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連斬!」悠介迅速的揮舞手中的劍攻擊,二連的斬擊成功命中了眼前的敵人,輕輕鬆鬆的將絨毛蟲的體力一下子完全削去,絨毛蟲倒下後爆發出一陣白煙,及後掉落了少量的道具,悠介彎下身子細看地上的道具。

「呼,終於都收集足夠了!想不到最容易收集的素材反而最耗時呢。」悠介一手拿起了地上名叫「柔軟的絨毛線」的道具,快速的登錄到道具欄之中。

「還有時間,讓我看看還餘下什麼素材... ...」悠介細看著附在身旁的個人便條紙,上面正列明一些素材清單,而當中有幾項已經成功收集好,只餘下一項便全部集成。

「最後的是『漂染用的藍色染料』,這個就簡單了,我記得在田園之都普羅芬絲裡的染料商店有的賣,還好就在附近一帶,不過現在用正常途徑前往的話應該趕不及了... ...對了!之前完成運送任務時獲得了不少『免費城市傳送卷』,是時候發揮它們的作用了!那麼先回城光顧一次傳送門吧。」

身處在瓦爾日內亞聖城周遭位置的悠介將地上餘下所有道具都登錄到道具欄後便動身起程回城。



瓦爾日內亞聖城是蒼萊仙境第一大的城市,規模比艾爾法籣更大,佔地面積極廣之外,城內的設施可是應有盡有,消閒性以至功能性的設施不泛其數,當中最為標誌性的建築物莫過於是位於城市正北位置的世界公會觀察會,它是蒼萊仙境裡其中一個世界性組織,除了批核玩家們的公會構建申請之外,同時充當著監管各公會行為的角色,如發現公會有任何違規的行為世觀會是會發出書面警告的,多次的違規行為世觀會是擁有權力將該公會的名稱及其行為公佈世界,除了影響公會的名聲之外,更嚴重的違規行為更可能會被世界公會執法組緝捕,勒令解散公會之外更會拘捕玩家,將他們鎖進監獄之中。

回到城後的悠介一個箭步朝著城市的正中心位置走,那裡有一石製大門,上面刻有無數的魔法符咒,這就是空間傳送門。玩家要前往另一個城鎮的時候,除了徒步或是乘搭交通工具之外,還可以使用傳送門,在每一個城市也不難發現它們的位置,只要踏進傳送門的感應範圍後,選好目的地,穿過門正中心的位置便可即時到達。雖說傳送門的功能給與玩家無比的便利,但這可不是毫無代價,因為這服務並不是免費的,價格一點也不低,消費金額會根據玩家想前往的目的地和身處的城鎮距離作出變動,離現在自己身處的城市越遠價格便越高,而且還有一點要注意的是,如果玩家從沒親身踏足過目的地一次的話,該城市的選項是永遠不會出現在傳送門的目的地列表之中。而悠介手上拿著的「免費城市傳送卷」能免費讓玩家使用一次傳送門服務,此優惠卷在玩家與玩家的日常交易物品當中也有其價值,因為不少玩家為了節省路程時間和降低危險性都樂於花錢購買。

雖說傳送門並不是免費共享的資源,但還是非常受歡迎,它的四周經常聚集一大群玩家,因為容易尋找的關係常常成為玩家相約出發的集合地點。悠介小心地在人堆中穿插,走到傳送門的感應範圍後,呼出操作菜單,在目的地一欄尋找著曾到達過的田園之都普羅芬絲的選項,點選好的同時並使用傳送卷後,傳送門的中心位置慢慢發出微光並迴轉起來形成一個旋渦狀,悠介穿過門的正中心,慢慢被光芒所包圍。

光芒消失後,一陣陣淡淡清新芳香的花朵香氣撲鼻而來,耳邊傳來一陣陣的鳥兒嗚叫,一陣溫暖的微風吹拂而過,悠介張開了雙眼,身後的傳送門和瓦爾日內亞聖城的傳送門並不相同,它雖說還是利用石頭所建,但就被無數的樹藤所纏繞,一朵朵細小的鮮花沿藤而生,石頭上也佈滿了不少青綠的青苔,令整座傳送門變的翠綠起來,而面前盡是一片片綠油油的植物和七彩繽紛的花田,花瓣在眼前緩緩飄落,天空中不時看到有一群雀鳥展翅飛翔,天空蔚藍而廣闊,令人感到心曠神怡,這裡就是有著「花之國」別稱的田園之都普羅芬絲了。

普羅芬絲位處於一廣闊的平原之上,受康迪斯山脈所保護,四季氣候溫和,城中的房子擁有著濃濃的田園氣息,居住在城中的NPC大多是農民,而城中的武器防具商舖所售賣的裝備種類並不是很多,大多是狩獵用的武器,屬於弓箭手類型的武器,反之食店、花店和售賣日常用品的商舖就比較多,當中最為地標性的莫過於是利用花瓣所製成的天然染料商舖,出售各種顏料和染料,這素材的最大功能是為玩家身上的裝備染色,從而製造出一套別具個人風格的裝備,玩家除了可為裝備染上單一顏色之外,如果玩家對顏色有特別觸覺的話是可以自己自行調配出心目中的顏色,調色方法和色譜跟現世沒什分別。



但假若玩家不想利用金錢購買染料的話,其實可以接下染料商人所提出的任務,收集指定素材後就可以自行製作染料,染色指導員NPC會教授玩家如何製作染料的技巧,還會教授玩家一點調配顏色的原理,消閒之外還可增加知識。

由於田園之都的環境清幽,玩家們都將她定為渡假地區,而在城鎮的東面有一片寧靜的大湖,假日期間不難發現玩家們聚在一起到湖邊野餐遊樂,而玩家可前往湖邊的木小屋,尋找船匠租借小艇,泛舟湖上,享受悠閒的時光。

雖說四周的環境幽美,但此刻的悠介並沒有心情觀賞沿途的風景,他一口氣朝著染料商舖方向走去,還好這刻客人不多,悠介一會便購買到想要的顏料。

「太好了,終於都集齊了,唉... ...但這裡好像沒有鍛治屋啊... … 我得先回聖城一躺了。」

咚叮~



正當悠介打算回到傳送門位置的時候,在耳邊響起了一下提示的音效,在視線邊緣的位置出現了一個信封的圖示,封口位置貼上了一個哈哈笑的圖案,正緩緩的閃爍著。

「糟了,原來已經到時間了。」悠介對這個新訊息的傳來並不感意外地說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