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擁有一頭黃色長長秀髮、頭上配戴著湖水藍色大蝴蝶結的少女,正身處在一小房間的正中心位置,蝴蝶結的絲帶悠然垂下,假若此刻微風能輕拂而過,黃色的長長秀髮配合絲帶的飄動,也許這畫面定必奪目。

房間由無數長長的木板條所搭建而成,雖不寬闊,但卻簡樸而舒適。畢直地坐在一張款色設計頗為單調的木製長椅上的少女,前方有一個簡陋的四腳隋圓形木製茶几,茶几蓋上了一塊純白色碎花邊的桌布,上面擺放了一個體積細小的陶瓷製白色小花瓶,瓶身畫有一朵朵藍色的小花,而在茶几的另一面也放置了一張木製長椅,上面擺放了一個挺像棉羊身體的小靠墊,毛茸茸的外表給人一種很可愛的感覺。在房間的角落有一四方形的食桌,上面正放著幾本厚厚的書本和數個小布袋,還有一個細小的寶箱,食桌旁邊是一個高身的木造櫃子,五層設計的架上放滿了大小不一的書籍。

少女正不知所措地微微低下頭,盡量屏著因緊張感而令呼吸變的急速的聲音,對身邊所有事物感好奇的眼睛不時偷瞄一下四周的環境,但她的頭部沒有大幅度的移動,因為她認為這裡始終是別人的地方,作為客人的她生怕做出什麼過份失禮的行為,所以一直繃緊著身體,一動不動地坐著,靜靜等待。

良久,少女終於鼓起了莫大的勇氣,微微抬起頭,往房間角落的小廚房偷瞄了一下。小廚房剛剛傳出了數下木櫃子的關門聲以及杯碟相互輕碰的聲音,接著又傳來了開水煮沸了的長鳴聲音,當中還夾雜著某人的輕快哼唱聲。過了一會之後,在小廚房傳出了陣陣芳香,有人從廚房裡步行了出來。

「對不起,要你久等了。」



「不、不,才沒有呢... ...」

「是,請慢用。」

「謝、謝謝你... ...」

尤娜將其中一杯盛有紅茶的小杯子輕輕地放到少女面前,將銀色的圓形餐盤放到桌上之後,自己也坐了下來,溫柔地微笑著。

「愛麗絲,不用太拘緊的,將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也可以哦。」尤娜看到愛麗絲的緊張表情,連忙安撫,說說笑話令她放鬆下來。



「是、是。」

「這可是我精心研製出來的『香草葉檸檬紅茶』呢!別客氣,請慢用。」

「是、是,謝謝你... ...」

尤娜十分期待愛麗絲品嚐完紅茶之後的反應究竟會是怎樣,因為這杯「香草葉檸檬紅茶」可是「尤娜菜單」裡其中一個最得意的作品,所以每當她邀請別人品嚐紅茶的時候,都盼望著品茶者露出驚喜的表情或是滿足感爆標的反應。

繃緊了身體的愛麗絲接過了一杯蒸氣四溢的紅茶一會之後,淺嚐了一口,然後呆呆的看著杯子裡的紅茶。



「怎樣?味道合不合你口味呢?」

「嗯,很好喝呢。」愛麗絲用力地點點頭,正極力地回想著剛剛喝進肚子裡的紅茶所給予的味覺刺激︰「這味道... ...雖說茶的顏色是紅色,但卻散發出陣陣淡淡的檸檬香氣。而且很神奇地,喝進口時有一種甜甜的感覺,但把茶喝進肚子之後,口腔殘留著香草葉的味道,很特別呢。」

看著愛麗絲又驚又喜的一抹微笑,尤娜深感滿足,環抱著長椅上的棉羊小靠墊,欣喜地點了點頭。

「你喜歡就真是太好了。」

「尤娜小姐,謝謝你的款待。」愛麗絲向尤娜點頭致謝。

「不用、不用。」尤娜見後慌張地搖擺著雙手︰「其實... ...我要向你說句『對不起』才對,要不是克里斯被貓爺強行拉走了的話,就不會要你在這裡白白等待,浪費時間了... ...打擾到你們完成任務,真的不好意思呢,能請你將紅茶當成賠償品吧。」

