你想唔想二王子有事?」

「唔想!我唔可以比皇兒有事!」

在褓姆的推波助瀾下,二王后決定親自去找國皇,商討太子之位的事。

國皇坐在皇座上,問:「二王后,你咁急黎搵本皇係唔係有乜嘢緊要嘅事?」

二王后搖頭,然後點頭,「未知國皇記唔記得臣妾當年救過國皇一命?」





國皇微笑道:「點會唔記得?若然唔係有二王后,本皇早就已經一命嗚呼。」

「咁國皇記唔記得當年話過會答應臣妾嘅一個要求?」

「當然記得!二王后係唔係已經諗好想要咩?」

「係……我要你立二王子婆羅多為太子。」

國皇臉色一變,「二王后……長幼有序,無論年齡定係才幹,羅摩先至係最合適嘅人選。」

「臣妾清楚,所以先會請求國皇以太子之位報一命之恩。」

國皇嘆了一口氣,「好……就照二王后你意思去做。」





「謝國皇,另外我想國皇你流放羅摩王子十四年。」

國皇拍檯怒喝:「放肆!二王后你唔好得寸進尺!」

二王后跪下,「國皇,臣妾只係想我哋嘅國家可以平穩發展,如果二王子成為太子同時,羅摩王子仍然係度嘅話,就算羅摩王子唔想,民眾都會為佢起義,到時內戰爆發,就會大大影響國力。」

國皇無奈搖頭,「好好好,就照你意思做。」

「多謝國皇。」

想不到二王后的變臉神功練得這樣出神入化,令我不禁懷疑到底那個褓姆是否只是二王后的一枚棋子,好讓日後有甚麼突發情況都可以把所有罪名推到褓姆身上。

不可以輕看這位二王后。

二王子婆羅多立為太子一事,在一日之內就傳遍整個國家,大批群眾湧到街上,他們都覺得太子一位應該是屬於大王子羅摩。





在群情洶湧得快要爆發的時候,羅摩帶著妻子和三王子離開了薩羅國,皇室很快就把放逐羅摩十四年的消息傳遍整國,民眾得知太子一事已成定局,羅摩又不在國內,只好無奈散去。

我們三人一直潛住在羅摩等人附近,在羅摩等人秘密出發的時候,我們就怖悄跟在他們後方。

羅摩三人到底薩羅國外的草原,他們在附近砍伐樹木,並把樹土堆積在草地上一角,看樣子是準備在附近建造一間木屋,長住於此。

我和卡拉、蒂娜,在一公里外的一棵樹上搭了一座樹屋。

樹屋。

正藉盛夏,我們三人只穿了很少的布,然而炎熱的氣溫卻像千萬根針一樣在我身上刺個不停,各個毛孔都流出豆大汗珠,體內的水份就像正被無形的力量拉扯出體外似的,還好樹屋之內仍算陰涼,稍稍平靜下來後,就再沒有那麼難受。

卡拉坐在我身旁說:「主人,你咁熱要唔要除曬啲衫?」





我皺眉道:「唔可以,有其他人係度。」

蒂娜身體一震,她說:「徐先生,其實你唔駛當我做外人,因為我嘅命早就屬於你……」

「你條命係屬於你自己,所有人嘅性命都係屬於自己。」我堅定的說。

蒂娜緩緩點頭。

最後我都是敵不過炎夏,脫去衣服,只穿了一條布短褲。

卡拉和蒂娜在木屋之內都只脫剩裹胸布和一條類似底褲的布褲,她們盡展曲線,使的我下體難受得很,要集中精神阻止巨龍甦醒。

要不是有蒂娜在,我就早跟卡拉大戰三百個回合。

我感覺到羅摩等人好像有動靜,於是穿上一件外衣,伏在地上朝他們潛循而去。

是傳說生物氣息,還要是第一代傳說生物的氣息!我馬上把氣息壓制到一個極致,不洩流一分一毫傳說生物氣息。

我停在五百米外觀察,有一名女子跟羅摩三人在交涉,可惜距離太遠,我完全聽不到對話內容。

只見位第一代攻往媳坦,她分明是動了殺心,三王子羅什曼那拔弓快射,射中了第一代的右肩。

第一代中箭後臉色變得蒼白,看來受到重創,單憑一箭就能夠重創第一代,三王子的實力絕不簡單。

羅摩緊張的檢查媳坦的身體,媳坦連忙拉著他,不停搖頭。

羅摩三人在確定第一代遠去後,就返回木屋,而我亦回去樹屋。

樹屋中,我發現蒂娜正瑟縮一角顫抖不停。

我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蒂娜,發生咩嘢事?」

「我感覺到……有比我強好多嘅族人出現……」

難道她是指那個被射傷的第一代?原來她也是羅剎。

「唔駛驚,佢走咗啦。」

蒂娜點頭。

「係呢,蒂娜你想食乜?」

「無所謂……」

「咁……咁我出去揾啲嘢食先。」

在名義上是出去找東西吃,事實上是去找女人發洩,這段日子我已經抑壓得太久,很久沒有發洩了。

「卡拉,你同我一齊去。」

蒂娜連忙說:「我都一齊去啊!」

我說:「唔駛,我哋去得啦。」

蒂娜一人留在樹屋,我和卡拉朝國境內走去。

我目的明確,離開樹屋不遠,就拖著卡拉的手去到一邊草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