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六點,我把衣物和床鋪等已整理完,書本已整理完畢,我伸伸懶腰,從我大大的行李箱中拿出了一些桌子上的用品。
我把用品放好,整潔地排好。當時,牛丸和阿靖一起已到外面吃晚餐,妍心也凖備好所有東西,而我則還在貼少時的poster.......,離獄長的吹水會還有半小時.....
未同大家分享,獄長就是宿舍的舍監,他的吹水會就是住宿前的簡介會,要聽成兩粒鐘,一個字,「悶」。
唉.....
外出吃了些東西,買到了一些日常用品,我完成了所有的工作,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然而妍心阿靖和牛丸也回來了。
爸媽和妍心,牛丸,阿靖的爸媽談天說地,有說有笑,一時望著我們這幾個女孩,一時則沈醉於自己的對話。
「你估下佢地講緊咩?」牛丸百掛道
甚少說話的阿靖衝口而出:「一定系講緊我地D吾好嘅嘢la....個個家長都系咁ga la」
其實我不同意阿靖的立埸,起碼我父母不是這樣。
但是,似乎牛丸和妍心也很同意,不停的點頭表示讚同。


離吹水會還有....15分鐘。
爸爸媽媽也要離開宿舍區了,我依依不捨地向他們道別,其他的人也是一樣,揮手道別。有人還哭起來,但是只是隔一星期就能回家,因此不用太過傷心。
「bye bye」我隔著門向他們道別,待他們進入升降機才安心離開。

「嘩!」已忘記了時間的我,看看錶,只有四分鐘就要遲到了!我頓時臉色蒼白,看看女宿舍,內裏鴉雀無聲,空無一人。
「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