一臉無奈的尤娜不好意思地把下半臉栽進棉羊小靠墊,氣結地回想著剛剛貓爺強拉著克里斯離開的情景。

「不、不會!才沒有浪費時間呢。」愛麗絲見狀也連忙搖頭解釋︰「其實今天我和克里斯沒有接下什麼特別任務的,都很空閒,所以懇請尤娜小姐別把事情放在心上。」



「真的嗎... ...?」

「真的。」愛麗絲面帶微笑道。

「那就太好了。」尤娜聽後鬆了一口氣。

「其實... ...我得向尤娜小姐和貓爺先生說聲謝謝才是呢。」

「啊,紅茶的事你不用言謝啦。」

「不。」愛麗絲搖了搖頭後,微笑道︰「謝謝你邀請我來參觀你們的公會大本營呢。」

「哦,不用謝,這樣說我反而會更覺得不好意思呢... ...因為相比起其他公會,我們的公會真的是... ...差太遠、太簡陋了... ...」



「才不是,這裡給人一種很舒適的感覺呢。」

「是這樣嗎?」

「沒騙你的,尤娜小姐。」愛麗絲微笑著。

看著愛麗絲的微笑,尤娜頓時疑惑了起來,究竟是遊戲誇張的表情強化技術所影響,還是這抹微笑真的是發自愛麗絲的心,每每的一抹微笑就令人感到一種純真而溫暖人心的神奇感覺,使人身心不自覺地放鬆下來。

「謝謝你,愛麗絲。是呢,愛麗絲你現在加入哪一個公會了?」

「我還沒有加入任何一個公會呢。」愛麗絲搖首解釋︰「因為我是剛玩遊戲不久,還是一名初心者而已。」

「原來如此,如果被貓爺知道了他一定會很高興了,因為他正煩擾會員人數不足的問題,所以他一定會邀請你加入公會呢。」

「欸!?我?不... ...其實我什麼也不會,我怕加入公會之後... ...」愛麗絲聽後慌亂了。



「啊~~~先別緊張,他只想充人數罷了,才不會要求你什麼的。再說貓爺從來不會強迫別人加入的,如果你真的沒有興趣也不要緊,我不會向貓爺說你沒有加入任何公會一事的。」

「謝、謝謝你,尤娜小姐,對不起... ...」

「嗯嗯,才不用道歉呢!不過話說回來,我很好奇,能冒昧問愛麗絲一個問題嗎?」

愛麗絲點頭示意尤娜繼續發問。

「你的遊戲角色叫『愛麗絲』,是不是有什麼特別意思的?我在猜,難道是出自童話故事《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主角『愛麗絲』嗎?依我觀察愛麗絲的遊戲角色造型跟故事主角的造型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啊。」

「欸?難道... ...尤娜小姐也有看過《愛麗絲夢遊仙境》這個故事嗎?」愛麗絲聽後頓感雀躍。

「嗯。」尤娜點點頭。



「尤娜小姐一點也沒有猜錯呢。」

尤娜笑了笑,指了指房間食桌旁邊的一個高身木造櫃子︰「我很喜歡看書的,很貪心地什麼種類的書都會看,那裡的書全都是我的呢。《愛麗絲夢遊仙境》這個童話故事本身也很有趣,在現世時我當然也有看。」

「真的?好高興得知尤娜小姐也有看呢。我從小就很喜歡《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不論是故事人物、兔子洞的世界、茶會、或是槌球比賽等等,都覺得很有趣。」

「原來如此。」

「有時候自己會傻傻地想,如果有天能夠像愛麗絲一樣,到兔子洞的世界參觀就好了。... ...我這樣子想會很傻嗎... ...?」說到這裡,愛麗絲收下因觸及自己最喜歡的事物時的激昂失態,臉頰泛紅地微微低頭。

「才不是。任誰也會想能親身前往自己一直憧憬的地方吧?我也有很多地方想去呢。但聽你這麼一說... ...難道,這是愛麗絲會玩這遊戲的其中一個原因嗎?」

「嗯,是的。」愛麗絲微笑著點了點頭︰「雖說可能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但我相信在這遊戲裡一定存在著和兔子洞一樣的世界呢。」

「可能會有也說不定啊,因為『蒼萊』這世界實在太神奇了,說她很現實又完全不是,當中又夾雜了幻想世界的東西,總之就是非常真實,令人覺得這裡就是我們生活的現世般。」

「對呀,這世界真的是非常遼闊,像是用一輩子的時間也走不完一樣... ...說起來我還沒正式向克里斯道謝呢,要不是他不怕麻煩帶我到世界各地參觀遊歷,我也不知道各城市和迷宮要怎麼走呢。」

