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爺!!」尤娜驚呼著。

「你的靈魂我收下了~~~♩ 靈魂啊,靈魂啊!多麼漂亮的靈魂啊~~~♩ 別害怕,你不是孤獨一人的,因為我還在呀~~~♩ 所以請你繼續遊玩吧~~~嘰哈哈哈哈嗄... ...!」傑克再次唱著歌,仰天狂笑著。

此刻的悠介同感驚訝,看著自己的遊戲視野左方的隊員資訊欄,他發現貓爺剛剛體力還是停留在綠色安全區域的,但一下子就歸零了,狀態顯示為「死亡」,一擊就將貓爺瞬間擊倒了,傑克剛剛的攻擊是能令玩家「即死」的攻擊!被這光線照射到就會即時退場!悠介即時呼出道具欄,打算尋找能令隊友復活的道具,但傑克完全沒有給予悠介機會,正朝悠介的方向直衝。

「克里斯,我有『不死鳥的羽毛』,讓我來!」尤娜呼出道具欄,打算隻身跑到貓爺的位置使用復活道具。

「幹什麼,女人!你想找死嗎?看清楚狀況吧!別理會他,誰叫他不聽命令!繼續攻擊!!」男法師高聲喝止。



「你... ...」

尤娜被喝停步,的而且確,此刻危機還沒解除,貓爺正倒在傑克和悠介戰鬥的範圍,貿貿然跑過去真的只有送死,所以尤娜暫時放任貓爺不管繼續使用魔法攻擊,靜侍救助貓爺的機會。悠介高舉盾牌全力抵擋傑克的瘋狂攻擊,女刺客把握悠介被鎖定的時機,多次使用技能從後攻擊傑克。

「嘰哈哈哈哈嗄... ...我們繼續狂歡吧!把握最後的時刻盡興一番吧!」

悠介專注於為女刺客防守,配合男法師和尤娜的魔法,終於將傑克的血量扣減至三份之一以下,而傑克終於出現了第一次,同時也是唯一一次的「倒地狀態」。

「『影縫』!」女刺客一躍至空中,以傑克的影子為目標投下了無數的暗器,傑克的「倒地狀態」時間被強制延長。



「丫哈哈哈哈... ...完結了!所有人退後!!... ...『咒術.幽淵深鎖』!」

所有人全數後退之後,男法師的權杖一揮,在傑克的腳下出現了一個極巨型的暗紫色魔法陣,一組組帶有黑色氣焰的鎖鏈從魔法陣急飛出來並緊緊纏繞著傑克的身體,令其動彈不得,他越是掙扎鎖鏈便纏的更緊,女刺客再把握時機,向傑克投擲了無數帶有麻痺效果的高級暗器,令傑克完全不能動彈,傑克無奈之下只能發出最後的笑聲並高歌起來。

「派對總有結束的時刻~~♩ 快樂的時間總會完結~~♩ 客人你今晚盡興了嗎?希望今夜發生的一切會為你留下最美好的回憶吧~~♩ 」

「是機會,一起上吧!」悠介眼見傑克失衡跪坐地上並被男法師的拘束魔法限制著行動,緊握著劍準備上前突擊。

就在此時,在悠介和尤娜的腳下也同時出現了一個暗紫色的魔法陣,無數帶有黑色氣焰的鎖鏈從魔法陣急飛出來並束縛著二人的身體。而由於悠介正準備前衝,突然被鎖定雙腳,失去了重心,整個人也向前摔。



「發、發生什麼事了... ...!?」尤娜用力掙脫中,但黑鎖鏈越纏越緊,手上的魔法杖也握不穩而掉到地上。

「... ...這鎖鏈是... ...!?」悠介同感驚訝,因為他知道發動這鎖鏈技能的人是誰,連忙朝後方看。



「丫哈哈哈哈哈... ...太感謝你們了!要不是你們的協助我也不能短時間之內輕鬆地將怪物的體力扣減至此呀!我在此對你們表達最高的謝意。這裡沒你們的事了,都退下吧!丫哈哈哈哈哈... ...!」站在眾人後方的男法師拍著手大笑著。

「你... ..!為什麼要這麼做?」悠介完全不明所以的問,語帶愕然。

「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你白痴的嗎?比賽呀!現在可是玩家與玩家之間的競爭比賽呀?還問我『為什麼』?真是有夠單純的傢伙,丫哈哈哈哈... ...」

