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戰龍王

我現在最長可以在水底閉氣一小時,憑著內呼吸,更可以持續閉氣下去。

我在海中心慢慢下沉,水壓變得越來越高,我不得不放出血甲加強防禦。

身處海中心,四周漆黑一片,我只能憑著吸血鬼的超強視覺,勉強看到附近的情況。

『誰?』一把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





我知道目標已經出現,是在下方嗎?

我戴上血面具,心之力凝於拳上,往下擊出一拳。

拳頭擊出一道水壓柱,往下方筆直的打去。

『大膽!』

下方傳來一陣龍吼,我被衝擊波震出水面,胸骨碎裂。





『好強,單係一聲龍吼嘅破壞力都咁得人驚。』

我使用瞬間復原修復胸骨,在半空盤旋,集中力量於拳上,再往海面擊出一拳。

海水被我轟出一個大洞,在大洞之中,我終於見到了他,一對發出金光的眼睛。

分開的海水再次合上,擊出滔天水柱。

海底的龍王終於被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禮惹怒,衝出水面。





一條巨大的五爪金龍在我前方盤旋,在他面前我很細小,就連他的一片指甲都比不上。

『你是何人?為何膽敢冒犯龍威?坦白說出,本王可以留你全屍。』

『你就係龍王?非常好,我想要你嘅精血。』

『小輩!口出狂言?給我死!』

龍王捲起龍尾,一尾拍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神龍擺尾」吧?其氣勢之磅礡,絕非普通傳說生物可以比擬。

我來想避其鋒芒,卻發現攻擊範圍之廣令我無處可逃,我加厚血甲,再用心之力覆蓋身體,希望能硬抗下去。

龍尾擊來,我感覺到胸口傳來一陣悶氣,就被龍尾硬生生拍進海中,全身多處骨折,更讓我吐出胸中一口氣。

我先把骨折修復,再朝海面爬升,否則我會窒息而死。





『想上去?難了。』

我感覺到海流改變,龍尾又往我頭上拍來,要是再中一擊,我不就被拍進海床嗎?

不可以!我要反擊!

我把心之力聚於右拳,朝頂上揮出沉中的一拳。

海水分開,金龍再在我視野中出現,龍尾被我拳勢所阻,止於中途,我乘此空隙拍動肉翅,往上爬升。

我立於半空,戒備著金龍。

金龍與我對視,好像在盤算下一波攻勢似的。





『小輩,你到底是誰?』

『我係邊個唔重要,我需要你嘅精血。』

『妄想!!』

金龍這次沒有使用龍尾,他改用血盤大口朝我噬來,我把心之力覆蓋全身,背後肉翅全力拍打,飛快的在半空不停改變方向,使他難以把我鎖定。

我把藏於身上的銀針(從教廷搶回來的武器)擲向金龍,金龍體形龐大來不及閃避,被兩根銀針刺入體內。

『銀針?是教廷的東西?』

看來這頭金龍並不是一直在海底生活,否則他怎會知道教廷的存在?

金龍被銀針刺中,好像有一點痛苦,不過很快就回復過來。





『小子,敢傷本王,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金龍快速盤飛,首尾相衍成一巨環,把我完全圍起。

我可沒有笨到任由他圍堵而不作反抗,我在他動手同時已往上空急飛而去。

『逃不掉的。』

任我如何爬升,都沒法離開金龍巨環,而且我還感覺到環正在收緊,看來他是想把我活生生勒死。

逃不了就進攻,我停止爬升,心之力聚於雙手,瘋狂的往龍身攻去。

堅硬的龍鱗的確可以擋下我三、四拳,不過所謂久守必失,在我的猛烈進攻下,他的龍鱗亦開始受損,出現了肉眼可見的裂痕。





要再快一點,我的拳要快點打碎他的鱗甲。

金龍沒有理會我的攻擊,他仍然在收緊龍環,看來是抱著必殺我之心。再這樣下去,被他纏起來後可真會任他魚肉,我把所有力量集中到右手之上,瞄準他其中一塊破損程度較為嚴重的龍鱗一拳打過去。

「嘭!」

龍鱗應聲粉碎,金龍悲鳴一聲,動作稍為滯延一下,我沒有放過這個機會,一舉飛出龍環之外。

『你的力量很古怪……』

我體內的心之力大概餘下一半,要是節約使用,一定不能讓他造成傷害,要是孤注一擲不能成功擊倒他,就會連逃跑的機會也不會有。

是戰?是逃?

龍王在半空蛇行,很快就追上我,我化出一道血幕,血幕再化為上萬血針疾飛而去。

縱然我知道血針不可能刺入龍鱗,也必需爭取一點時間,哪怕是兩三秒時間,對於我來說這也是極為重要的。

是戰是逃也好,都極為需要這兩三秒。

金龍被之前銀針嚇怕,不敢無視血針幕,他馬上扭成一團,變成一面巨盾,應該就是他的防守狀態。

攻?逃?

我決定進攻,因為先生說過,就算我敗陣最多只不過會重傷,既然如此我為何不賭?

我把握三秒不足的時間,除了少量用作抵銷反作用力的心之力外,用盡所有力量朝一點打去,那一點當然就是我之前打碎了的龍鱗。

拳頭破開金龍皮肉,衝擊力直接破壞他的內臟,他發狂般反撲,用龍爪擊在我身上,龍爪去勢極狠,血甲化為粉末,右邊身完全毀掉。

要馬上復原,否則我會死。

我嘗試發動瞬間復原,卻發現血池在剛剛一擊中被毀了,情況可糟透了。

金龍在半空扭動,在他的傷口噴出的血液和我們一樣,都是鮮紅的血液,對了是血液!我的本能告訴我,要生存就要去吸取他的血。

我用最後一口氣飛進他的傷口內,一口咬在模糊一片的血肉之上,盡情吸啜他的血肉。由於我已經達到了第一代水平,所以沒有感覺到有血脈之力的增長,不過卻有另一種感覺,一種全身熱烘烘的感覺。

『依種感覺係!?』

這種感覺一試難忘,我就像癮君子似的,失去理性地吸食他的血肉,我每吃一口龍肉,都感覺到體內有些穌穌麻麻的感覺,就像有些蟲子在體內爬行似的,不過這種感覺完全不辛苦,反而令我有一種快感。

是一種不能以筆墨形容的快感,我只知道這種感覺百利而無一害。

『可……可惡的人……我要跟你同歸於盡!』

龍王精血被我所吸食,他因此而震怒,決定以死相搏。龍王把所有力量集中於體內某處,一種死亡氣息馬上往我身上湧來,我頓時放棄吸食,使用瞬間復原修復好身體,就往外面全速飛去。

『可惡,你竟然想攬住一齊死?』

聚集在龍王體內的力量開始失控,他的力量變成爆炸的源頭,往外吞噬而去。

我化出厚厚的血甲,再在身後化出一道血盾,只要能夠擋下爆炸,就是我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