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左BBQ場應該每個人都一樣,燒兩燒就去搵野玩。我同呀思都唔例外 但係我地無搵野玩而係搵左一棵大樹在左係到。呀思既大脾真係好正當膝枕一流。係草地上我就借住依個機會問呀思。
「思 呀俊係唔係你搵人打佢」

呀思沉默左我追問落去
「思 係唔係真係你做」

呀思就口窒窒
「因為佢... 因為佢...傷害你...」

我知道左喇真係呀思做




「思 你搵邊個打佢...」

呀思好似好驚咁流淚
「我只係同我呀哥講佢蝦我 呀哥就搵人打佢」

呀思啲眼淚滴落我塊面好冰冷
「勤 你會唔會因為咁而唔要我...」

「點會 思我唔會嫌棄你 乖喇唔好喊 最多咁個星期同你去長洲玩喇」
思因為我先搵人對付佢可以睇得出佢為左我,我點會嫌棄佢





呀思聽到我唔會嫌棄佢所以喊得仲勁

搞到有幾個女同學過左黎
「毒勤 你做咩搞到呀思喊啊 你個仆街 」
「柒勤 你個柒頭訓左落呀思個大脾到啊 呀思俾你柒到喊」
「廢勤 呀思俾你啲頭皮入左眼啊 」


死喇俾人誤會左仆街了





呀思見係咁就馬上幫我解話
「唔係啊...我感動到喊姐..」

啲女仔聽到咁就同我道歉然後走左
「型勤 對唔住啊」
「抱歉啊 男神勤」
「唔好意思啊 勤」

屌你地老母 女人真係善變 唔洗5秒,毒變廢 立即變型亦得 得左 屌賣廣告咩  
「勤  長洲好似無咩野玩 唔通你想玩我?」

「點會無野玩... 我都想行開下 散下心」

「嗯」




好快學校旅行時間到 要返歸了 車程中輪到我俾呀思訓我既膝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