「哦?克里斯平時就是帶著你這樣玩遊戲的嗎?」

「嗯,是呀。」

「哦~~~還有呢、還有呢?」尤娜內心的一絲好奇心開始浮上,心癢癢的感覺令她急不及待地追問。

「他還教會我很多遊戲的其他知識呢,不論是道具裝備,還是各城市的冷知識,特別活動等等。」

「我猜,你們兩人本身就認識的嗎?」

愛麗絲誠實地搖了搖頭。

「其實第一次進入遊戲時,我是借用哥哥的遊戲帳號來玩的,那時的我對遊戲的一切真的一竅不通呢,呆在歐魯普雷的礦山洞穴研究如何開採礦石的時候,就遇上克里斯了,然後他開始教會我如何玩遊戲。」

「哦~~~原來如此,克里斯人真的很好呢。」

「是的。」愛麗絲認同著並點點頭。

此刻的尤娜像是領悟了什麼思索著。原來克里斯是個外冷內熱的人,會不會是受到愛麗絲的神奇親和力所影響,使人不自覺地流露出內心深處而又最真實一面的自己呢?尤娜對克里斯的認識可又多了一面,不過深層點去想,她還是有點不惑,為什麼克里斯要刻意裝起一副滿不在乎的冷漠外表,然後與別人保持一定距離呢?回想起當初第一次遇見克里斯的時候,他其實可以一走了之,或是袖手旁觀,但偏偏的是他選擇出手相助,令自己和貓爺能成功逃離奧里古頓的追擊,要不也不能製作塔瑪尼亞村村長面具的公會擺設呢... …

面具... …

對了,那面具... …

還在角落的面具... ...

過往的片段回溯到這裡,尤娜頓時停止了思考,臉色突然一沈,一直強迫自己完全忘記面具一事的她,如今卻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親自將記憶喚回來,百感交集的她頓時感到虛脫乏力。

「尤、尤娜小姐!?發生什麼事了?」愛麗絲連忙跑到尤娜的身邊。

「呵、呵... ...沒、沒事,呵、呵... ...」

尤娜開始崩潰了。

就在此時,在愛麗絲二人身後的房間,地上的巨大圓形魔法陣有一道光柱慢慢上升然後慢慢往地裡退回去,光芒消散之後,出現了二個身影。

「真是太感謝你啦,克里斯!你又幫了我一個大忙啦!」

「客氣了,貓爺。」

「有克里斯在,什麼問題也不成問題了。」搭著悠介肩膀的貓爺大笑起來,拉著悠介走回公會大本營的主房間。

「欸?尤娜醬你怎麼了?一臉呆滯的?生病了嗎?」步進房間之後,貓爺看見尤娜失落的樣子吃驚了。

「沒、沒事... ...歡迎你們回來... ...」

愛麗絲也向悠介和貓爺點了點頭。

「我回來了!多得克里斯的幫助,我才可以這麼快收集合成解鎖用的鎖匙呀。」說罷,貓爺實體化了一條銅色的古老鎖匙。



「還真是麻煩的,要打開活動獎品的寶箱還得花費這麼多時間,真不明白製作組在想什麼了!」貓爺有點氣結。

「沒差啦,現在你們都成功收集了。謝謝你的幫忙,克里斯。」

「客氣了,尤娜小姐。」

「來來來,我們一起打開這個箱子,看看有什麼東西吧!」貓爺連忙邀著眾人走到放置小寶箱的食桌旁,將銅色鎖匙插進匙孔。

卡嚓!

寶箱輕易就打開了,正當眾人期待著有什麼要從寶箱裡跑出來之時,蓋子很平淡地翻開了,沒有誇張的視覺效果,更沒有震撼的音效,直接點說就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真令人掃興。

四人探頭細看寶箱,發現了一張被紅色麻繩綑綁著的古舊卷軸。

「什麼來的?」貓爺一手拿起了卷軸並放到食桌上攤開︰「這是... ...地圖?藏寶圖嗎?」

「欸?不,不是呢。」尤娜想起了什麼︰「這張是『公會領地導引地圖』來的呀!」

「『公會領地導引地圖』?」三人異口同聲地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