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巧呢,竟然能在這裡重遇小克你啊!我兩真是有緣呀!還是說小克又想帶給我新的希望呢~~? 」里昂不停搖晃坐在甲板上的悠介雀躍道。

「不... ...我認為只是我走霉運而已... ...」悠介瞇起雙眼自言自語道。

「欸?小克剛剛在說什麼?」

「沒、沒!什麼也沒有... ...你快放開我吧... ...」

「小克你換了新裝備呢!這圍巾好特別啊!」



「你不要拉,好不好?」

「呀~~~ 小克不要裝成這麼冷淡嘛~~~ 你明明看到我是非常高興的。」

「沒有,你想太多了... ...」

「難怪自亞利納遺跡探險之後小克都不再理會我了,原來你娶了老婆嘛!過份啊,都冷落我這個好朋友了。」

「老、老婆!?」坐在旁邊的愛麗絲聽後臉也變的通紅了,慌忙搖著頭︰「我們、克里斯他... ...我和他... ...這個... ...」



悠介甩開里昂後望著他,伸出雙手擰著里昂的臉頰用力的往左右拉扯道︰「我何時做了你的『好朋友』了?愛麗絲是我的朋友,請不要說些令人誤會的話,這會令她很困擾的。」

「笑哈,梨啦得柯呵燙。(小克,你拉的我好痛。)」里昂被悠介拉著臉頰,發音也變形了,忙著掙扎,但悠介還沒有放手的意思。

「克、克里斯,他... ...再這樣傷害數字就會飛出來了... ...」愛麗絲欲想勸說悠介放手,悠介意會到愛麗絲的意思,擰著里昂的臉多一會之後終於願意放開雙手。

「嗚嗚... ...小克就是喜歡欺負我~~~還是姐姐你心地最好,謝謝你呀。」里昂連忙呵護著自己剛受到「攻擊」的臉頰,低頭感激愛麗絲的好意,不過不消一會他又重新振作起來,面向愛麗絲︰「忘了自我介紹!姐姐你好啊,我叫里昂。」

「你、你好,我是愛麗絲,請多多指教。」愛麗絲向里昂微微點頭。



「是呢,愛麗絲姐姐,你和小克打算到威爾特比做什麼?是不是要去解什麼任務嗎?難不成你們要去尋找吸血鬼?」

「欸?吸、吸血鬼... ...?」愛麗絲聽到這一詞語後明顯感到有點害怕,連忙解說道︰「不、不是的,其實是克里斯想帶我到那裡參觀而已,因為我是剛玩遊戲不久的... ...」

「哦!原來如此,還以為姐姐和小克想到威爾特比查明關於那裡流傳的傳說呢,都說了小克和藹可親,最喜歡幫助別人。」里昂雙手朝天道。

「所以說,里昂今次前往威爾特比就是去調查吸血鬼的傳說嗎?」悠介托著腮道。

「不是呢,本來我是要到別的城鎮進行考察的,路經而已,但既然上天再次安排我和小克相遇,那就代表這是我的命運!命運再次安排我和小克一同調查吸血鬼傳聞呢,小克,我們一起去吧!」

愛麗絲沒有作聲,但從她的表情中卻流露著一絲的不安,而悠介也略略察覺的到,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從沒打算帶愛麗絲去查証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傳言︰「不了,我沒有興趣。」

「嘛~~~ 別這樣嘛,小克又拒絕我了~~~一起去啦一起去好嘛?答應我啦~~~」里昂又再次擁著悠介鬧蹩扭。

「喂,你... ...你快放手呀... ...都說不去了。」悠介感無奈。



「嘛~~~ 小克超利害的,沒你在的話我就不能安全調查事件啦,如果吸血鬼真的存在,我很想將他的樣子... ...不,是所有關於他的一切都記錄下來,可能他的背後存在著一段很悠長的歷史故事呢?身為『考古學者』的我,記錄這些事情是我的責任啦。」

「你... ...你還在做那些事嗎... ...? 」

「當然!」

「『考古學者』?」愛麗絲聽後感好奇。

「是呀。」里昂眼見愛麗絲很感興趣的樣子,連忙從身旁裝滿無數道具的大背包拿出了一本厚厚的記事本,靠近愛麗絲的身邊,滿懷自信的道︰「姐姐,這是我最自豪的『考古記事冊』,內裡都記錄了我曾經到過的地方所發現的事物,地理環境或是生物生態等我都有記錄呢,姐姐要看看嗎?」

「這麼貴重的東西給我看,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我記錄這些資料就是想和其他人分享的,如果只做給自己看,那麼我弄這本記事冊就沒有意義了啦。」說罷里昂翻開了記事冊,將每一頁的內容與愛麗絲分享,里昂的記事本裡依舊的充滿無數遊戲世界裡拍的照片,相片的構圖和角度真的是非常細膩,捕捉到當時那環境最美、最印象深刻的一剎,而相片的旁邊寫有一堆詳細的解說文字,而在頁邊不難看到了無數的數位便條貼,以方便他即時翻到想要的那頁吧?