「但... ...但你之前說不介意平分點數的... ...!」

「之前?啊!對對對,我有問過你們是否介意平分點數,你說你們不介意的。不過... ...我有說過我不介意嗎?有嗎!?你耳朵出毛病了吧?我可是超介意、超介意呀!!丫哈哈哈哈... ...」



「你... ...!」

「卑鄙... ...」坐在遠處的黑髮少女輕輕吐出不滿,但她卻沒打算幫忙,因為她現在最關心的還是手中的陀錶。

「不用這麼失望的,你們應該心懷感激,慶幸你們能在本大爺的指揮之下參與這場精彩的戰鬥呀!要不是我你早就被怪物殺了啦~~~ 丫哈哈哈哈... ...」

男法師高舉手中的權仗,伸延的鎖鏈將悠介和尤娜拋至高空,狠狠地摔離傑克的位置。

「嗚... ...!」

「嘩呀呀~~~~」

悠介和尤娜雙雙發出慘叫聲,體力因重擊地面而削減,然而身體還是被鎖鏈束縛著,特別是雙腳,完全反抗不了。男法師的權仗一揮,鎖鏈的運勁沒有停下,將二人拋至高空,連續猛力擲向地面,二人的體力不停下降。



「貓... ...爺... ...」無助的尤娜被重摔至地面之後,視線投放在已「死亡」的貓爺身上,此刻的她極之盼望貓爺能奮力站起,因為她深信只要貓爺看到眼前一幕,他定當第一個衝上前狠狠地揍那男法師一頓,保護大家免受傷害。

「可惡!!... ...」悠介怒吼著,雙手猛力掙扎,為求強行將鎖鏈弄斷,逆轉現在的情況。

「啊?看來你的STR值還有一點看頭啊?想不到還可以在這狀態下移動,如果時間再多一點,你真的可以掙脫啊?看來我得改良這個技能了。」男法師慢慢走到悠介身邊,側頭看著悠介掙扎邊思考著。

「... ...你這混蛋!」悠介抬頭看著男法師吼叫著,沒有停止掙脫。

「注意你的嘴!!」男法師聽後火冒三呎,奮力往悠介的腹部踹了一腳,飛出了一下傷害數字。

「嗚啊... ...!!」

「克里斯!」

「你這垃圾!!跟本大人說話得當心點,我現在可是紆尊降貴跟你這些嘍囉在說話,別給我得意忘形了,去死!都去死!!」男法師再次往悠介的身上踢,一次比一次狠,最後一腳踩到悠介的背上,悠介全身貼在地上完全不能反抗。



「嗚呀... ...嗄... ...」悠介被男法師狠狠地連踢了數腳後捲縮起來,還好遊戲沒有完全重現被攻擊後的痛楚,要不在現實世界,悠介捱了這幾腳的傷勢定必不輕。

「弱者就是弱者,有夠難看的!... ...呼!真是大煞風景,暫且先饒你一命,好好看著我怎樣擊倒怪物的英姿吧!丫哈哈哈哈... ...」說罷男法師轉身望著傑克,邊詠唱起魔法邊呼叫站在遠處靜待命令的女刺客︰「薔薇,你不別插手,我要和這怪物慢☆~~~~慢玩一會遊戲。」

「是,大人。」女刺客微微鞠躬,然後往後退了數步,並一躍至枯樹樹枝上,靜觀傑克的舉動。

「要你久等了,南瓜怪... ...『術擊.影割』!」男法師往前踏進數步,像是不需要詠唱時間似的,不消一會便能發動魔法攻擊。一個細小的暗紫色魔法陣在傑克的腳下生成並迴轉,一道幼長的黑色影子從魔法陣急速飛出,鋒利的黑色影子向傑克的身上割了一下,接著另一道影子出現,劃向了傑克的右手,另一道影子又出現,這次是割傷了傑克的左腳。雖然間斷的攻擊多次命中傑克,但所有攻擊都沒有命中要害,只打出了一個極低的傷害,不痛不癢的。然而男法師像是早已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邊攻擊邊彎著腰大笑,刻意使用這些低等級的魔法就是想一點一點、慢慢地削去傑克的體力,他享受著,享受著折磨垂死掙扎的獵物,就是不讓獵物能痛快一點地死去。

「丫哈哈哈哈... ...求饒吧?也許我會讓你死得爽快一點!」男法師繼續享受著折磨怪物的快感。

當然傑克並不會這樣做,因為他只是一個開發人員預先編寫設計好的遊戲角色而已。

「南瓜... ...」黑髮少女看著,言語間透露出她內心的一絲傷痛。



「這男人... ..肯定是玩遊戲玩到走火入魔了... ...」雖說尤娜現在心生怒火,但看著眼前這個男法師也頓感驚愕,相比起傑克的瘋狂行為,這男法師的舉動更令人深生寒意,因為他可是一個玩家,一個活生生的人類所操控的遊戲角色!

