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呀思玩左好耐,呀思都學識左游水。

突然我眼角望到果個排骨蟲仔mk佢行緊埋黎,之後對住我呀思講
「靚女抄我牌喇」

嘩屌 真係不知廉恥 我呀思洗撚抄你牌 死蟲仔,我諗如果佢同個處女扑野之後佢自己破處但係條女仲應該係處。

我怒啤佢 佢馬上係到顫抖然後跳入水 扮無野。

數秒之後清澈既池水慢慢浮出啡色同惡臭。





嘩屌 個MK仔賴屎

屌 個MK仔都幾勁 唔夠人玩就張個游泳池變化糞池 好喇 佢玩哂
我望住佢 同呀思講

「唉 唔夠人玩 玩屎 思 我地走」

「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