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登200正評外傳
************
外傳 - 食屍鬼王的傳承


食屍鬼發源地位於阿拉伯半島,也就是現今的沙地阿拉伯境內。

Abby和父親二人進入了沙地阿拉伯,為了得到食屍鬼王的傳承,Abby根據著腦海中的訊息,往沙地阿拉伯的邊境走去。

Abby看著手上地圖,「反應黎自嗰面,應該就係焦夫省之內。」





「嗯,即係同約旦接壤嘅地方。」

「原來你哋係依度。」

十個身影出現在Abby二人身前,他們是以歧實詺顐為首的十位食屍鬼貴族。

歧實詺顐就算身處在炎熱的沙地阿拉伯,仍然穿著一套整齊的西裝。

「王,我哋搵你搵得好辛苦。」歧實詺顐說。





Abby皺著眉,要是她完成傳承,大可以使用王的烙印來打落他們的實力,或是強制命令他們作出一切行動,可是在完成傳承之前,她只是一個普通人類。

父親護在Abby身前,「你哋想點……」

歧實詺顐踏前一步,單膝下跪,「我哋願意聽從新任王嘅命令。」

「你哋……」Abby不敢相信歧實詺顐等人會支持她成為王。

歧實詺顐站起身,微笑道:「食屍鬼一族已經經唔起失去王嘅日子,我哋要盡快搵到新嘅王,就算依一位王係『滅絕者』,都係食屍鬼族嘅最後機會。」





Abby說:「咁我明白啦,既然你哋肯幫手,我唔會對你哋出手,依個係王嘅承諾。」

歧實詺顐右手放於腹前,微微傾身,「多謝。」

一行十二人正朝著一個方向走去,那個方向只有一片黃土,就連人影都不多一個。

「就係前面。」Abby用她纖細的手指,指著前方的一個小沙丘。

眾人走到沙丘前,沒有看到任何可以進去的位置或是特別之處。

「真係依度?」父親問道。

Abby點頭,她的確感覺到傳承的地方就在這個小沙丘。

Abby跪在地上,右手輕按這個只比她高丁點的小沙丘。就在她的右手觸碰到沙丘時,奇怪的情況就發生了,沙丘就像蟻獅弄出來的蟻地獄,呈漏斗狀的往下凹陷,在漏斗的中心位置出現了一塊石板。