「好了,遊戲就玩到這裡... ...永別了,我可愛的南瓜怪~~~」男法師注意到束縛著傑克的身體的鎖鏈和麻痺狀態快要失去效力,而其體力已所餘無幾,終於停下他口中所說的「遊戲」,準備詠唱起最大殺傷力的魔法了結傑克。

心生不忿的悠介終於成功掙脫了束縛著裝備盾牌的左手鎖鏈,把握這一瞬機會,悠介用盡全身的氣力使用技能將盾牌投向男法師。

「... ...『迴旋.盾擊』!」

由於男法師就站在悠介的前方不遠處,盾牌不偏不倚地重擊毫無防備之心的男法師後腦,飛出一下會心傷害之後,男法師即時被強制中斷詠唱。而同一時間,男法師因盾牌技能的附加效果而陷入了暈眩狀態,倒在地上,而一直拘束著眾人的鎖鏈也慢慢消失。

「呼... ...終於解除了... ...」悠介輕嘆了一口氣。

「幹的好!克里斯!」尤娜高聲歡呼。

還是攤在地上的悠介豎起大姆指回應尤娜的稱讚。

「嘰哈哈哈哈嗄... ...自由~~~!」從鎖鏈束縛中解放的傑克站起身,仰天狂笑著。

「快樂的時間終會完結,雖有不捨,但我還得要離開啦~~~~後會有期啦!嘰哈哈哈哈嗄... ...」

傑克的身影伴隨笑聲淹沒於黑夜之中。

「時間到了... ...剛剛好呢,哥哥。」一直注意著手上陀錶時間的黑髮少女把陀錶的蓋子緊緊合上,將其收納好後,緩緩站起身,向著森林另一個方向走去,慢慢消失於黑暗之中。

「大人!」女刺客眼見男法師被偷襲,大為緊張,無視傑克逃跑,即時從遠處的枯樹樹枝一躍而下,迅速跑到去男法師的身邊,連忙呼出道具欄使用「聖靈藥」為男法師回復。

「大人,沒事嗎?」女刺客扶起男法師,不忘慰問。

「滾開!!」解除了暈眩狀態的男法師一手甩開女刺客的手,以充滿仇恨的聲線轉身面向悠介怒吼︰「你這臭傢伙!竟敢對本大人做出這種事!?」

男法師像是著了魔似的慢慢走到悠介身邊,當他的腦海回想著本應是垂手可得的獵物卻因一步之差而錯失了,內心便浮現出無數的怨恨,報復之心由萌生,他連忙拿出權仗並將其高舉,準備向悠介宣洩怒火。悠介感受到男法師身上所散發出的殺氣,這刻他真的想要了悠介的命。

正當男法師打算利用手中的權仗奮力往悠介的頭上敲下去時,他的動作像是凍結了似的,不論他怎麼用力,身體就是不聽使喚,整個遊戲角色像是不能自己操控一樣。

「什麼事??」

「各位親愛的玩家,緊急任務『封印破壞!夜魔軍團復活!』的活動時限已經到了。緊急任務『封印破壞!夜魔軍團復活!』的活動時限已經到了。請所有玩家停下一切行動,由這刻開始所有討伐點數也不會再被計算,所有討伐點數也不會再被計算。」森林的四周響起了遊戲公告的聲音,在這殺意騰騰的森林迴響。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該死的!!怎麼會是現在!?我要殺了這傢伙!!」男法師已開始失控咆哮。

「現在系統會將所有玩家強制送回亞諾卡鎮的活動大廣場,現在系統會將所有玩家強制送回亞諾卡鎮的活動大廣場... ...」

「該死!!」

公告聲音一落,眾人的腳下出現了強烈白光並一直伸延至天空,所有人慢慢消失於光柱的光芒之中...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