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地雷爆炸處為中心,四周兩百平方米範圍內的合金金屬全部被卷了起來,淩空組成了一個巨大的金屬圓球,其體積已經不可計算,而且這個金屬圓球看起來並不規整,就像是一雙巨手將金屬揉成了圓球一樣,而那塊金屬牆壁也早已經消失不見,組成了這圓球的一小部分了。

“這威力......這威力太恐怖了吧?”鄭吒驚駭的看著身後的一切,他喃喃自語道。

“確實,這威力實在是恐怖了些,這和爆炸的威力完全不同,雖然說的是波及範圍多遠多遠,但那僅僅隻是波及範圍而已,在波及範圍中更多的受傷或者直接不受傷,真正的直接殺傷範圍最多數米到十米之間,而這威力就是......隻要在範圍內,一切生物是必死無疑的了,即便是你也一樣。”楚軒看著鄭吒說道。

鄭吒這才覺得背心直冒冷汗,他的心底裏開始涼,剛才的情況若不是他有先見之明馬上使用出了技能‘爆炸’,估計也會被那股力量拉扯進去成為圓球中的一小部分吧,這威力實在是太過恐怖了些,特別是那不斷將他向中心拉扯的吸入的拉扯力,這股力量或許還可以將兩百米開外的東西也一並拉扯進去,總之一句話,這重力高威地雷......不愧了它d級的未來高科技武器,不愧了這一個d級支線劇情。

楚軒接著對王俠說道:“這威力非常巨大,可以將周圍的一切東西都無差別的毀滅掉,甚至可以毀滅堅固的戰爭工事。所以使用時必須要非常小心,這次的恐怖片世界裏,則可以用來一舉殺傷大範圍的恐龍......如果它們會提供獎勵點數的話,那麼你將是這次恐怖片世界裏,得到獎勵點數最多的人。



王俠一直看著那大圓球愣,直到楚軒說完話後,他這才喃喃說道:“媽啊,這威力太恐怖了吧......那麼小小一顆威力就這麼巨大,不知道變大一些後,威力該會如何巨大呢?”

鄭吒笑了笑說道:“有啊,叫作洲際重力毀滅彈。需要s級劇情和四萬點獎勵點數,雖然不敢肯定它的威力,但是我覺得應該比核彈威力更大得多吧?”

霸王和王俠對望了一眼,這兩個男人頓時就說不出話來了,隻有楚軒淡淡的說道:“我的手槍威力就不用試驗了,高斯武器的威力再差也不會差到哪裏去......現在來說說關於鄭吒你的戰鬥力訓練的情況吧。”

鄭吒本來還在那裏笑,但是他突然間就愣住了,奇怪的指了指自己道:“我的戰鬥力訓練?我也沒有兌換什麼新武器啊,也沒有強化什麼技能啊,這戰鬥力訓練我看就免了吧,隻需要繼續鍛煉我的血族能量和內力就再沒問題才對,不是嗎?”

楚軒卻從懷裏掏出了一張圖紙道:“我大概計算了一下你‘爆炸’技能的移動度與手腳力量,得到的結論是......你‘爆炸’技能的威力還可以提高,而且是大幅度的提高,隻需要達到一個臨極值,那麼你的‘爆炸’技能威力就可以提高到一個很可怕的地步,至少可以應付大部分恐怖片。”



鄭吒知道楚軒絕對不會說什麼虛言,既然他說肯定可以提高,那麼事實情況就是他的實力確實可以提高,雖然他並不知道‘爆炸’技能為什麼還可以大幅度提高威力,不過他還是表情認真的聽楚軒說了起來。

“這個臨極值就是......音障!”

楚軒推了推眼鏡,他淡淡的說道:“你有沒有覺得全力跑動起來時,四周的空氣變得了稠密?仿佛空氣有了質量或者變成流水那樣,不停的來拉扯你的身體,讓的度變慢下來......以你的力量與神經反應力而言,百米還需要六秒時間,這其實已經是空氣對你的一種障礙了。隻是你自己並沒有覺一樣。”

鄭吒想了想道:“空氣稠密情況確實是有,但是這和提高我‘爆炸’技能威力有什麼關係嗎?”

