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那件事後

Angel身上竟然完全沒有傳說生物氣息,不過我卻能清楚感應到她就是吸血鬼王,是一種血脈上的感應。

「Angel,你嘅身體?」

Angel苦笑點頭,「自從你返咗去香港之後,我就變成咁。」

「點解會咁?」





Angel驚訝的問道:「吓?乜你唔記得咗咩?……無錯,一定係因為你唔記得咗,所以你先至會一直無返黎搵我。」

「你……你講咩嘢呀?」

Angel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那件事的後續告訴我。

……

那一夜,我們共赴巫山,相偎而睡。





被Angel咬了一口後,順理成章,我變成了第二代吸血鬼,在Angel的照料下,我學會了傳說生物界的法則,也得到了吸血鬼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就算是那些貴族,都不敢在明面對我不敬。

某天,我終於知道了為甚麼Angel會身受重傷歸來,原來當晚她出席了法國傳說生物界的聚會,好幾個以法國為基地的傳說生物家族也派出了重要人物出席,當中不乏王級人馬。誰知當晚Angel遇到狼人的伏擊,雖然成功擊殺對方整個小隊,可惜吸血鬼一方除了Angel外全數陣亡,就連她本人都身負重傷,體內血液也快將用盡,才會情不自禁的咬了我一口。

得知真相後,我們一如以往去市集上購買食材,雖然我們都不需要進食(只需要吸血)來維持生命,但是一起買食材、一起烹調的感覺很特別,能夠讓我們感受到一種家庭溫暖,這種快樂是沒有東西可以取締的。

我們路過一條河道,七個傳說生物的氣息出現在四周。

「係狼人!小心!」Angel說。





我護在Angel身旁,長出指甲小心戒備。

『乜吸血鬼王咁得閒行街買餸啊?』一頭毛茸茸的狼人說。

我瞪著他,『哼,關你乜事?』

『小朋友唔好咁串啊……如果唔係我就先殺咗你!!』

我扭動關節,『睇下點?』

Angel拉住我的手,輕聲說:「唔好亂黎,我拖住佢哋,你搵機會走。」

「無可能,我唔可以掉得一個女仔自己走咗去,更何況個女仔係你!」對於我來說,Angel就是我的第一位女朋友,也是幫我脫離處男行列的重要女性,哪怕是其中一點我都不可以棄之不顧。

「你留係度只會令到我哋兩個一齊死!」她語氣帶著怒意。





我微笑著,朝她額上吻了一口,「要死就一齊死,掉低你一個,我做唔到。」

說罷,我就往那七頭第一代狼人躍去。

我的四肢在半空脫離身體,拉出一條條血紅色的彩虹,始終第二代吸血鬼的實力和第一代狼人相差太遠了,我恨自己的弱小,我恨就連一頭狼人都不能拉下來墊屍底。

「丹青!!!」

Angel往我撲來,她任由狼人往她全身襲去,她身上出現一道又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然而她的速度卻沒有慢下來,在我掉在地上之前把我抱住。

「丹青……做乜你要咁做?」

我已經痛得快將失去知覺,「我要保護你……」





「傻瓜……」

七頭狼人的利爪往我們抓下,我們一定會陣亡於他們這一擊下。

「咦?」Angel驚訝的說。

七頭狼人就像玩偶一樣一動不動,保持著張爪的姿勢停下。

「呼……好凍。」一名身穿短衫短褲的男人從一旁步出。

那個男人年齡約二十六、七歲,黑頭髮黑眼晴,所說的是廣東話,也許是香港人。慢著,他的樣貌很熟悉,不就是那個帶我來法國的人嗎?不過他給我的感覺又好像有點不同……

「你係……?」Angel問道。

「呼……我?我係邊個唔重要。」





那人走到狼人們身旁,「你哋會阻住我……呼,唔好意思啦。」

他眼牟內出現陰陽魚的圖案,陰陽魚慢慢轉動,他隨之而伸出右手食指輕點。

「虛無。」

七頭狼人消失了。

那人望過來,「呼……到你哋兩個。」

「你……你想點!?」我咬著牙說。

「哈哈,唔駛咁緊張,我係黎幫你。」





「幫我?」

「無錯,不過依隻吸血鬼有少少阻訂。」

他右手食指慢慢舉起,我大喊一聲:「停手!!」

我知道只要他用手指對準Angel,Angel就會像剛才的七頭狼人一樣,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喔?你要我停手,咁你願意付出乜嘢『代價』?」

「我條命!你要殺就殺我!放過佢!」我激動的說。

Angel用手蓋著我的嘴,「唔係!你要對付就對付我,唔好對付佢!」

「唔唔唔!!唔唔!!」我的口被封上,不能說話。

那人右手搔頭,「咁樣啊,好啦,咁我就將就下,求其拎走你哋嘅血脈之力當做代價。」

他嘴角上揚,右手在前方輕掃一下,我感覺到體內的血脈開始波動,並開始流失。

Angel痛苦的倒在地上,顫抖不停。

失去手腳的我,縱然能夠在大量出血的情況下保持意識,也沒有能力走到她身旁。

他右手一招,手上就多了一枚赤紅色的丹藥。

「好,我已經收取到足夠報酬,然之後就到你哋。徐丹青,你需要用吸血鬼嘅身份慢慢變強,所以我保留住你一半血脈;至於吸血鬼王,你嘅存在可以吸引其他傳說生物,成為徐丹青嘅一張保命符,我相信你嘅手下可以保護好你嘅安全,所以我已經完全抽走曬你嘅血脈之力,不過放心,你仍然會係吸血鬼嘅王。」

他袋好丹藥,走到我身旁蹲下,「咁係時候幫你洗走無用嘅記憶。」

他的眼牟再次出現陰陽魚,「混沌。」

一種黑色物質把我包圍,我感到腦袋正在被這種黑色物質攻擊,很快我就失去意識……

接下來我過了幾年平凡人的生活,作為一個香港基層生活下去,直至到那天晚上我的血脈開始覺醒,開始想去吸血,就遇到了淑盈……

……

我跪在地上,滿頭大汗,「我記返起啦……就連嗰個人嘅樣我都完全記返起……」

沒錯,我已經完全記起那個人是誰,那個人就是先生,而先生的身份就是一直在我身邊的-廖遠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