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呯!呯!」我感覺到我的心藏在無節奏的脈動,不停的跳動。
今天,我要進監獄了--宿舍。那是個沒有自由,二十四小時被所謂的「天眼」監視看。
我拉著一袋二袋的行李,進入女宿舍。
女宿舍小得很,一個超級細的客廳,狹窄的走廊,女宿舍中間穿了一個很大的洞,能從五樓直接看見三樓,男宿舍。我曾經屈指統計,在走廊已有四部天眼,然而在客廳的門有一部,電腦上頭也有一部。可能還蘊藏了一些的,但我能確定,廁所沒有。
我走着走着,踏進了五樓的監獄,一眼已能看到整個客廳,這證明了那裏真的少到一個點。相比起男宿舍...會很自卑...
男宿舍有wifi,客廳又大,走廊通道寬得很,真是小毛見大毛。在男宿舍,有一個草地,也可說是平台,天天早上,能出到平台,吸收清新空氣,那多好啊!
唉..女宿舍就沒有這高尚的生活環境。
不要誤會為何我會懂得那麼多男宿舍的環境,我不是偷偷地進入男宿舍的變態,我是光明正大的。
「吓!?」
不要想丫了,想當年,我哥哥正是中一時,我每星期也送他返進監獄的,所以我才知道內部情況。


我小心翼翼地拉着行李,通過那狹窄的走廊,終於到了房間門前。
門前掛著印有502室的木牌,再看看手上的分房名單
「就系呢度。」我心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