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 原來你都幾有文化」
又搞咩啊 又有咩文化
「咩文化啊 呀思」
「那你睇」
佢指係我桌面上既資料夾(聽陳蕾士之琴箏)仆街喇 又黎
佢打開左個資料夾之後見到有好多影片有羅密歐與茱麗葉 紅樓夢等等。
「勤 原來你都有睇茶花女 係法國好出名係個曲折凄婉既愛情故事黎 幾好睇」
屌...呀思佢講緊啲咩
「原來出左歌劇啊 睇下先」
佢又打開左個茶花女... 我聽到耳熟能詳既東京熱 好又陽左




「勤 依啲咩黎」
「曲折凄婉既愛情動作片」
「勤 你依家有我仲要睇埋依啲野 不過都好既 男人唔睇就怪」
嘩 就11點喇 思要訓喇
「勤你早唔早訓個眼袋都大過春袋喇」
「思你又知 你見過?」
「衰人 唔只見過仲舔過 個眼袋仲黑過啲袋底泥」
「傻妹 你...」
我推倒呀思搓揉佢個胸 舔佢耳仔 佢就話 
「考完試到長洲先喇 你老豆老母仲係隔離房 記憶同精神會跟隨住精液走」




又話要等到長洲 到長洲我一定屌撚死你
「好啊 思我一定唔會今你失望」
我仲係呀思上面 按住佢隻手 佢同我講 
「勤賭唔賭啊」
「賭咩先」
有咩好賭
「一分一下 你高我一分我俾你吉一下」
玩我姐
「嘩一分先吉一野」
「玩你咋 訓喇」




我笑左笑從後攬住思訓
「勤 你又銀到我」
「訓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