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喝一杯。」一臉雜亂捲曲的深啡色鬍子,皮膚極之乾旱,鼻頭紅紅的,左眼有一深長疤痕的老年男性,舉起粗壯的手臂將一杯子遞給愛麗絲。

「是!謝、謝謝你。」愛麗絲生硬地接過老年男的杯子,連忙點頭道謝,她感覺到杯子的溫熱慢慢傳至差點因低溫而凍僵的嬌柔手掌,蒸氣正從有如辣椒紅色的杯中物慢慢捲上。

「來,怎麼在發呆?」雖說男性的外表看來差不多有六十歲,但豪爽的聲線卻中氣十足,他正催促著悠介他們快把手中的飲料喝進肚子,眾人看著手中通紅色的飲料,猶疑了起來。

「你們快喝吧?還要一口氣喝才好喝的。」

「好的... ...」



「那我就不客氣了啦。」

「謝謝。」

悠介、愛麗絲、貓爺和尤娜四人一同將飲料一飲而盡,不消一會,四人的身體開始瞬間發熱起來,由胃部開始慢慢擴散至胸膛,再伸延至四肢,一股熱流在眾人身體翻騰,直湧上頭頂,最後所有熱能都集中到舌頭之上。

「咳... ...好... ...好辣呀!!!咳... ...咳!... ...這是什麼鬼東西呀~~~!?」貓爺即時高呼慘叫,嗆的將整個人往後摔倒在地,四腳朝天,悠介三人也被辛辣弄的不停咳嗽,舌頭連忙伸出來散熱,雙手不停拍動,為求送上微風令舌頭降溫。

「哈哈哈哈哈... ...」剛遞送飲料的老年男性看到貓爺四人的反應粗豪地大笑起來,坐在他身旁的其餘四人也一同大笑。



被辛辣欺負著的悠介偷瞄著老年男性和坐在他旁邊的三男一女,他們都穿著厚厚的深褐色連帽毛皮大衣,茸茸的白毛包覆著帽子邊緣和袖口位置,腰間的黑色粗皮帶上掛著無數像是冒險者便攜包的皮製袋子,腳上穿著笨重的毛皮雪靴,怎麼看都是一身抵禦嚴寒的裝束,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放置在身後,依傍在房間牆壁上的銀色長銃槍,非常耀目,銃身非常長,就像追擊槍那種,那應該是他們的狩獵武器吧?但怎麼看都沒有彈匣的位置,那即是說這銀色銃槍並不需要上彈的嗎?但其實又用不著這麼驚訝,因為這裡又不是現實世界呢。

不... …

等一等,

現在應該要思考的並不是這個問題啊!

辛辣的味道突然散退,悠介的思緒終於能再次集中運作,究竟現在這裡是哪?環視著四周,他們正身處在一普通到極點的民房之中,眾人正坐在一暖洋洋的厚重獸皮所製成的大地毯之上,牆邊正有一燃燒著無數柴枝的大火爐,令整間房間變的非常溫暖。但這就奇怪了,我們不是參加了領地爭奪戰的嗎?眼前這五個人又是誰?別的玩家嗎?感覺又不太像,那應該是NPC來的吧?剛剛被白巨獸圍攻的時候確實是他們救了貓爺一伙,那是不是什麼劇情來的?對於毫無領地爭奪戰經驗的悠介來說,情況可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怎樣?整個人暖和起來了吧?」老年男性大笑過後,詢問所有人對飲品的感想。

「剛剛辣的要命呀!這究竟是什麼呀!?」貓爺終於從辛辣中掙脫,半驚半怒的反問。

「這是由達千里辣椒提煉出來的濃縮精華汁液所製成的飲品,這可是我們的恩物啊!這一小杯子就相等於一隻達千里辣椒的份量,只要喝一口就能瞬間將身上所有寒氣都驅走了。」

「你應該先向我們說明嘛!我不喜歡吃辛辣的食物呀!」貓爺怒氣沖沖。

「哈哈哈... ...但就效果來說,不是非常見效嗎?」老年男性摸了摸下巴的鬍子。

貓爺伸了伸手指,再不停彎曲,的而且確,剛剛手指快要冰凍的完全僵化,現在可隨心自由活動了,而且血液像是再次流動起來一樣,身體機能也一併回復過來。

「達千里辣椒又叫『八秒辛』,食用後在八秒之內辛辣所產生的熱能就會在身體翻騰,但經過了八秒之後,辛辣感就會從食用者的身體瞬間蒸發掉,沒有絲毫感覺,但食用者的體溫也會即時回復正常。剛剛你們有沒有計算辛辣爆發的持續時間呀?就只有八秒,是不是很有趣呢?哈哈哈哈... ...」

剛剛辣的一塌糊塗,誰會有心情計算辣椒的效果維持多久了?



