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豆拎出我銀行發出既月結單
「你睇下 如果你條仆街係唔係賣屎忽 點會有10萬幾」

呀晴從沉默走出
「世間陰陽五行 乾道成男  坤道成女 勤同學估唔到你...」

屌啊有五萬係冰火版真天魔透明公仔 有五萬係思哥俾我...
「仆街老豆有五萬係冰火版真天魔透明公仔」

我老豆戚眉




「仲有果五萬呢屎忽仔」

唔通依家爆係思哥俾我照顧呀思咩...
「我... 賣左啲公仔」

我老豆手指 指住我好有氣勢
「咩撚野公仔可以賣到五萬啊 你唔好當我傻喎 屎忽仔」

竟然則問我... 你估玩緊逆轉裁判咩
「屌你咩老豆 一開始果個冰火公仔都賣到 五萬喇」





「又好似係... 又好似好有道理...」

一場小風波過後

晴話
「時間都唔早喇 我都係要走」

我睇一睇個鐘





嘩屌依家先一點 咩叫唔早
「咁好喇」

呀思就去執碟
「勤你送呀晴喇 我執好個場先」

「咁好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