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150,已經差唔多到尾聲。
---------------------
150. 「毀滅蝗災」

到底那個意識是誰?恐怕就是一直以來跟我對話的那人吧……

我有一種感覺,他已經從我體內完全消失了,我永遠都不會再見到他。

服下內丹後,精純的力量就從口腔湧入體內,它們被血池中的龍丹所吸收,龍丹上的金線更為凝實。在龍丹完全吸收力量後,我附近就出現了大量漆黑的雷雨雲,雷電如猛獸看到獵物似的,不斷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那種耳邊響雷的感覺實在教人害怕,我全身獸化,再用血甲加護。

怒雷朝我身上襲來,不止是一道雷,上百道雷就像有生命似的,一同朝我劈來。

不是有人說過在半空中沒有接地,所以不會被雷所傷嗎?為甚麼我仍然感覺到痛徹心屝的感覺,那種疼痛就像有人在我體內不停用針刺出,直接震撼我的內臟。

全身肌肉變得僵硬,我往海面急墜而去。

在急墮的過程中,僵硬的軀體開始回復知覺,不過已經來不及作出迴避,我仍然硬生生的墮進大西洋。





強大的衝擊力使我一直下沉,在漆黑的海底中我發現表皮上出現了很多藍色光點,這就是麒麟族的傳承之一-「雷聲點點」。雷聲點點是被動技能,透過九天玄雷焠煉身體,永久增強細胞的活躍性,使速度變得更快。

在平靜的海水中,我開始思考剛剛取得傳承時的點滴。

那位名叫繗兒的少女,為何會甘願放棄自己的生命?看來她和我體內的那個意識有點交情,不,他們應該是一對情侶。

我往海面游去,浮出水面,背上肉翅輕輕一拍就飛到半空。

『唯有自己飛返去。』





……

人工島。

我回到臥室,憑自己的力量飛回來可真是勞累。

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到床上,在接觸到床舖的瞬間,我就呼呼入睡了。

夢中,一對綠色六角形在我眼前轉動,是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沒錯,我知道它們是甚麼,它們就是我的靈異力-「毀滅蝗災」。發動毀滅蝗災時會開啟一個空間通道,把凶猛的食肉蝗蟲放出,把眼前一切吞噬殆盡。

我從睡夢中清醒,看著雪白的天花板,腦海中仍然清晰記起使用「毀滅蝗災」的方法,就像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已經掌握了它似的。

「依招就係我嘅靈異力?」我張開雙手說。

既然知道了靈異力的使用方法,我還要等甚麼?我馬上進入一方世界,進行第六層挑戰。





一方世界,遠吉塔第六層。

科技現在是機械人狀態,他看著我一動不動。

「我要挑戰。」我說。

科技仍然一動不動。

「喂。」

『你過關了。』他發出機械聲音。

「過關?」





『沒錯,想不到你可以憑自己之力學會了靈異力……第七層的通道就在後方。』

機械的身體開始重新組裝,變成了一台小型飛機,在他的前方出現一個空間裂縫,他飛進裂縫後裂縫就消失不見。

我走進通道,去到第七層空間。

我站在懸崖上,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樹海,樹海偶爾傳來鳥蟲輕語,高聳的古木讓人看一眼就明白這裡是一個很古老的森林。

「我叫魔法,係依一關嘅看守者。」背後傳來男人的聲音。

魔法果然很像一位魔法師,一身紅色長袍,手持一把木製長杖,還有那對魔法靴、魔法帽,是很傳統的魔法師造型。

「你好。」我說。

他用右手調整帽子的位置,然後說:「依一關通關條件就係你要突破為『半神階』。」





「半神階即係……」

魔法右手魔杖發出耀眼黃光,他的魔杖輕點,一個畫面就在現在我們二人之間。

畫面中出現一行文字,是凡人階、入道階、得道階、半神階和神階。

魔法說:「依個世界有好多種力量體系,為咗更加方便去為唔同力量評級,所以有人劃分出一個力量體系評級準則,由低級至高級排列為:凡人階、入道階、得道階、半神階、神階,你依家嘅力量就係處於得道階。」

畫面化作光點消散。

「要突破做半神階係唔係有啲咩嘢條件?」我問道。

魔法搖頭,「無特別條件,只需要夠強就可以。你已經搵齊龍、鳳、麒麟嘅精血,只需要幫你重塑肉身,自然可以進入半神階水平。」





「點樣重塑?」

魔法把魔杖插在身旁泥土中,「用地獄之火去燃燒你身體就可以,不過過程會好痛苦,你可唔可以忍受得到?」

「可以。」

我想變得更加強,我要變得更加強。

魔法滿意的點頭,「好,其實我幾鍾意你份人,只可惜……」

魔法雙手合十,「你準備好未?」

「準備好。」我說。

魔法雙手分開,在掌心之間出現黑色的火炎,火炎由一個小火球變成連接天地的吞天巨柱,巨型火柱在不斷擴張,把我連同整個樹海連一併捲入其中。

黑炎的溫度比起地球上一切的火炎溫度還要高,皮膚被黑炎直接燃燒,本能反應下我發動了完全獸化和血甲。血甲就像烈日下的薄冰,稍為碰到黑炎就被蒸發,在一瞬之間血甲就被強制解除。

熾熱疼痛感覺出現在全身上下每吋肌膚,我就像一頭被活生生掉進燒烤爐上的活蝦,只能任由高溫把我烤熟。大火猛燒所帶來的劇痛使我意識難以集中,就連獸化都不能維持下去。在解除獸化後,我的肉身被黑炎直接摧殘,每一秒都使我到達痛苦深淵處。

劇痛沒有讓我完全失去知覺,在這種疼痛情況下仍然保持著一定意志,我相信是世間上最恐怖的折磨。

意識被痛覺不斷衝擊,要不是經歷過多次「煉獄訓練」,我不可能在被活燒的情況下仍然保全心智。

我感覺到體內的龍丹正在消失,只要它完全消失後,我就不可以再使用龍吼……

從龍丹溢出的力量,正散佈到全身各處,和每一顆細胞進行融合。融合的過程舒暢得很,和表皮被烤焦所帶來的劇痛形成極大對比。

龍丹之內蘊含著龍、鳳、麒麟的精血,在黑炎的幫助下,這三種力量終於和我身體融合。

我已經開始習慣這種疼痛,疼痛漸漸和緩,也許當我完全不覺得痛的時候,焠煉就會結束。

在黑炎之中,我完全喪失了時間的概念,到底過了多久?我完全沒有頭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