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 做咩一定要貼落個人中到啊 唯有用近攻 咬手指再用咬出黎既血直接近攻...
我望住我既手指 我係到震緊 因為我連咬自己出少少血既勇氣都無...
都唔知點解果啲道士 仲有呀晴 做咩會有勇氣咬到自己手指頭出血 屌一定好撚痛
我咬落去 咬極個嘴都會就力 屌 個東南西北 指左向第二到已經唔係 係電視機 係邊
個東南西北 順時針咁跳動。

突然 停左 我隻腳 行唔到... 有黑影捉住左我隻腳。
屌隻鬼 鬼抆腳 。原來隻鬼係我下面 由地板浮上黎我面前 我見住佢一腳伸埋我個肚到 雖然伸果下隻腳已經無俾人捉既感覺 但係閃避依然唔夠快 只可以用生命值硬接 我俾佢擊飛左2米去左洗手間門口
我訓左係地 頭向上 我個肚好彩有強勁既腹肌保護 如果唔係我都唔知可唔可以再企返起身。





我個肚好痛 其中一舊腹肌好似凹左有個腳形係到 不過係短短既時間入面 可能內出血喇 啲血填滿左個凹位。我見到地下果一堆水,反照到我個樣 我見到我額頭有幾粒暗瘡我靈機一觸。
我企返起身 我用個東南西北搵佢個位置 北 我既正面 我張兩隻手放係額頭前面擠暗瘡 好似七星俠上身 我暗瘡嘖左啲血去隻鬼到就好似個狙擊手咁。中左我既血隻鬼慘叫左一聲。
可能我已經傷左佢靈氣,佢變左半透明我已經可以用肉眼瞄準。可惜既係我啲血壓控制得唔好,今次唔可以嘖到直線,只可不自主咁嘖向中間偏左。但係好彩既係隻鬼懶醒向左閃 命中左佢 ,我行前望一望睇下佢仲係唔係咁串。佢已經筋疲力盡訓左係到。
點知個東南西北吸左佢入去 個東南西北馬上變左形。變左個金字塔封印左佢。

呀思大叫左出黎

「做咩咁大聲 嘈住本小姐訓教」
「睇完喇 我入黎訓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