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羅摩耶那史詩(十一):我的血臉面具

「一方世界戒指?」

神猴哈紐曼咧嘴而笑,『無錯,當你能夠以一己之力手刃魔王,咁你就可以得到佢,亦都可以離開依個世界。』

「咁如果我失敗呢?」

『失敗嘅結果就只有死亡。』說罷,神猴哈紐曼一掌往我拍來。





我無法脫離牠的攻擊範圍,在牠的肉掌把我壓下時,我感覺到一陣空間波動,然後我就出現在一輛馬車之內。

「你就係蘇貴瓦講嘅嗰個人?」

我驚訝的說:「你係羅摩?依度係?」

羅摩說:「馬車,我哋去緊魔王領地。」

馬車之內,除了我和罜摩,還有三王子和一位猿猴。





猿猴嘻嘻哈哈的說:「我係猴王蘇貴瓦,魔王就靠晒你啦!」

「嗯。」我隨意回應,心中卻在思考著戰勝魔王的可能。

毫無疑問,所謂的魔王就是羅剎的王,他應該擁有所有羅剎的技能,可以肯定,他能夠使用「面具」能力,而且手或者其他部位能夠強化硬度,換言之是一個攻擊力和防守力兼備的傳說生物。

猴子大軍很快到達了魔王領地附近,我們下車,站在海邊。

「對面就係楞伽山。」蘇貴瓦說。





羅摩瞇著眼,「咁我哋點樣過去?」

我看著神鷹,「由神鷹帶我哋飛過去?」

神鷹不屑的說:『我每一次最多只可以帶四個人過去,帶到幾時先帶得完?』

三王子說:「起橋,係岸邊有好多石頭,一於就用石頭黎起橋。」

「好!就等我叫班猴兵去做。」蘇貴瓦說。

上萬猴兵在蘇貴瓦的指揮下搬動石頭,把大量石頭投入海中。

只花了五天,一道石橋就由猴兵們用石頭堆砌出來。

石橋剛建好,羅摩就領軍攻入楞伽山。





「要盡快救返媳妲!」羅摩咬牙道。

羅摩帶領眾人,衝進魔王領地,一大群羅剎早已待在對邊,大戰一觸即發。

猴兵對上羅剎,兩者實力各有千秋,一時之間難分高下。

羅摩要盡快救出媳妲,而我則要盡快離開這個空間!

我沒有留手,馬上使用獸化,拿著兩把血劍衝進羅剎軍中。

猶如狼入羊群,我所過之處都會泛起一道道血花,短短一分鐘時間,死在我手下的羅剎不下百位。我飛到半空中,感應羅剎王的位置,終於讓我找到他了。

『我搵到魔王,我去殺佢!』





羅摩說:「好!」

背上肉翅一拍,引出一道音爆,我以不下於二馬赫的速度飛到魔王的臉前。

魔王外貌和正常人類一樣,膚色偏白,輪廓深,清爽短髮,樣子算得上俊俏。

魔王安坐在大石上,「你就係捉咗我細妹嘅人?」

『無錯。』

「好……咁就等我會一會你。」

魔王平淡的揮出一拳,拳勢蘊含強大力量,我全身布滿血甲,握拳對上。

「嘭!」





指骨、腕骨、肘骨、橈骨被震得粉碎,我強忍痛楚,把右手復原。

『再黎!』

既然先生想測試我的實力,我就要把一切的潛能發揮出來。

十滴鮮血化作十枚血針,我雙掌一推,血針朝魔王飛去。

魔王平淡的舉起右手,一連串叮叮噹噹聲,血針被他的掌手擋下,完全無法刺入。

『果然。』

魔王取出一個青臉面具,「再同你玩落去我成個國家都會比班馬嬲整爛,係時候要了結你。」





魔王戴上面具,他的氣息暴增,單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已經讓我毛骨悚然。

用一般的方法不可以擊倒他,唯有使用計謀……

魔王說:「其實你嘅實力唔錯,只可惜對手係我。」

他雙腳一蹬就出現在我的眼前,右手成爪抓破我的頭顱。

「嗯?依種感覺?」魔王看著自己的手說。

我早已在血甲中血霧化,就算他力量多大也不可能抓到血霧;在魔王分神的時候,我出現在他身後,然後把上百枚血針拍入他體內。

「啊!!」魔王大喊一聲,隨即使出一記轉身踢,直接命中我的胸部。

我被擊飛到百多米外,胸骨凹陷,助骨盡斷,不能呼吸,在我以消耗五成血池的代價下,瞬間回復最佳狀態。

魔王怒瞪著我,「你放咗乜嘢入我身體?」

『哈……係我嘅血。』

我伸出右手食指中指,開始操控他體內的血液。

「啊……」魔王半跪而下。

魔王瞪著我,「原來係咁……雕蟲小技!!!」

他站直身體,雙手握拳,全身肌肉脹大,所有血珠都被他逼出體外。

他雙手輕拍,「煩人嘅嘢已經無曬。」

完了,唯一的殺著都被他輕易的化解了,若然要以肉搏來分勝負,我可沒有半分勝算。

魔王不讓我有思考的時間,立刻朝我攻來,他的每一拳都蘊含能以擊殺我的威力,我感覺到死亡已經完全包圍著我,再這樣下去,我會死,我一定會死。

在死亡感覺壓榨著我的精神時,眼前所有東西都變得很慢,我看到魔王正慢慢朝我走來,他的拳頭往我的腦袋擊來,雖然我看得很清楚,卻完全沒有方法可以躲開。

我完了。

不。

我不可以死。

我還要回去找淑盈,還有照顧我的一堆奴僕。

『我唔可以死!!!』

腦海中。

一個面具在我腦海中飄浮,是一個血紅色的雙角面具,沒錯,它就是我的新能力-「血面具」。

我伸手接過血面具。

現實中,我手上多了一個血紅色的面具,我把它戴到臉上,澎湃的力量從體內湧出,我感覺到力量增強到原先的三倍。

魔王的拳直擊我的腦袋,然而我的腦袋並沒有爆開,只感到一點疼痛。

「點解……你都有面具?」魔王驚訝的問道。

『咁樣我哋就先至可以公平咁交手。』

面具和臉部接觸的位置傳來陣陣刺痛,就像被針刺的,就是這種刺激讓我的力量大增;我的力量洶湧而出,在血面具和獸化的疊加下,我比起使用藥丸的時候還要強上一點,要是我真正踏入第一代吸血鬼境界,再加上獸化和血面具,實力又會強到一個地步?能否與萬事樓的成員一戰?

「哼,就睇下鹿死誰手。」魔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