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講述一個潮童的心路歷程。



當我現在開始每天穿著正式的西裝,
打著斜紋領呔,提著公事包時,
才記起…原來我們在年青時總會追幾個潮牌。 




不論是讀書時期最有型的SUPER-X也好,
還是Salvatore ferragamo、Louis Vuitton、 Prada、 Loewe、 Celine、Burberry、 Hermes…
這些不知該讀英文還是意大利文、法文的品牌也好。





只要你是生活在現今文明社會,名牌總是離不開你身邊。 



在香港,學生時期要當一個入門的潮童的話,最起碼你得花存了幾個月的午飯錢,

去買那一件被阿媽認為只值一百蚊三件的馬騮頭tee恤。 



衣著本來柒到不行,連Supreme都讀成Super me的你,

首先要在瀏覽網上那幾個討論區的潮流衣著版,

了解怎麼分辨真假,看版友們每個月的入手討論,

甚至學習留意那些用放大鏡都看不到的detail位。 




做足準備後,你鎖定一個假日的日子,

因為你知道假日的人流比較多,那些像厲鬼而又狗眼看人低的Sales不會死纏著你。 

可是你到了那家i.t.,遺憾地發覺根本一個客人都沒有,可能大陸客都去了買蘋果了吧。

店裏面的Sales還用鄙視的眼光看著在門口左顧右盼的你。

這時的你不知所措,只能硬著頭皮,低頭裝著玩candy crush,然後雙腳像開了摩打般加速衝進去。


由於事前你已經做足準備,了解整家店的建築平面圖,

十分清楚你想要的牌子在哪個位置。於是你飛奔走到那個Section,隨便拿起一件tee,



然後到收銀處低聲道:「要呢件呀唔該。」


那個收銀員和四周的Sales已經用恥笑的眼神看著你,

你非常的尷尬,當你巴不得立即以跑學界一百米的速度撤退時,

豈料他問:「你要呢件display?有新架喎。」



他媽的!你當場柒到了一個臨界點。





於是你霸氣道:「係呢件!我買返去做地毯。」



不知道是因為太緊張還是杜如風上身竟然能令你一語既出,

那收銀的默不作聲地幫你收錢,包裝,入袋。

你認為那個金毛的mk售貨員已經當場被你的霸氣所震攝。



接過那袋戰利品後,你感到無上光榮和自信。
你挺起胸膛,傲視全場,慢慢地走出這家潮店。
當後方還傳來一些竊笑聲時,你還以為那是給勝利者的歡呼喝采。 






回到家後你立刻試穿,

可惜瘦骨磷殉的你穿上後發覺有點太hip hop,

結果那數十餐的午飯錢,便真的成為了你家中的一塊地毯。 








過了幾年後,你已躍升成為一個高級潮童。

你發現一般的品牌如Levi's, A Bathing ape, New balance, Nike, Adidas等已經滿足不了你。

更不要說那些低賤的本土品牌。



於是,平日連書都不看多一本的你,買了幾本東TOUCH、MILK等潮流雜誌來進修一番。

這時你留意到很多高端日本品牌,連塵山聰和漁文樂也有穿!

雖然穿在他們身上的骨頭、閃電等圖案你不知道是什麼。

但還是令你覺得很潮很帥而決定要買。

打聽之後你發現,高級即是高級,連價錢都貴幾倍。

你不明白為什麼一條你看不起的LEVIS加個閃電章會貴幾個價位,

更不明一件純黑色毫無特別的TEE恤竟然印一個骷髏頭就要價數千元。

雖然很貴,但過了這幾年你已經出來社會工作,還是負擔得起。

你覺得負擔得起的意思是:夠錢買。

並不是能剩多少錢,因為你買完後那個月就已經要捱營多。

但你還是覺得很有價值。 



經過數年的努力,你已經從FENOM 、AFFA 、LVC、Jordan、Wtaps、Boy London
昇華到Visvim、Fragment、MMJ、Hysteric、NBHD、UE,
開始對膩了那些藤原浩、本間正章、清永浩文風格的你,

