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撲鼻水仙花既味搞到我發好多個春夢,不過我知我依加現實仲俾幻想更好我就扎醒左脫離夢境。呀思佢既呼吸拍打住空氣同我塊面摩擦。

我地一齊起身 一齊換衫,我仲幫呀思紮馬尾 一齊行返學

不過早上既班主任節,我俾老師叫左出去
「勤 之前你同呀俊有爭拗 其實係唔係你搵人打佢 你同我講 我唔會告發你」

我心諗就算係都唔會同你講喇 你同啲社工有咩分別...
「老師關我咩事 我不嬲係學校都紀律好好 又唔搞事唔係懷疑我掛」





「勤 老師我唔係想懷疑你 只不過係你最近好似有啲反常 仲有聽選修科老師講你係佢課堂鬧人 平時既你唔會咁」

「老師 你唔明咁多 不過真係唔係我做」

「勤 聽老師講一句 唔好同呀思咁埋 對你無益」

我聽到老師依一句我火滾一拳打落幅牆到砰一聲
「呀思佢已經好可憐 你唔知佢身世係幾慘 就叫人孤立佢 離開佢 你有咩資格做老師」

老師佢驚到唔敢出聲 我忍住痛另轉身走 我聽到老師係我背後道歉




「唔好意思」

我另轉頭三七面(係唔係好型啊)
「老師如果無咩事我返去上堂先」

「嗯 你去上... 仲有唔好睇咁多卡通片如果要去醫療室你就去喇」

「老師你識啲咩 依啲係生存緊既感覺」

我頭也不回咁就入返班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