楚軒說道:“其實並不是提高‘爆炸’技能的威力,真正提高的是你的總體力量......不知道你看過一本名海盜王的漫畫沒有,裏麵有一集裏出現了一群名為cpq的人,他們很多的隻是普通人類而已,但是經過不停的鍛煉,卻掌握了一套名了‘六式’的武術,而成為了近戰方麵的人,當然了,那是漫畫,我也並不要求你去學會什麼六式,而是經過我的分析,如果你的‘爆炸’技能威力再強些,力量再大些,度再快些,當你一旦突破了音障,那麼......你可以使用風的力量。”



“比如,你可以學會其中月步的方法,踩在空氣中隨意改變方向與度,你可以使用剃的方法,一瞬間從別人眼前消失,接著出現在別人身後進行攻擊,你還可以以極快的度來破開音障,將空氣破開真空攻擊遠處的人或物體......甚至你可以聚集全部度與力量,一拳直擊對方的胸口,將指槍變成拳炮,這樣一來,你的攻擊方式將多樣化與大威力化......那時你的實力至少比現在將提高十倍以上,是指使用‘爆炸’技能的你時,知道了吧?”

鄭吒聽得頓時興奮了起來,在與惡魔輪回小隊的對戰中,他幾乎拚盡全力也無法奈何到惡魔輪回小隊裏的複製體,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複製體根本沒盡到全力,甚至連一半力量都可能沒使用出來,因為他甚至還沒進入到解開基因鎖狀態中,那場戰鬥就已經結束......

但是如果他真的練習到了楚軒所說的那股力量,如果真的是具有了這股力量......那他對於複製體的戰鬥就充滿了信心,或者說,他已經有了再次與他戰鬥的信心了......

“好!擇日不如撞日,再試一試吧。”鄭吒說完就向地下室入口處的樓梯跑了去,他直接跑出地下室衝向了廣場上,與“主神”聯絡了起來開始治療他之前使用“爆炸”技能後遺留下來的傷勢,待到傷勢治療完畢後,他又急匆匆的跑回了地下室,而其餘人還在檢查各自的狀態,他們這才看到一臉興衝衝的鄭吒又跑了回來。

鄭吒也不理三人,他走到了一塊空地上,默默的將體內血族能量和內力都運行了起來,待到他覺得已經運行得差不多時,接著猛的將兩股能量向心髒位置聚集而去。

一道紅色線條從他額頭處直向下去,一股氣流從他丹田處直往上衝,兩道能量彙聚於心髒位置,接著他就覺得一股爆炸力道從心髒猛衝而起,仿佛要將他整個人都衝得爆炸開來一般!

(不夠不夠......要將這股力量以更狂暴的姿態使用出來,我需要更加巨大,更加度,更加有力的力量,十秒時間太多了,把時間什麼的都拋棄吧......我想要這股力量!)

鄭吒身上的毛細血管猛的迸裂開來,而他整個人已經從原地消失不見,眾人隻看見剛才鄭吒所站位置上兩個腳印出現在了合金地麵上,而與此同時,虛空中某處忽然爆炸了聲,鄭吒的身影在那裏出現又隨即消失,而那裏的空氣卻以肉眼可見的度規則向四周波動起來,一圈一圈的波動仿佛流水一般。



在鄭吒眼中四周看起來卻帶血紅色,他的眼睛裏某些毛細血管已經破裂,但是無妨,他感覺到了這種破開空氣而出的感覺,在他使用出“爆炸”技能的同時,他已經感覺到了那股四周空氣開始稠密的感覺,而隨著他更狂暴的將這股力量壓縮爆炸,四周的空氣已經不單單是稠密與濃烈了,而是真正的變成了液體一般,他以巨大的力量不停擠壓這些液體,待到他的力量與度都在不停提高時,他破開了這些液體,而且更是踩著這些液體蹬向了高處,一步一步的向虛空中蹬了上去。

在蹬上數米高空後,他忽然猛的一踢腿,巨大的力量與從大腿傳到小腿乃至腳尖,而踢出的這一腿使用了極大的力量來破開如同液體般的空氣,整個人仿佛是站在水中踢腿那樣,使用大量力量的同時,液體般的空氣也同樣被踢得流動分裂起來,隻見一道真空出現在了他腳尖與空氣之間,接著這道真空劃破空氣直飛而出,狠狠斬在了遠處的合金地麵上......

還沒等鄭吒看清楚那合金地麵上到底生了什麼事,他隻覺得體內的血族能量與內力已經是消耗一空,四周空氣猛的從液體到稠密,再從稠密到無形,他整個人又頓時從半空中跌落下來,狠狠一下子摔倒在了地麵上,而同時,他的皮膚開始了破裂噴血,整個人仿佛是血人一般,除了幾條主血管以外,身上已經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

鄭吒隻覺得渾身又癢又痛,這種難受的感覺讓他幾乎暈死過去,直到遠處的楚軒三人將他抬到了廣場上時,他宯聯係“主神”治療了起來......隻是他和其餘三人都沒看到的是,在那處風刃擊中的地方,一條深越兩米的痕跡出現在了合金地麵上,而這,僅僅只是一腳踢出的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