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夜》

第一章:怪人的提議

ocoh說:「自孩童時代,已經有了自己是怪人的覺悟,動聽的說法是衝破思想,天馬行空,現實的說法是胡思亂想,像個傻瓜。做過的怪行太多,不曉得從何說起,簡單來說,總是覺得世界和別人都是圍著自己團團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經過勞勞役役的一天,來到晚上九點鐘,工作早就結束,幸好不用加班,兩個寂寞男人一同躲在快餐店吃晚餐。我選擇了粟米肉粒飯,屬於最平凡、最平淡的飯菜,不會帶來味道上的驚喜,卻能提供熟悉的滋味,最少沒有教我失望,可以吃得津津有味。陪伴我的男人沒有吃飯,他點了一杯冰咖啡,到了晚餐時間,身處快餐店不吃飯已經有夠古怪,而且到了晚上仍然握著冰咖啡不放,這個人似乎很討厭睡覺,他可能就是那種擁有神秘少睡基因的怪人。

這個人擁有一個自行創作的外號──奧治。



奧治一臉嚴肅的說:「又忘了嗎?我已經吩咐了很多遍,怎麼你老是忘記?怎麼老是犯錯呢?那是你的工作,請你認真一點來看待。」

「對不起,最近的記憶力很差,很容易遺忘事情,往後我會多加注意的。」在他面前,我自然的感到慚愧,他認真看待很多事情,比任何人都要專注執著,擁有極高的工作能力,可以說是超人一等。

我不是誇獎他,也不必這樣做。

「家豪,你經常熬夜嗎?在午夜做小偷嗎?一般在那個時候才睡覺?快告訴我。」奧治懷疑問道,語氣和神情都很急切,這或許是他關心別人的方式,當初的我也不太理解。

我馬馬虎虎的回答:「大概是兩點鐘吧。」



奧治一臉詫異:「什麼?這麼早?你可知道我在那個時候才睡覺啊?」

我輕輕搖頭說:「就是不知道。」我又不是他的家人或女朋友,那有可能清楚了解他的生活作息呢。

奧治又說:「我為了寫小說,寫到四點鐘、五點鐘,身心都累透了,眼皮垂下來,眼睛睜不開,才迫不得已的去睡。」

「呃……」

面對這個固執的男人,我確實招架不住。



同時間,我也明白到奧治老是掛著一臉倦容的原因,他的眼皮軟弱乏力,眼睛經常睜不開。我知道日間的工作沒有這麼累人,這些肯定跟他的興趣「寫小說」有關。

先說一下眼前這個叫奧治的男人,在我的想法裡,他是個徹底的怪人,行為古怪,思想古怪,常常使人猜不透他的想法。我不清楚他的實際年齡,估計比我大兩三年,他是我的上司,職位比我高,資歷比我深,肚子裡藏著點點墨跡,說話玄妙深奧。我們在一家電腦配件批發公司工作,公司的老闆是一個自稱為洛克先生的怪人。

對了,奧治是一個怪人,洛克是等級更高、層次更深的大怪人,跟他們相比,我只是一個精神衰弱、記憶力漸漸退化的初級小怪人罷了。基本上,我沒有接觸洛克的機會,他喜歡躲在自己的辦公室裡主持大局,纏著那張依照比賽標準來設計的桌球桌不放,召見我的機會少之有少,我甚至懷疑他早就忘記鄧家豪這個小職員的存在。這亦屬正常,在大老闆的腦子裡怎會有我的位置呢。

奧治提及小說,這就對了,這正是其最怪異的特質,活在每個人都拼命賺錢的現實世界裡,他竟然把工作完成後的寶貴時間都花在小說創作之上。城市裡願意抽時間讀小說的人不多,知道奧治小說的人少之有少,人們大多把有限的時間花在賺錢、享受和玩樂之上,只剩下小部分人仍然沉迷閱讀,願意闖進作者的內心世界,作進一步的交流。

不過,他到底有沒有讀者和支持者呢?

我認識奧治,但不了解奧治,僅能看到他的表面,或許他也不了解自己的內裡。我們的接觸只限於工作,停留在皮膚表層,缺乏和靈魂有關的聯繫。

靈魂和肉體,那一個比較重要……

老實說,我也屬於「討厭閱讀症候群」的一分子,每當看到一堆密密麻麻的小字,便有一種撞牆的衝動,劇烈的頭痛隨之出現,而且久久未能消去。搞不懂怪人上司的想法,他似乎是個來自外星的異人,對不少人來說,他是個最好不要惹上的麻煩。站在樂觀的角度看,他好像找到了與眾不同的生存之道。我既不懂得欣賞,也不打算學習,甘願繼續當一個普通人,度過平平無奇的人生。



