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我老母一野拍左我老豆背脊 遞左杯熱茶俾我老豆
「老公 你醉喇 飲下熱茶清醒下喇 如果唔得就去訓陣」
「知喇老婆 杯普洱好正 用邊到出產既茶葉沖」
「老公 日本啊 唔好阻啲後生溫書 出去先」


我老豆老母返出左廳 我間房只係得返我同呀思 呀思搭住我隻手問我
「你老豆老母都幾開放 你估我地第時可唔可以咁」
「一定得 但係個細路一定好撚可憐」
「不過我唔知我識唔識咁做 我已經無見我老豆老母四年喇無人版俾我參考」




「無問題 你都有鎖匙你想已時上黎咪甘黎囉 仲可以訓過夜添 我可以做你培訓員」
「嗯 你自己講架 咪住陪訓員? 」
死...
「思 你口唔口渴 我順面去拎水飲」
「好啊 淫勤 我要水水」
「你仲變態過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