「這點小辣對你們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吧?我看你們在完全沒有準備任何禦寒裝束就和奥爾.米勒吉作埋身肉搏,就知道你們不是普通人了,就算是我們這些老手獵人也不敢和那隻大白兔作近戰啊!而且今晚所有有利因素都偏向牠們那邊,真是勇氣可嘉!」

「有利因素?」尤娜聽後感疑惑地問。

「對,奥爾.米勒吉的主要食糧就是極低溫的空氣。」

「靠空氣為生的怪物?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啊。」貓爺感驚訝。

「對,不只這一點,最神奇的是只要在極低溫的環境下,牠們的體力幾乎是無窮無盡的,因為冰雪就是牠們的生命泉源啊!而今晚的暴風雪也意味著守護神給予他們最活躍、最高峰的『戰鬥時間』。」

「難怪我們怎麼攻擊,怪物的體力都像是沒扣減過一樣,還以為是什麼會回復技能的怪物在場,原來實情並不是如此,根本就是牠們有自我回復體力的特性... ...」悠介把手摀住嘴巴,思考著剛剛戰況為何如此惡劣的原因。

「犯規了吧?那豈不是代表牠們打不死的嗎?」貓爺皺起眼眉。



「哈哈哈... ...世上那有什麼不死的生物呀?如果真的有的話我倒想看看呀!哈哈哈... ...」老年男性大笑起來。

「那即是說要擊敗奥爾.米勒吉就需要什麼特殊技巧或是物品嗎?」尤娜邊推算邊好奇的詢問著。

「對!雖說冰冷的環境給予他們異常的體質,同時也意味著沒有冰冷的地方就是牠們的死期。」

「那即係說將沙漠搬來這裡就行了吧?」貓爺自信地站起身提議著,但在場所有人聽後默不作聲,尤娜也搖了搖頭。

「哈哈哈哈哈... ...」劃破寧靜氣氛的笑聲由一眾獵人口中發出,貓爺見狀抓了抓腦袋。

「有趣!有趣!」老年男性大笑著:「大個子,你的提議真是有趣,不失為一個好提議。」

「哦?真的?」

「不過這位置基本上長年沒有太陽照射,你想將這裡變成一個沙漠的話,就得先將洪洪燃燒的太陽搬到這裡來呀。」



「吓... ...這怎麼可能辦的到呀... ...」

「所以說,其實不需要令這裡的環境改變,簡單點來說... ...」老年男性把頭一轉,伸出右手,坐在他身後的另一名獵人將靠在牆邊的銀色銃槍遞給他,老年男性接過銀色銃槍後再展示給悠介一行人︰「用它就可以了。」

「槍?」

「這可不是一般的槍,而是裝嵌了『灼打石』並利用摩輪磨擦原理所製成的魔力銃槍!利用它就可以發射灼熱的火炎彈了。」說罷老年男性架起了舉槍瞄準的動作示範著。

「魔力銃槍?沒聽過有這種武器呢... ...」悠介仔細地看著老年男性手上的銀色銃槍,內心想著這會不會是遊戲世界其中一種隱藏類別的特殊武器。

「那豈不是和魔法師一樣嗎?真方便啊!」尤娜感興趣的道,心想著要是能借給她研究一會就好了。

「真利害,還有更多這類的槍嗎?有了它就可以擊敗那些大白兔了!」



「話是這樣說,但這把魔力銃槍還是有不足的地方。」

「吓?有什麼缺點?」

「魔力銃槍並不可以連續發射呀!當你發射了第一發火炎彈之後,需要二分鐘的冷卻時間才可以再次使用。」

接著老年男性解鎖了魔力銃槍上方的活門,指了指內裡,展示給悠介他們看,四人探頭一看,看見了一顆火紅色的角質石頭正緊貼地安裝在一摩輪裝置之中,同時能感受到石頭正緩緩發出的熱力,真的很神奇。



