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符修

任何媒體都沒有提及軍營中發生的「意外」,看來中共是刻意把消息封閉,各國暗地裡都應該知道傳說生物的存在,只是沒有把這些消息公開,把所有消息都一一處理。

「符修……」

我看著手中的《桃源洞符修入門》,原來天師們所學習的符咒陣法是修真法門,名為符修的修真分支。

書中提及要學習符修,就要感應天地之間的「氣」,要感應看似虛無縹緲的氣,對於一般人來說極為困難,不過我並不是普通人。早在以前,我就能夠感應到天地間的無主能量,特別是每當光明組織使用陣法,我都會感受到無主能量朝一點凝聚過去。





既然我能夠感受到天地靈氣,就能夠嘗試使用符咒,只要把 「氣」集中在符咒之上,就能夠啟動符咒的效果,不同的符咒還能組成陣法,發揮出更強大的威力。

我依照內裡的指示,畫出伏魔符、高爆符、桃源符。

伏魔符,能夠傷害能量生物,例如幽靈、元素生物等,但是對於有形之物傷害力有限。

高爆符,顧名思義能夠產生小形爆炸。

桃源符,黃符所過之處皆會化出桃源幻影,實際作用不明。





我先把三種符咒畫出,再慢慢研究當中的奧妙。

切爾茜帶著情報歸來,我在大廳等待她匯報。

「佢哋已經無再留係香港,另外天師已經知道咗你殺死佢哋成員嘅事,不過未有任何反應。」切爾茜說。

我左手輕敲木桌,發出「噠噠」聲響,右手放在腦後,往後方靠去。

「天師總部係邊度?」





「你係想……」

我身體往前一靠,「不入虎犬,焉得虎子。」

切爾茜說:「我可以試下打聽。」

「等你好消息。」

我回到睡房,進入一方世界。

我逕直的走往遠吉閣,要是它能夠訓練我的符修能力,我就能更快掌握黃符用法。

我推開厚重的門,步入遠吉閣站在中心處,光球在我上方出現,機械聲音隨之而出現。

『能力掃瞄中,生物反應為惡魔,實力評定為半神階,心之力、修真能力確定,挑選適合訓練方法,合適的訓練有兩個,請作出選擇。』





我的生物反應是惡魔?我不是吸血鬼嗎?更何況我還沒有正式修練秘笈中的功法要訣,它是如何得知我將會修真?

最重要的是竟然可以選擇訓練?這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況。

『訓練一:修真訓練;訓練二:專注力訓練。』

「選擇一。」我說。

場景開始生成,我身處在一座靈山的山腰處,遠處是看不到盡頭的山脈,眼下是一片翠綠的古林,我回首仰望,靈山山頂被雲霧所包圍,看不清內裡乾坤。

『修真訓練內容,請吸收天地靈氣並聚於丹田。』

平坦的山腰處,突兀的有一個蒲墊放在草地上,應該就是用來給我盤膝而坐的?





我盤坐於蒲墊上,頓時感到身心平靜,精神高度集中。我運行《桃源洞符修入門》內的引氣法訣,把附近的「氣」都吸入體內。依照書中所說,只要使用特別的吐納方法,就能夠把氣引入體內,只要再加引導,自然能夠把氣引進丹田,持之以恆就能把氣凝出內丹,及後更能夠練出化身,當然這是很遙遠的事。

一絲絲的氣由鼻孔而入,通過氣管到達肺部。我感受著空氣中的能量,把當中的能量抽取,送往丹田的血池內。當「氣」進入血池後,本來純正的能量就染上一點戾氣,血池內的氣慢慢聚集,數量開始變得越來越多,不過要濃郁得能夠凝聚成丹,看來還有很長遠的路。

我張開眼,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我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唔!好舒服,睇黎修真對身體唔錯,令到全身上下都好似充滿能量咁。」

我扭動關節,全身上下發出劈哩啪啦的炒黃豆聲,修真的感覺真好,我相信修真能夠令我實力更上一層樓。

不知道天師總部內,還有沒有其他的修真秘藉?

離開一方世界,回到西貢臨時基地。

我去到Angel的房間,坐在她身旁。





我握著她的手,「Angel。」

Angel拍拍我的手,「放心,我無事。」

我知道她對於親人被殺這件事,還是很心痛。

「我會幫你殺曬所有天師。」我堅定的說。

Angel抱著我,「丹青,多謝你……不過唔好勉強自己。」

我搖頭道:「唔會,我唔會勉強,我一定有能力將佢完全消滅。」

我撥開Angel的瀏海,輕吻她的額頭。





……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總裁室。

「係呢Miki,你個仔都已經歲幾啦喎。」

Miki停止吸啜龜頭,仰首點頭。

我把她的頭壓下去,讓她繼續吸啜。

「你老公呢?佢最近仲係唔係成日賭錢。」

Miki改用雙手套弄,「佢走咗佬,無再返過黎。」

「哦,你轉身趴係檯上面。」

赤裸的Miki從辦公桌下爬出,伏在桌面,把屁股向著我,雙手拉著兩邊臂肉,讓小穴張開。

我用巨龍慢慢塞進去,經過長時間的「擴闊工程」,她的小穴已經可以讓巨龍輕易進入,雖然不可能把整根塞進去,但是三分之一根倒是沒有問題。

我雙手放在她的白滑背肌上,下身維持著平均速度抽插。雖然她的小穴已經被我擴開到一定闊度,但是由於是我親自用巨龍進行這項「工程」,她的小穴寬度反而讓我得到更大快感,對巨龍來說,有一點兒緊,卻沒有緊得難以活動,能夠進行輕鬆的抽插。

「我黎緊可能會返大陸,有一段長時間都唔會返黎。」

Miki驚訝的問:「老闆你要返大陸?咁我點算?」

「我會比定一舊錢你。」

「唔係……」她側著頭,紅著臉的說:「我嘅意思係如果我想要咁點算?無可能搵到咁大嘅……」

我一手拍在她的屁股上,「小淫婦,你想我帶埋你返去?」

「唔係…我仲要照顧BB。」

我抓著她的乳房說:「嘿,係咩?真係可惜,你斷咗奶搞到唔可以再試下你嘅奶水。」

她無奈一笑,把身轉過來,「雖然無奶水,但係你都可以試下嫁。」

Miki右腳勾住我的腰,左手放在我後枕一拉,把她的乳頭塞進我的嘴裡。

軟綿綿的胸部塞進口中,我用舌頭挑逗她的乳頭,讓她全身發燙。

我跟她大戰了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