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幾日之後 我係街邊見到呀晴。 我沖左埋去
「晴多謝你」

「多謝我啲咩」
呀晴真係呢...

「係你叫人救我 唔洗扮喇」

「哦 少少事姐...」





少少事? 你救返我條命喎...
「你係邊到識果個咁勁既醫生...」

「果個? 哦 我老豆黎」

我真係好撚驚奇
「吓... 你自己係個風水師 你老豆係個醫師? 你啲技藝唔係家族傳承落去咩  做咩你老豆係醫生嫁」

「勤 你估做風水師真係搵到兩餐咩... 出名就係囉 不過我地依啲係低調嫁所以搵唔到食要出黎做秘撈 不過唔知睇咩戲上左腦日日都著白色衫」





屌啊 做秘撈做到醫生係秘撈你真好野
「咁利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