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思開始沉默然之後

我頭上開始有啲唔同溫度既野滴落黎

唔洗望我已經知道 果啲係眼淚

我見呀思沉默所以就話
「唔想我都唔會逼你...」

不過呀思聽到之後就唔自覺用過大既力按摩我頭皮可以感覺到佢好緊張




「勤... 係唔係真係...」

係喎我好似逼緊佢...
「係啊 我真係唔會逼你」

呀思就不停打我個個頭可以感覺到佢好慌張
「勤... 唔係啊... 係唔係真係可以幫我...」

「係啊 如果你想 我一定會幫」





我另轉頭我發現果啲唔係眼淚而係鼻涕

屌 屌 係鼻涕... 原來呀思自己都唔知 過左一陣
唉 佢終於見到就馬上拎水沖走
「對唔住啊... 我太...」

「唔緊要喎 我之前都講過 無論係你既口水鼻涕算係屎 我放入口 都會感覺得無問題既 更何況只係個頭到...」

呀思幫我沖完水就拎左支野護髮素同我再過多次水





不過佢幫我卒護髮素果時我已經知道有問題...

做咩支護髮素有磨砂...

我叫呀思俾我睇睇支卒護髮... 屌真係 果支係洗面膏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