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夢入面一樣,我同呀思佢食完早餐又係11點到就入左會場,一樣都有好多人搵呀思合照.呀思又拉埋我去影。

重複做返好多夢入面既野不過我發現左一樣野,我見返呀俊果兩個同黨原來一直都係我地身邊徘徊。原來我地一直俾佢地跟蹤所以我見到咁就撇除左只要唔出現係果個厠所就無事既想法。

我同呀思玩到去六點既時候,我心諗思哥應該都放左監所以就借啲意叫呀思係男厠門口等我,我就去打電話俾思哥。

我一打過去思哥就馬上聽電話
「喂 思哥? 放左喇?」

思哥既語氣好慌張咁問我




「做咩我一放監 你就打俾我 係唔係... 係唔係呀思 出左啲咩問題」

果然係一個妹控
「依家應該無事 不過遲啲我就唔知」

「吓咩叫應該無事 咩叫遲啲我就唔知 你講清楚喎 勤」

「思哥我地依家俾人跟蹤啊 不過唔驚我地一間坐的士走 你大約八點搵人係樓下接我地就得喇」

「明白 你好好睇住我個妹啊 如果唔係 我打撚死你」





「得喇我會睇住佢」

我收左線之後我出返去會場。

不過...思已經唔係 係厠所門口等我而係唔知去左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