最後還衝出亞洲。

玩到歐洲的Rick owens、Giuseppe zanotti、Givenchy、Julius、Mcqueen、Saint Lauren等。

將所有潮牌都Full Gear 過的你,相信自己已經能接觸到潮神的地位。



每次你入手後第一時間不是試穿,而是放上FACEBOOK炫耀一番。

每一個入手ITEM都會換來令你自信的Comment:有錢仔;唔識人;型;潮;幾錢;貴野。等等等等…

亦有些人不明白你買的潮物價值在哪裡。 




穿著潮牌的價值,

並不在於那個Serra鞋底有多耐磨,

不在於那NBHD Dirt lv4 潑墨是多麼有藝街感,

更不在於那Jordan XI能他媽的跳多高。 




潮牌的真正價值,是當你穿著一雙過萬元的潮鞋在銅鑼灣上行走時,遇到另一個識貨的潮童。



然後你與那潮童擦身而過後,

你望著他心口那揪GORO'S下金羽毛飛鷹,

他看著你那戴滿Chrome Heart銀器的雙手。

你們會點點頭,互相報以一個微笑,

那一刻你會覺得你們就是與眾不同、高人一等。

頓時你明白到「眾裏尋他千百度」的真正奧義。 



又或者,進化到身穿歐洲名牌時裝的你,

穿著一雙極難Carry且又浮誇的幾何大三角太空概念鞋。

風姿凜凜地走在蝗多過人的廣東道上,

迎面遇見一個從巴黎讀過時裝、穿著Christian louboutin的港女偽ABC,

你們相互擦肩過後,只要你留心聆聽,

你就聽到那偽ABC會跟她身旁的友人說:「喂你睇下果對咪係Rick owens cargo basket turbo gear boots limited black re-addition?」



當你聽到後感覺就好像被明星附身,

在你腦海中已經自動翻譯成:「喂你睇果個咪係周柏豪?」

那時候你那炒價達數萬元的太空船潮鞋立即像多了一個"標童"的功能,

甚至踏著它的你好像真的能上太空…潮童奔月一樣。

你終於明白到,潮牌的價值在哪。  






白駒過隙,經過了將近十年的潮童生涯,今天的你再沒有身穿那近二萬元的水鑽mmj tee。

而是正在穿著西裝,打著領呔。

你看見鏡中的自己,腦海中不斷浮現出不同時期的打扮。

從飛輪海頭配Mastermind Japan,去到飛機頭配Rick Owens。

而今天的你Gel的,只是整齊又精神的普通蛋撻頭。



所穿的西裝…

不再是Hedi Slimane所設計,連木村都要減肥才穿得下的Dior吸血鬼西裝;

也不是TVB千年劇-愛回家中一眾律師經常掛在嘴邊的「租返阿媽黎」;

更不是一套要價十幾萬的頂級西裝Ermenegildo Zegna。




你今天所穿的,只是一套價值一千五百元,而且還打八折的G2000 Slim fit西裝。

很諷刺,昔日你連經過時看一眼都怕有失身份的本地西裝品牌,

如今竟然穿在已經達到潮神境界的你身上,可是它卻又顯得多麼的合身。 

你不慌不忙地走到地鐵站乘車,

當你提著公事包,

正準備下車之制,

身旁忽然出現兩個自信滿滿的MK潮童,

資歷豐富的你一眼就看得出…


左邊那個五尺矮仔著用Boy London的G- dragon style再配上Jordan 11 retro;

右邊那個暗黑肥仔一身黑魂皮衣且穿著Rick owens X Adidas sneakers;

他們倆高高在上地看著你身上廉價的G2000西裝,同時報以看不起且鄙視的眼神。 

你看他們一眼,然後輕輕的笑了一下,頭也不回就走出車廂。



你點起香煙,吞雲吐霧一番後,

看著車廂中的潮童輕吐一句:「潮?」


兩個潮童隨著列車開走,

看著你遠去的身影化成一縷輕煙,

彷彿…看到了神一樣的存在。

這時你發覺…




原來你已經在「潮流」的旅程中靠岸了,而他們卻還在「潮流」的漩渦之中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