「欸?難道這裡... ...請問這裡是普羅芬絲嗎?」愛麗絲看到其中一張上面滿是花朵的相片道。

「姐姐好利害呀!你猜對了!這片花海是在普羅芬絲拍的,姐姐也到過那裡嗎?」

「是的,那裡好漂亮呢。」愛麗絲微笑著點了點頭。

「對呀,那時我在那裡拍了很多照片呢!」

「里昂先生的攝影技術真的好利害呢。」

「呵呵,謝謝你的稱讚呀,姐姐。」

「欸?這一張拍的好漂亮呢,請問是在哪裡拍的?」愛麗絲看到記事冊上的一張照片,整張照片都被日落的餘輝染的一片金黃色,在平靜的海面上劃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而在照片角落的建築也無一幸免,一同披上了金黃色的衣裳。

「這張日落照片是我在伊雅拍的,我得知那裡的日落是最漂亮之後,特意走到那裡拍的。」



「伊雅?」愛麗絲感好奇。

「姐姐沒到過那裡嗎?」

愛麗絲搖了搖頭。

「伊雅是位於聖托里島上的其中一個主要城鎮,那個城鎮很特別,房子牆壁全都是白色的,姐姐有機會也要到那裡看看喔!那裡有一道叫『碧海翠田』的沙拉很好吃的!」

「好呀,但請問要怎樣才可以到達伊雅呢?」

「前往伊雅的方法可真的非常不便,城鎮沒有傳送門的,要到那裡先要... ...」

坐在一旁的悠介沒有作聲,默默地看著愛麗絲正興高彩烈地和里昂討論著記事冊上的一事一物,他靜靜地坐在二人身旁,卻沒打算參與他們二人的討論,雖然里昂的探險方法真的叫人汗顏,但說到遊戲世界的地理知識的話,里昂可真是豐富至極,眼看著愛麗絲如此投入地和里昂討論,悠介也放鬆了緊張的心情,原先昨晚他為今天的海上之旅做了不少資料搜集,想了很多消磨時間的活動和話題,半小時有多的行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他害怕在這段時間悶壞愛麗絲,但他想著想著,都只是些無聊的事情,可能會帶來反效果也說不定,如今里昂的出現反而令悠介鬆了一口氣,他認為現在這樣子比起自己想的話題對愛麗絲來說會更有趣吧?



里昂的記事冊內的故事像是永遠也說不完似的,在里昂和愛麗絲二人的熱烈討論下,前往威爾特比的船程不經不覺過了一半。

「原來里昂先生是在這裡認識克里斯的。」

「是呀,姐姐快看,這大機械人就是亞利納遺跡的首領級怪物,當時在遺跡探險還真驚險,幸好有小克在,不然這張照片我也拍不到了。」

「這機械人好像很利害的樣子... ...」

「對,之後我們... ...」

「嘩呀呀~~~~怪、怪物呀!」在二人繼續對話的途中,在船尾的位置傳來了男性的求救呼聲,震驚了船上的每一位乘客,躺在甲板上的悠介連忙一躍起來。

「欸... ...發生什麼事了?」愛麗絲略帶驚慌的問。

「不知道,我們去看看吧?」悠介警覺著。

船尾開始變的吵鬧的時候,悠介他們打算前往船尾一探究竟之時,船頭前方的海面位置在不知不覺間浮現了無數的氣泡,不一會,有什麼東西從海裡一躍而出,而且數量不只一個,一躍至空中之後全數降落到船頭位置,嚇的還在船頭位置休息的玩家們連忙四散。

「小克,這魚人是... ...?」里昂回望身後道,只見眼前是一人形的魚類怪物,手握著大大的銀色彎刀,頭戴黑色的布帽,上面印有一骷髏頭圖案,一身深藍色的魚鱗之上穿著破舊的布服,腰間繫著黃色的布腰帶,剛從海裡跳出來的他們,全身都濕漉漉的,而最特別的特徵莫過於是牠們背後長著兩片巨大的紅色魚鰭。

「怪魚海盜... ...?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怪物啊。」悠介將視點集中到魚人怪物身上之後出現了牠的名稱。

「咿~~~~~~!我們是多芬里尼海賊團,人類!要不將身上所有貝魯和道具全交出來,要不將你們的性命交出來!」站在魚人群最前方的怪魚海盜高聲吼叫。

「噢!小克,牠說話了!」里昂雙眼發光,將自己珍愛的照相機拿出來,準備為眼前的魚人拍照。

「等等呀,里昂!」

怪魚海盜群蜂擁而上,高舉手上的彎刀開始襲擊船上的所有人,不少新手玩家慌忙躲避,里昂卻無所畏懼的衝上前,與逃亡著的玩家逆方外行走,也有不少玩家準備迎擊。

「克里斯?」愛麗絲面向悠介。

「嗯。」悠介意會到愛麗絲的想法,點頭回應,各自拿出了武器準備戰鬥。

「為什麼會有怪物出現的,難道有玩家接了什麼任務嗎... ...?不,如果是這樣應該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的... ...」悠介思索著眼前發生的事情由來,腦裡不停搜尋著關於眼前一切的資料,而靈機一動之下,他得出了一個最貼近現況的答案︰「難不成,這是非通常任務的『突變事件』... ...?」
已有 0 人追稿