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因為喜歡所以跟在身旁

因為喜歡所以包容所有

因為喜歡所以... ...

我怎麼這麼愚蠢?

才發現不是喜歡你的全部、你的一切







而是愛。



因為愛你不管你做了多麼殘忍的事

我都選擇原諒









可是你... 真的有想過這次挽回不了嗎?




p.m. 22:30





充滿喜悅的走在街上,因為今天是我和你的結婚紀念日。

揚起手,看著依然閃耀的白金戒指,刻著羽♡葵,也對,不過才結婚兩年

似乎不可能那麼容易消失光芒。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的想法,瞬間翻轉。



走到樓梯口才發現大門沒關著,我輕輕的推開門,就聽見房間傳來一陣的喘息聲。





"嗯嗯...哈...嗯......她...不是快...到家了嗎.....放...放開我吧...嗯啊..."

"噓... 別說話"

"嗯啊...嗯...慢...慢一點哪...嗯哈.....哈阿...."

"小傻瓜 要記得呼吸阿...."

躲在門後的我,眼淚緩緩掉落。

諷刺的是,你聽不到。

擁著別人陷入情慾的你,似乎不把我當一回事呢?

可我該怎麼辦? 到底...該怎麼做?









(時間倒轉)





p.m. 20:00

"喂?"





"小葵啊,你還要多久才回家啊?"

"不久,大概再兩個小時吧!"

"哦這樣啊~ 那我不妨礙你工作了,就這樣,掰掰!"

"呃羽...羽啊??"

【真是奇怪,今天怎麼會突然查勤呢?】心想

心中閃過一絲怪異,沒想太多低下頭繼續努力工作。

"聽到了吧? 我們還有時間,小傻瓜!"

"哎呀~ 討厭! 呵呵...."









轉身走回街上,等到影希從樓梯口走出來,走遠,自己才走回家門口。

"羽?"

客廳的安靜回應著我。



慢慢踱步到房門口,看著躺在床上微微發出鼾聲的你,手輕輕撫上你那細緻的臉,輕輕碰上那雙明亮大眼,嘆息,這雙大眼睛的光芒,似乎...無法為我綻放了呢... ...

輕輕的枕在你的臂彎,深深的吸一口氣。

怎麼你懷裡都是影希的氣息?

怎麼你希望一直擁著她入睡嗎?





匡噹

是什麼東西,碎了滿地?

紅色液體,控制不住,不斷流出。





那是... ...



我愛你從來沒變的



心啊... ...







如果我早一點,你是不是就會被我發現?

如果我機靈一點,你是不是就會被我拆穿?

或許我就是那麼犯賤,即使這樣

也要該死的躺在只有影希氣息的臂彎裡。





苦笑,痛苦不堪。







"羽啊"溫柔地喊著。

"嗯? 什麼事?"

"我最近幾天可能又要加班了,所以晚餐只能你自己一個人享用了。不然你也把影希叫來,兩個人比較不會那麼無聊!"掛著虛假燦爛的微笑

微微一楞"喔? 突然要加班? 可別累壞身子了! 知道嗎!?"

"嗯"

"那我出門了"





一口氣向公司請了兩星期的假,還好公司沒多問理由,說是去探望父母親,公司就准假了。





銀羽,別讓我失望。







"影希啊?"

"嗯?羽?"

"影希啊~ 這幾天你就來我家吧! 我很想你"

"嗯! 我知道了"





坐在公園的鞦韆上,看著你把影希帶回家裡。

第一天, 第二天,第三天... ...到整整一星期。

呵.... 我為什麼要對你抱持這麼大的信心呢?

到頭來,傷的還是我。仰著臉孔,試著讓眼淚不往下流,我該怎麼辦哪... ...手慢慢撫上胸口,銀羽你知道嗎? 心的碎片紮的我好疼吶.... 想一點一點取出來,可是真的疼到無法動彈了阿... ...

求你,不要這樣對我了好嗎... ... ...





眼角忽然瞥到一家花店,擦了擦眼淚,舉步走到花店門前,推開門,各種美麗的花朵映入眼裡。



"小姐,你好! 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嗎?"

"呃沒有... 我只是隨意看看"

"是! 那請慢慢看"



轉身環繞四周,明明還有其他客人啊! 為什麼只問我一個呢!? 搞不懂...



之後幾天,我都往花店那走,順便幫忙搬花、澆水等等雜事。因為覺得花漂亮的盛開,和了解其中的花語,是目前唯一讓自己放鬆的事。也因此認識花店老闆,他叫做金永言,個性非常開朗,在我第一次見到他時就是這樣了。真的非常慶幸自己遇到這麼好的人。



可是好景依舊不常。



正當第四天晚上,準備幫忙永言把盆栽搬到店裡時,就看著羽摟著影希走到店門口,不解的看著我,微怒的表情就這麼寫在臉上。

"永言,我先回去了! 明天再來找你"

"呃嗯...嗯"



"走吧 回去再談吧!"不帶任何感情的說著

羽像是努力抑制憤怒的情緒,是阿,很少見的表情。



"影希,你先回去吧!"