奧治煞有介事的說:「家豪,你懂不懂得駕駛?」

「怎麼突然問這個?我不懂啊。」我據實回答。

奧治微笑說:「這就對了,我打算學習駕駛,目標自然是成功考取駕駛執照。以往的我對駕駛不感興趣,年紀漸長,卻打算挑戰一下自己,假如作過認真的嘗試,就算最終落得失敗收場,也算是有所交代。」

我隨口說:「聽起來,好像很困難。」

奧治點頭:「的確不容易。」語氣中帶有隱隱的唏噓,他信心不大,抱著姑且一試的態度。

「所以我不打算嘗試。」我輕鬆說道,這是心裡最簡單直接的想法,不必拐彎抹角。

奧治安靜下來,喝一口咖啡,想一想事情,他最愛作出這種突然而來的沉默,我該繼續說話,還是隨著他沉默下來?



有些時候,真的不曉得如何是好。

他想過後才說:「我不這樣認為,不如我給你一點好處,你姑且挑戰一下自己,試試上駕駛課,試試考取駕駛執照。」

「喔?到底是什麼好處」我感到好奇,精神為之一振。

人類就是頭腦如此簡單的動物,聽到「好處」兩隻字便會自然的提起精神,何況是由眼前的怪人說出這樣具有水準的話。他甚少給別人提供利益,有些人還誤會他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予人難以相處的印象。好處使事情變得有趣和神秘,到底奧治會給出什麼好處呢?他的葫蘆裡又賣什麼藥呢?

我的雙眼頓時變得炯炯有神,帶著期待的目光注視著奧治,期待說話的延續,期待神秘的好處能夠使我達到那個程度的興奮。

「我會贊助上課和考試的費用,假如你考試不及格,我將會支付總額的一半以作鼓勵;假如你成功考取執照,我將會全數支付,你不用花一分錢便能學懂駕駛和取得執照。」奧治神色凝重,絕對不像開玩笑。

好處是金錢的贊助,非常直接,頗具吸引力。

「什麼……怎麼可能如此闊綽?那可不是幾十、幾百,而是幾千塊錢,我真的不敢相信。」話是這樣說,我可不會懷疑奧治,他不是那種喜歡胡亂吹噓的人。此刻,內心的震撼硬生生霸佔了我的思考空間。



即是說,我的頭腦一片空白。

「不過是幾千塊錢,假如你能夠不放棄的撐到最後關頭,完成考試,成功與否都不重要,我也會遵守諾言,給你一半的贊助費。」奧治倒是說得輕鬆,他把金錢看得很輕,醉心寫小說的人或許都是滿不在乎財富、漠不關心俗世。

「哈哈,很吸引呢。」

花去一陣子的沉默,把他的提議分析一下,我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展露興奮的笑容。

奧治又說:「我還未說完。」

「哇,還有額外的獎勵嗎?」我興奮叫道,他或將提供一些更吸引的好處。

「你加入公司有兩年了,也知道洛克跟我情同父子,我們的關係非常友好,假如我向他美言幾句,建議他提高你的薪水和職位,會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奧治一邊說話,一邊流露著蠱惑的表情,這個人真的不簡單,提出的條件果然吸引。



我開懷大笑:「哈哈哈,你根本就是魔鬼!」

奧治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說:「某程度上,我認為自己是由神派來凡間的天使。」

「能夠給出如此誘惑的條件,你怎可能是天使呢。我認為你是徹頭徹尾的魔鬼,想把我引誘至地獄,然後遭遇萬劫不復。不用再替自己辯護了,奧治大哥。」我假裝小弟,恭恭敬敬的說道,無緣無故得到一定分量的好處,這個時候稱呼他一聲「大哥」也無傷大雅。

奧治續說:「我給你三天時間作考慮,到時候給我一個回覆吧。」

我胸有成竹的說:「嘿嘿,不用了,我馬上可以給你答覆。」

奧治喝下一口咖啡,咧嘴一笑說:「哈哈,我大概明白了。」

「奧治大哥,一言為定。」我確實樂透了。

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幾千塊錢其實不是一個小數目,身邊有不少朋友因為缺錢而不考慮考取駕駛執照。奧治能夠提供這麼吸引的金錢贊助,真的令人難以拒絕。

奧治收起笑容說:「先吃完你的晚餐吧,飯菜都快要冷掉了,而且不要開口說話,不要阻礙我,我要玩一下手機足球遊戲。」

唉,眼前的奧治果然是個怪人,喜怒無常,一會兒認真執著,一會兒像小孩般沉迷手機遊戲,看來他已經將工作上的煩惱拋諸腦後,暫時忘記我今天所犯的過錯,真搞不懂他的想法。

至於那個更古怪、更神秘的老闆洛克先生,不要想、不要猜好了。我不希望成為怪人組織的一分子,當一個普通人,過著無風無浪的日子才適合這樣平凡的一個我。

不過,接下來的駕駛課或許是個難以想象的重大挑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