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指住舊芙蓉蛋 
「嘩你睇下」

芙蓉蛋 黐左好多香灰係到 屌唔食得喇

不過都好 我老母夾左黐滿香灰既表面俾我老豆
「那 老豆 我都想吹啊」

我老豆就掉哪媽 頂硬上一下食曬





食食下飯我老豆又再搬出今日單野出黎講

知唔知果間街市果面果間燒臘舖,可能買人肉啊

屌佢又想扮福爾摩斯

呀思聽到之後無表情咁問我老豆
「世伯 點解果間野係賣人肉...」

因為街市果面只得一間燒臘舖一講就知邊間




我老豆就講出自己既推測

呀思就話

「其實 果間野係我老豆老母開既 我本身有兩個老母... 因為係佢地係立法一夫一妻之前已經結婚
不過因為三個人既關係所以成日嗌交 我老母想我同老豆既第二個老婆既仔比
姐係我呀哥  所以就一直俾壓力我 要我讀好書 抺殺左我所有野 直到我呀哥同我都受唔住而對依個屋企反感 就一齊離家出走左 
不過係我呀哥去旅行之前佢同我講 佢老母 因為病所以死左 」

我同我老豆好愕然 同父異母... 好似啲咩情節...





我明白喇... 今日係呀思生日所以佢老豆先好似喊完咁樣而佢老母就以笑隱藏自己。其實仲好掛住呀思。

點呢 幫唔幫佢老豆老母同返呀思相認好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