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左學校我地分別上堂,上中文堂既時候因為早前調左位。我調左同一個叫呀晴既女仔隔離,呀晴佢又係黑長直 有水汪汪既雙眼 同呀思差唔多高 有棉花糖味既體香,同呀思唔同,呀晴係個微波少女。

聽日就考試喇 我要專心上堂 我全情投入踴躍答問題,突然之間係我專心其間呀晴一拳打過黎,嘣一聲 呀晴好似用埋飲奶既力打落黎 力量同思哥差唔多,我痛撚到呢仲要打骨位 我見係女仔所以先細細聲屌左出黎。
「屌 做乜鳩... 呀晴你做 做乜鳩」
呀晴眼濕濕咁 好似想喊
「勤... 勤...」
呀晴真係喊左 仲幾大聲下
「勤... 嗚....啊...」
屌啊 打又係你打 喊又係你喊做乜鳩 呀晴你係唔係有撚病
忽然老師好嬲




「勤你做乜野搞喊女仔」
就因為老師帶頭屌我 身邊啲男同學又一齊加把嘴
「屌 又搞女仔」 「屌 毒撚真麻煩」 「毒得太恐怖 嚇喊人」
屌 我係受害者啊 屌... 係唔係毒撚就要俾人針對
好在班上最有正義感既女班長見到
「大家 唔關勤事 係晴打完勤一拳之後喊架」
班上停止對我開火 老師都教返書。
嘩屌 依個世界男女太唔撚平等掛 屌... 女仔喊成班狗公保護 反而我係受傷者既時候 無人理 班房內盡見 世界冷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