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下確定鍵之後,一個造型懷舊的巨大時鐘從天空降下出現在兩人之間的位置,鐘面的位置出現了羅馬數字「X」,開始慢慢倒數起來,發出滴嗒滴嗒的聲響。

悠介的心跳不其然地開始加速跳動起來,閉起雙眼嘗試令自己更平和一點。過往一直挑戰的對手都只是遊戲世界裡的怪物,極其量只是一堆數據精密的電腦程式,細心觀察一定可以找到一點怪物的行動模式出來,從中增加戰鬥的勝算,而這次的對手可是個活人,由於是真人控制的關係,行動上完全沒有什麼套路可言,玩家的戰術、個人喜好或是過往的遊戲經驗等等,再加上蒼萊仙境的高自由度角色培養,就算是使用同一種武器或是相同職業,也會衍生出數以百種的個人戰鬥風格,面對不能預測的戰鬥,悠介難免會有緊張感,但緊張的情緒之中悠介對對戰的期待更為之大,因為這可是他第一次在蒼萊仙境的世界裡和別的玩家比試。

相比起悠介,愛麗絲顯然更為緊張,雖裝備上的遮掩看不到其臉部以及眼神,但她正努力的調節呼吸,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動作有點生硬,但她像是很期待能和悠介對戰般,有股雀躍的心情。

再次張開眼睛,悠介呼叫出個人遊戲菜單,快速思索著手上有什麼裝備組合最為適合與玩家之間的決鬥,過往雖說悠介喜歡研究網路上玩家對遊戲的經驗分享,但就從沒深入考究過對人戰所要注意的事情和技巧,顯然這刻有點不知所措,倍感焦慮,他深深吸了口氣令自己盡量放鬆下來。

「真的不大知道要注意什麼,既然如此那就暫時先繼續使用這把虫鐮吧,反正勝負對我對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比起和怪物對戰,可能和別的玩家對戰更能測試這把武器呢。」悠介最終決定於裝備上不作任何更改。



愛麗絲深深的吸了口氣,平靜下來,像是整理好一堆思緒般,及後開始準備進入戰鬥狀態,她從腰間後拿出了武器並一左一右握著,劍身下垂,架起了陣式。

「這是... …雙劍?二刀流?」悠介吃驚道。

蒼萊仙境的世界有著無數的武器種類,基本分為單手使用和雙手使用,玩家可以同時兩手使用不同種類的單手類武器,而可裝備的武器並不會因玩家所選擇的職業而受限制,雖然各武器配搭適當的職業是有基礎加成,但玩家還是可以無視之,魔法師的職業依然可以裝備戰斧等重型武器的。而玩家身上可裝備的武器數量也沒有上限,所以不少近戰類的玩家除了裝備長劍或是大劍作為主力武器之外,不難發現他們身上同時裝備著弓箭等遠程武器,以便應付不同情況,改變戰鬥策略作出應對,但不是胡亂將所有武器都裝備到身上就有優勢,裝備過量的武器只會阻礙玩家的活動能力,如自身的STR和VIT值低過裝備的負重量的話變相削減玩家的行動速度,更會因武器的缺點降低自身的基礎能力值。

「她的腳部裝備應該是風精靈之靴,是件不錯的裝備呢,但不大知道她上身的裝備是什麼,她應該是戰士來的吧?不過... … 她是我認識的人嗎?不然... ...」悠介除了思考著對方的能力時,也不忙再次回想起是否認識眼前的玩家。

時鐘一秒一秒的倒數終於完結了,及後升上半空之中再次倒數,兩人之間的決鬥正式開始。



「克里斯先生... ... 請多多指教。」愛麗絲向悠介微微鞠躬。

「啊... … 多多指教,我們開始吧。」

「嗯。」

「那麼... ...失禮了。」

悠介拿著虫鐮開始直衝上前發動攻勢,他並沒有使用技能,只利用自身的能力值所給予的身法向前衝,縱身向前砍,重重的擊到地上,不過這一擊一點也不細膩,愛麗絲輕鬆的往後一躍避開了,完全沒有擊中,當愛麗絲腳步踏穩之後俯身衝向悠介,其速度之快令悠介大吃一驚,像是突然在眼前消失了一樣,不消一會便衝到悠介的身旁。



「什... ...!?好快!」當悠介察覺到愛麗絲的身影之時,愛麗絲已經利用兩手的劍向悠介攻擊,二連斬擊完全命中了悠介的左手,傷害數字即時飛了出來。

「看我的!」悠介回手揮舞手中的鐮刀之時愛麗絲已經迅速離開悠介的攻擊範圍。

「速度怎麼可以這麼快?剛剛的身法不像是使出什麼技能所賦與的吧?」

正當悠介思索著多一點關於愛麗絲的裝備資訊時,愛麗絲正圍繞著他的身邊奔跑,在森林中穿梭著,悠介正盡力捕捉她的身影,但很快眼睛便追不上。

「太快了,怎能跟上這速度啊?... ...難怪她兩手裝備的是細劍,那對細劍應該是... ...」

及後愛麗絲再次突進上前作出攻擊,悠介慌忙的邊後退邊利用虫鐮的鐮身作出防禦,但還是不能完全抵擋的住,體力槽因受到多次攻擊而出現震動效果。

「糟糕... ... 鐮刀這類武器還真的不擅於防守呢... ...」

細劍和悠介平時所使用的長劍並不相同,細劍的攻擊力雖說比長劍低一點,但由於其劍身幼細輕巧,不會因武器重量削減玩家的攻擊速度,也不會要求使用者擁有一定的STR值才可正常發揮武器性能,而且不少細劍能額外增加AGI和DEX值,提升速度的同時能令使用者於短時間內作出多段連擊,彌補細劍較弱的攻擊力。



悠介用盡力氣避過了愛麗絲的攻擊後立即拉開兩人的距離,細劍的輕巧和機動性完全壓過了悠介手上笨重的雙手武器,毫無反擊的空間,加上悠介還沒熟習鐮刀的使用方法,明顯地戰況像是一面倒。

「呼... ... 想不到第一場PVP就要面臨這種苦況呢,真的就這樣要輸了嗎... ...?」悠介苦笑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