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思同我除哂所有衫。佢趴左係床到話
「勤 ... 我似唔似綿羊仔啊... 專係屬於你既綿羊仔」

「太黑喇 思 我睇唔到啊 你自己放入去喇」

「衰人~」

我地轉左好多個姿勢 大約7至8分鐘之後我 拎左出黎諗住發射 呀思佢跪低幫我含
我口爆左思。





不過呀思馬上同我嘴俾返啲精我... 我滿口自己既精 呀思話
「點啊 甜唔甜」

我諗起一滴精等於三滴血 我跑左出去個金字塔到吐左啲精落個塔到 不過我醒起屌我無貼符... 有撚用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