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老豆仲飲緊果杯普洱 我終於知道忍笑係咁辛苦,我食食下飯噴左出黎
果杯普洱馬上變左玄米茶唔知係唔係佢唔鐘意飲玄米茶,佢馬上掉左杯野。
都係好事黎,起馬佢停止左飲果杯含有殺精劑既化學野,我夾左一舊雞脾俾呀思。我老母見到就問我
「呀仔你唔係好鐘意食雞脾咩 做咩有女朋友就扮哂野」
我心諗 老母你係唔係想開戰啊
「唔係自從有呀思之後我唔再鍾意食雞脾」
我老母聽到咁 就問我
「咁你依家鐘意食咩」
「因為之前無錢啊去呀思到傳道 買唔起成隻鵝髀只可以食半邊燒鵝髀,再加上無錢食焗飯,只可以好似乞兒咁煲飯食」
「衰仔 下次你食自己算 唔好麻煩人 牙籤吉野食 好麻煩人嫁」




「咁呀媽你上網 搵老豆喇 光纖上網快」
講到依到呀思含羞答答咁笑不過我老豆就好似黑哂面咁 事關我老豆真係做寬頻佬
唉老豆我對你唔住
係咁溫馨既環境食完飯都夜喇 呀思諗住返屋企 我老豆突然話
「思 你不如今日係到訓」
「世伯 不過我啲書包校服 都係屋企 聽日一早仲要返學 仲有我唔會俾綠帽呀勤」
我聽到就同呀思講
「我幫你拎咪得囉」
「嗯 好啊」
佢俾左條鎖匙我




「勤你即管摷亂我...間房 我沉日果啲胸圍底褲 唔記得洗仲係張床到」
「好啊 你自己講嫁就摷亂你...間房 仲有做咩變得咁懶」
我二話不說就準備出發去呀思房企而呀思就幫我老母洗碟
我聽到我老母同呀思講
「思你係唔係成日去夜場做DJ」
「唔係啊伯母」
「咁你 捽碟做咩咁純熟」
「因為呀勤... 唔係 係因為我日日都係自己做家務」
我心諗 老母做乜鳩 都係出去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