「看看這裡,如果連續發射的話,魔力銃槍會因內部高溫而產生過熱情況,這個摩輪位置可是會爆炸的。」

「不會吧?那即時說如果打失了或是一發也殺不了敵人,那我就要等二分鐘嗎?很危險呀... ...」

「對,如果只應對一隻奥爾.米勒吉的話,同時集體射擊還是可以的,但如果要面對一群的話,就作用不大了。」

「那你們多做幾把火槍不就行了?」

「可以是可以,但『灼打石』可是我們的生活必需品啊!一顆石子就足以支援一間房子的所有恆溫、煮食等作用了,而且這石子一點也不易找,只有火山地帶才能找到它。」

「原來這石頭那麼稀有的... ...」

「奥爾.米勒吉本應不會主動離開雪原侵略其他地方或是攻擊人類的,所以只要不招惹牠們就會很安全,但近陣子不知為何牠們變得非常暴燥... ...先不說這些,話說回來,幸好我們巡邏經過,究竟是誰委託你們去討伐奥爾.米勒吉的呀?先不說不給予你們雪山裝備了,還叫你們在剛剛好有暴風雪的時間和牠們打近身戰啊?我不記得有村民委託過冒險者做這種事啊。」

「對了!」貓爺聽後如夢初醒般一躍起來︰「我們正在參加領地爭奪戰的呀!才不是在做什麼委託任務啦!」

「領地爭奪戰?你們在說什麼呀?」

「真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因為我們正要前往一個叫『班克斯.費爾』的地方,可以的話能否... ...」尤娜連忙解釋。

「唔?這裡就是『班克斯.費爾』啊。」

「這裡!?」貓爺和尤娜同時驚叫著,而悠介和愛麗絲相對而視,完全不明所以。

「我沒有說謊的理由吧?」

「原來老伯你就是領地首領!堂堂正正地決鬥吧!勝利的一方就能奪得這個領地的擁有權了!」貓爺像是呼叫什麼戰鬥宣言一樣雙手叉腰,極具氣勢道。

「吓?你在說什麼傻話呀?」

「等、等一下呀,貓爺!」尤娜連忙阻止貓爺。

「為什麼阻止我呀?」

「你先想想吧,剛剛是誰幫我們解圍的?」

「是老伯他們一伙啊。」

「對,如果是領地首領的話,為什麼要來救我們啦?」

「唔... ...也對啊!... ...不!也許是他們正在使用什麼計謀,害我們掉以輕心吧?」

「依你的推測,那接下來你認為他們會再使用什麼計謀對付我們?」

「我... ...我認為他們一會會再請我們吃東西!然後... ...再送我們一堆鎮上獨有的寶物!接著再帶我們參觀城鎮遊玩... ...吧?」

「你根本就是在想玩樂的事情啦~~~!?」尤娜聽後氣的快要昏過去。

「哈哈哈哈... ...你們真是可愛至極!毫無目的地走到世界最北面的地方,又在暴風雪之下沒穿禦寒裝備近距離和奥爾.米勒吉戰鬥,雖說我也有年少輕狂的時候,但也沒勇氣做出相同的事呀,你們真可愛呀!哈哈哈哈... ...」老年男性大笑起來︰「對了,還沒自我介紹,我叫『約翰』,是這城鎮的鎮長,同時也是鎮上唯一一隊狩獵隊的隊長,他們四人是狩獵隊的成員︰占、羅渣士、華里尼和祖利爾。」

坐在老年男性身旁的四名獵人向悠介他們點了點頭,悠介他們也連忙點頭。

「你、你好。我是貓爺,公會『貓公爵之家』的會長。他們分別是我的公會成員:尤娜、克里斯和愛麗絲。」

「『貓公爵之家』?哈哈哈... ...這名字真有趣!幸會幸會!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領地水晶,不過鎮上的確是有一顆大水晶,有興趣去看看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