"嗯"





回到家後,我乖乖的坐在沙發上,不發一語。



"你不是在加班嗎? 怎麼會有空到花店幫忙??"

我還是不說話。

下一秒我清楚的看見他發飆了。



"你和金永言有沒有? 你到底和他在一起做了什麼!?"

說完就想貼上我的唇。

我不禁瞪大雙眼,原來我在你心裡像個賤人一般,讓你懷疑我和永言做了什麼?我比不上影希嗎? 又想到他擁著影希,做著難以啟齒的事,心又忍不住痛了起來。想也不想用力的推開他。



"我和金永言做了什麼?? 我和他之間有沒有??"

"我告訴你,我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和你的小情人做了什麼??"

"你和藍影希有沒有??"

"你和她有沒有??"

發了瘋的狂吼,眼淚終究止不住。

你愣住了,看到你的表情真是覺得可笑。你像個無助的孩子一樣,做錯事了,卻總要到最後一刻才肯承認,你不知道嗎!? 那或許太晚了... ...



"對不起小葵... 對不起...."不斷和我道歉,不斷的哄著我,輕拍我的背,要我不再哽咽哭泣,即使自己臉上也是如此。



直到我哭累了,你才將我抱上床,擁著我一起入睡。

像以前一樣,對吧!?

還是溫熱的懷抱,

可是... ... 心臟怎麼像是沒跳動般,一樣冰冷呢?





"銀羽... 起來吧 我知道你醒著"

看著慢慢轉醒的他,心想【演技還是一樣太假了,裝睡對你來說還是過於困難。】

"我們離婚吧"

微微一楞,眼神隨即暗沉下來

"不要"

"離婚吧 你能好好抱著影希,疼愛她 我就可以將你放開了"

"我說了不要!"

"呵呵... 你愛的不是我,我將你放開讓你去找你更愛的人,怎麼你不但不感謝我,還想把我留在身旁,看著你們幸福嗎?"

"我說了不離婚就不是不離!"

"算了! 反正離婚協議書在桌上,你想簽的時候再簽吧!"

轉身甩門離開。





花店





"永言吶! 我想和你買一束花"微微笑著

"嗯!?小葵你要什麼花? 我幫你拿吧~那束花就送你吧!"

"嗯! 謝謝你,永言"





晚上



"你想好要簽字了嗎? "

"說了不簽就不簽!"

"那好! 我送你最後一個禮物,你就簽字吧!"

拗不過我堅定的語氣,

"好吧,我答應你"

"不能反悔!"說完走到房間,拿出一束花,上面沒有任何卡片,卻只有一個裝著戒指的小盒子。

"這束花送你,你聽著! 我把你兩年來所經營的愛退還,知道為什麼嗎?? 當你第一天帶影希回家裡,我就全部看到了! 我很傻的請了兩個星期的假,來試探你的信任,可你... 終究讓我失望了"眼淚依舊滾了下來

"我就是太傻,才沒看清楚你! 當你大聲吼我、問我和永言有沒有的時候,我徹底死心了... 別說你還愛我! 誰先背棄的!你清楚得很! 你阿... 已經不值得我愛了... 簽字吧! 從此和你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也忍不住哭了,你終於知道被拆穿的感覺了!? 我和永言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和影希呢?? 整整一星期都將她往家裡帶,別說只是一夜情,可笑。



"銀羽,我忘記告訴你,這束花是銀蓮,花語是:漸漸消逝的希望、和逐漸冷卻的愛... ...和永言學習花的語言,讓我明白這段感情的汙點。我從沒想過放棄愛你,但是我已經太累了... 真的很累... 這象徵著在愛情裡的背叛,都是不被允許的。我也沒想著恨你,所以我放開你,你自由了。"說完露出燦爛的微笑,即使臉上爬滿淚痕



你臉上的表情,像是無法釋懷般,悻悻的看我了一眼,就轉身離開了。

扶額,忍不住笑出聲。



"呵呵... 早知道你會離開的,怎麼胸口還是疼痛呢... ..."

走進浴室,將水放滿浴缸,走進浴缸裡,拿起藏在袖口的小型瑞士刀。貼上手腕,刺痛沒有停留很久,鮮豔的紅色,像玫瑰花瓣輕輕的渲染開來。



"小葵你好! 我是銀羽! 可以和你做朋友嗎?"

"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

"我們結婚吧! 向小葵,你願意嫁給我嗎?"

"我說了不離婚就是不離!"



意識逐漸模糊。



羽啊... 讓我任性的叫你名字最後一次吧...



不再跳動的心臟,隨著水溫,慢慢變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