Abby走到石板旁,輕輕一拉就把石板拉起。

在石板之下,是一條古老的石製樓梯。

「我一個人入去就可以。」Abby說。

其餘十一人一同點頭,他們都知道接下來的傳承就只有新任的王可以經歷。

地洞內是狹窄的空間,兩旁的石壁只能讓Abby剛好穿過,要是她身形再長橫一點,恐怕就不能前進了。

大約十五分鐘後,Abby去到一間小房間內。

小房間的大小和一個家居廁所相約,當Abby站進房間後,就感覺到龐大的食屍鬼氣息充斥在小房間內。





Abby沒有聽到任何話語,不過她以本能反應張開雙手,任由氣息湧入體內,氣息開始改造她的基因,把她轉化為食屍鬼。

……

傳承地外,十一位食屍鬼圍成一個圓圈,包圍著入口,小心的戒備著。

在傳說生物界的歷史中,經常會有人乘著傳承的時候出作破壞,目標顯而易見,就是在別人最虛弱的時候把對方一舉滅絕,不少種族就是因此而覆滅。

「小心……」歧實詺顐掉下煙頭,看著東面。

其餘十人小心的戒備著。

歧實詺顐說:「監護人,你落去石板度。」

「係……」





Abby父親明白,在這個層面的戰鬥他是沒有任何作用,留在這處反而會礙手礙腳。

「哦哦……是一班食屍鬼。」一位穿著神父袍的少年說。

神父站在較高之地,俯視下方十位食屍鬼貴族。

「教廷走狗。」歧實詺顐說。

神父嘴角微微上揚,握著手中的十字架,「我今日就奉上帝之名消滅你哋依班食屍鬼。」

神父左手十字架平舉,對準下方的食屍鬼,右手上下左右的移動,在胸前劃出一個白光十字。

「Πάτερ μν ν τος ορανος γιασθήτω τ νομά Σου·……」





歧實詺顐雙腳一蹬,怒道:「唔好比佢完成主禱文!」

其餘九人一起躍出,在歧實詺顐的帶領下一同攻往神父。

神父輕描淡寫的往後退後一步,平淡的一步卻讓十人攻擊盡數落空。

「……καὶ ἡ δύναμις καὶ ἡ δόξα εἰς τοὺς αἰῶνας· ἀμήν.」

神父完成主禱文,一道耀目光芒從十字架射出,照射在幾位食屍鬼身上,幾位食屍鬼痛苦的倒在地上,表皮開始潰爛。

歧實詺顐一腳踢起地上沙塵,暫時影響神父的視野,然後帶著同伴抱起地上的傷者往後退去。

歧實詺顐說:「用獸化……用最強力量擊殺佢!!」

說罷,歧實詺顐和幾位同伴就發動獸化,變成一頭頭滿口利牙的鬣狗。

六頭鬣狗由不同角度襲往神父,神父用十字架當作武器,準確的擊在鬣狗身上,每當十字架擊中鬣狗的時候,鬣狗的皮表都會出現一大片燒傷的傷口。

……

地洞下,Abby仍然在進行傳承。

「上面有人黎咗……」

Abby的實力已經穩固在第一代食屍鬼水平,尚欠最後一步的傳承就能把實力提昇到王級水平。

所有傳說生物的王都會比起一般貴族強一點,亦可以使出一些只有王才能夠使用的技能,例如食屍鬼一族,當食屍鬼王完成傳承後就可以使用「瞬間回復」,而這些獨有的技能,所有王都會當作底牌,不會輕易公諸於世。

「有三位貴族陣亡!!」Abby的心涼了一截,就算她完成傳承,也不過比貴族強一點,要是他們十人也不能夠應付對方,再加上自己也不會有勝算。

……

歧實詺顐解除獸化,滿身鮮血的瞪著神父。

「好強……正常人類唔會咁勁,你到底係乜嘢人?」

神父說:「神嘅忠誠僕人。」

神父再次頌讀主禱文,「好,就等我送你哋返去應許之地……Πάτερ ἡμῶν ὁ ἐν τοῖς οὐρανοῖς ἁγιασθήτω τὸ ὄνομά Σου·……」

「停手!!」

一個身影猛然衝往神父所在,神父在電光火石之間閃開攻擊,中斷了主禱文。

「王!」歧實詺顐說。

Abby身上的氣息彷如沸騰的熱水,一直在燃燒不停。

「王你……」

Abby微笑點頭,「唔緊要,只係最後嘅一小部分。」

神父拍拍身上灰塵,「食屍鬼王,就等我將你同埋食屍鬼一族一齊葬送!!」

Abby扭動雙手關節,眼神變得銳利,「睇下點。」

神父繼續頌讀主禱文,Abby帶領幾位貴族攻往神父,神父一邊迴避,一邊繼續頌讀。

「受死啦食屍鬼!!」神父手持十字架拍往Abby。

歧實詺顐一手推開Abby,後背被十字架拍出一個兩隻手掌大的燒傷傷口。

「歧實詺顐!」Abby想過去扶起他。

神父乘著Abby背向著他,用十字架狠狠的敲下去。

Abby繼續燃燒傳承的最後力量,以超越傳說生物極限的速度閃身到神父身後,右手成爪抓往他的後背。

神父皺眉轉身,用十字架護在胸口,硬吃了Abby一記。

他手上的十字架被Abby一爪打碎,神父站穩身後,掃視眾人就轉身離去。

Abby扶起歧實詺顐,「你有無事?」

歧實詺顐搖頭,「皮外傷啫……」

……

神父去到某村落的教堂內,跪在十字架前。

「我仍然太弱,竟然會比邪惡之物打爛珍貴嘅十字架……」

經此一戰,神父決定繼續歷練,就算在兩年後的教廷選舉,他都沒有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