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惡魔一族

秋嬣開始為我介紹惡魔一族。

惡魔,一種很神秘的傳說生物,據說他們並不是居住在地球,他們要透過特別的方法才能夠來到穿越空間,來到這裡。惡魔大都擁有強大威能,能夠輕易滅殺其他生物,若不是教廷能夠使用克制惡魔的「神聖力量」,絕對不會是惡魔的一合之將。可笑的是,正因為教廷擁有神聖力量,才會受到惡魔的襲擊。

教宗在教廷的地位好比傳說生物的王,他對於教廷的方針有著絕對的抉擇權,同時,教宗亦是唯一一位能夠完全使用神聖力量的神職者。除了教宗之外,能夠使用神聖力量的人少之有少,就算在五十位狙魔人中,也只有靠在頭排的人擁有這種能力,當然,秋嬣是例外的一位。

正因教宗的地位如此重要,每次教宗選舉都必需隆重其事,除了會安排瑞士近衛隊和梵蒂岡憲兵在梵蒂岡布防外,還要在選舉當年調回所有驅魔部神職人員以及狙魔人,以策萬全。





多年來的教宗選舉,惡魔都會現身阻撓,縱然準備充足,歷年來亦有三位教宗候選人被惡魔所殺害。教廷曾經審問過一頭活捉回來的惡魔,該惡魔解釋他們之所以會前來破壞選舉,是基於惡魔的歷練,成功擊殺教宗者,將可以在惡魔界內得到高人一等的地位。

經過秋嬣的說明,我總算對教廷和惡魔之間的關係加深了了解,也許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把教廷連根拔起。

我從秋嬣身上取得有用情報後,就回去書房。

「老公。」淑盈在書房內等待我。

我微笑道:「老婆。」





「人工島最快可以係三個月後入住。」

「嗯……咁到時我哋就先搬入去。」

雖然秋嬣說三年內都不會有教廷的人來香港,但是除了教廷之外,一切的光明組織以及其他傳說生物都是潛在的敵人,要應對他們就必需有一個固若金湯的基地。

只要基地完成基礎建設,緊接其後的就是戰爭級防守配備。

人工島的事急不了,那麼先煉蠱吧。





煉蠱就需要毒物,我經特別渠道購入大量毒物,並把毒物放進一個陶瓷瓶中,然後依據《蠱毒經》的指示割開指頭,把一滴血滴入瓶中。

我把瓶子放在一密室內,靜待最後的優勝者。

瓶子傳出吵鬧的蟲鳴聲,不難想像在瓶中細小空間內的戰爭是多麼慘烈。待熱鬧轉為平靜後,我打開瓶口的木塞子,看著瓶中唯一一位倖存者,是一隻螞蟻,到底牠是如何擊殺比牠強大的蝎子、蜘蛛等毒物?

按照《蠱毒經》所說,牠現在已為我所用,至於用法已詳記於經中。

我把牠轉移到一枝試管中,再把試管放在身上。我預先在試管中加入半瓶果凍狀昆蟲食料,食料足夠牠生存好一段時間。

煉蠱完成,我就嘗試找方法聯絡Abby。

就在我啟動電腦時,我的Facebook帳戶多了一個好友申請,以及一個訊息。

「小青,我黎緊會返香港,你嗰度有冇位比我訓啊?-Tracy姨姨。」





Tracy姨姨,是媽媽的妹妹,不過她比媽媽年輕得多,今年不過三十五之齡,比我也就年長十三歲。

在我年幼的時候,她就像一個大姐姐似的跟我玩耍,待我升上小二,媽媽就跟我說姨姨跟男人走了,不會再來探我,後來得知當年姨姨在十八、九之齡被一個男人弄得腹大便便,只好跟那男人結婚,一年後就和那個男人離婚了,原因是她前夫經常毒打她。

我回了一個Facebook 訊息給姨姨,給了她堅尼地城單位的地址。

看來我把自己的真名和舊相放上Facebook是對的,已經有不少舊同學加了我為好友,只想不到姨姨竟然會找到我。

姨姨透過Facebook告知我,將會在三天後下午四時回到香港。

不知道姨姨今次行程多久,我安排了鐘點工人到單位清潔,買了一張新的單人床放在閒置的房間中,還添置了很多裝飾品和傢俱,希望姨姨會喜歡吧。

三天後,我去到機場接姨姨。





「嘩,小青你咁高大嘅,仲有幾靚仔喎你。」姨姨拍我胸口道。

姨姨多年來樣子沒有太大改變,只是多了一種女人的韻味,有時候我很懷疑,到底她是否真的是媽媽的親妹妹。



我臉紅的說:「係啊,我帶你返去先啊。」

姨姨的性格一如以往都是大開大合的,記得小時候,她經常帶我到四周遊玩,還讓我吃垃圾食物吃過夠,要知道對一個小孩子來說,最重要的生存元素就是電視、零食、玩具,姨姨在這三方面對我的支援從不缺少。

跑車上。

「嘩,你依部車都幾貴嫁喎。」姨姨說。

「OK啦,係呢,姨姨今次返黎幾耐?」





姨姨臉色一沉,「我未決定。」

「哦……」

姨姨也許遇到一點問題,不過她不主動說,我不好意思主動問。

堅尼地城,家中。

「小青,你依度唔錯喎。」姨姨隨手放下行李,四處參觀。

「姨姨,你間房係嗰面。」我指著那房間。

姨姨點頭,帶著行裝進去了。





「依度係買定租嫁?」姨姨在房間內問。

「買嫁。」

「幾叻仔喎你,又有車又有樓。」

「算係咁啦……」

姨姨坐了很耐飛機,跟我說了一聲「晚安」後就回去房間睡覺了。

我回到睡房,開啟Facebook點進姨姨的帳號,透過Facebook了解她的過去。

原來姨姨一直在美國居住,她在一間餐館工作時認識了一位華僑並與他再婚,至於她的女兒(和前夫所生)則由她和丈夫一同撫養,可惜好景不常,在一年前姨丈因意外而身亡,女兒在學校認識了壞同學,染上了毒癮並離家出走,我猜姨姨就是在雙重打擊下才會萌生回來香港逃避的決定。

我的手提電話震動。

「喂?」

「老公,工程公司個面話佢哋知道我哋想盡快入住,所以特別整好咗島上面某一個角落,過多一星期我哋就可以暫時入住,但係佢哋提醒我哋工程仍然進行中,會有好多噪音。」

「明白,咁一星期之後就搬入去,另外幫我買定兩部小型飛機。」

「係。」

掛斷電話,我滿意的笑了。

只要奴僕們能夠搬到人工島上,就可以避開絕大部份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